絕美之城  

 

(本文原載於TVBS週刊)

羅馬昔日容光,讓今日身在其中的生靈,如此沈醉,忘卻了尋找自身存在的意義,於是就無意義地日復一日,依附著這城市的歷史與藝術的光環,等到皮皺身老,才驚覺自己所剩下的,只剩下老年腐敗的氣味。



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會把最佳外語片頒給義大利的《絕美之城》,而非較為通俗的《愛的餘燼》,有點讓人驚訝。不過《絕美之城》從去年坎城首映以來,就廣受各方好評,並且奪下了許多影展「最佳外語片」的殊榮,必定有它魅人之觸。這部片從敘事結構開始,就跳脫一般電影的故事模式,然而透過炫麗、強大、並且使用洽當的音樂貫穿,以及流暢絕美到讓人窒息的攝影,加上完美的演員演出,《絕美之城》很難不在觀賞過的觀眾心目中,留下美麗、讓人難以忘懷的痕跡。

「絕美」是它的片名,但「絕美」恐怕也是看完這部片之後,唯一能找出的形容詞。事實上,看完這部片之後,震撼的程度讓人很難找出確切的字語來形容。


故事並非這部電影最大的特色,因為他敘事的方法,也打破了一般觀眾的想像:一名封筆四十年的作家,多年來讓自己變成了羅馬上流奢華的中心,卻在他65歲的生日過後,驚覺自己的人生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一位守貧多年的修女問他,為何四十年來不寫任何小說?他回答:「因為我在尋找一種『絕美』!」他想起了與摯愛的女人第一次溫存畫面,那張溫柔絕美的臉龐,那時年輕的自己,對照著自己現在的衰老。他的多愁善感,讓他沈溺在過去,不敢直視自己早已年華老去,就如那些在徹夜狂歡之中尋找人生意義的人一樣。

電影、藝術、歷史,太多美好的事情,發生在羅馬這個偉大的城市。「偉大」讓這個城市充斥著朝聖者,不管是名勝景點,或是市井街弄,普通的生活都成了充滿故事的美麗畫面。作家徹夜狂歡,清晨在街道散步,觀察著最微小的細節,冀望在這偉大之中的渺小裡,尋出一絲「絕美」。但是,被膨脹的「偉大」,卻造就了偉大依附者的無意義。「旅行是讓人窒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幻想出來的。」在這城市裡的生與死,都與這城市的偉大無關。以為在偉大之中的細小存在就是偉大,是自我幻想的結果。城市的絕美、歷史的偉大、藝術的美好,眼前這一切存在,只是過去留下的痕跡,並不在於讓現在的世人沈溺。但是,因為城市的絕美而追求絕美與奢華的浮誇者,只是耽溺在過去的美好,卻忘了樸實地向前。於是,愛情、人生、事業,一陣空虛。「我的生命沒有任何意義!」封筆40年的作家終於這樣承認。而在最後,他重拾小說創作,面對衰老的自己。

導演保羅索倫提諾是目前影壇相當受人矚目的導演,數度入圍坎城影展,之前與西恩潘合作過《重金搖滾男的奇幻旅程》,男主角托尼瑟維諾前作《秘書長萬萬歲》也曾經在台上映。《絕美之城》就如羅馬城本身,是各個面相完美極致的結合,絕對不能錯過!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