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151.jpg 
松贊林寺,要進寺得先爬個不知多少階的街梯


一晚上不知道是睡了還是醒著,呼嚕呼嚕猛然個就天亮了,旅伴一如往常,4:30準時起床,於是我也只好賴到6:00只好打起精神起床來。今早我有很強烈的慾望想要一個人出去走走,而我們兩個也有了一起走並不一定要時時一起走的默契,於是跟他約好8:30左右回到旅館,一起Check out,去小菜咖啡找王大哥,因為王大哥說要載我們去瑪吉之家,人真好。

 

原本冷清的香格里拉古城,早上也就更冷清了!不過冷清好,沒人拍照總好些,於是我在古城裡繞啊繞的,看到了幾個有趣的招牌、找到了一家沒人的戲院、見到了一隻瘦巴巴的牛,堪稱有趣,可是,拍過去的街頭還是一家緊接著一家的客棧招牌,想躲都躲不掉,於是我只好逛到八點,走去小菜咖啡,依約去吃早餐。

IMG_5018.jpg 
轉經筒下的小菜咖啡


IMG_5022.jpg 
早上的街總算沒什麼人


IMG_5039.jpg 
搞不懂這戲院是放電影還是做表演的,聽說縣城裡有家電影院,但我沒去逛


IMG_5062.jpg    

早上八點的小菜咖啡相當安靜,根本就只有小王剛起床吧?還睡眼惺忪著,我請他替我弄一份西式的早餐,外加一杯雲南小粒咖啡,再喝了10幾天的星巴克即溶咖啡後,內心很盼望著喝到一杯現煮的咖啡,不過店門真的才剛開,小王也花了點時間弄我的早餐,但我是無所謂,反正就如昨天小陳說的:「這裡的人都很悠閒,我們也該學著悠閒!」真的,我們的早起對當地人而言都很難以相信,因為店門真的很少8:00前會開的,就連麵包車8:00前都不一定有跑啊!

 

吃了幾口早餐,正在喝咖啡時,旅伴打電話來了,說她急著上廁所,要我趕緊去給她開門,沒法了,這可真是緊急事件,只好付了錢,匆匆忙忙跑回旅店,替旅伴開了門,另一個先抵達香格里拉的女孩也在這,就在我替他們開了門之後,我又再度揹上我那個大背包,與女孩先行到小菜等王大哥。

 

我們算是跟王大哥很心有靈犀,因為當我們都抵達小菜後,正說著「王大哥不知道來了沒」,他就出現了。我們先跟他昨天帶上來的朋友,先去爬了轉經筒,轉經筒當然是爬不上去的,但要祈禱,可是得先通過階梯的考驗,階梯雖然沒有很多階,但在這種海拔高度,幾階都算很多階,就當我爬倒快斷氣的時候,轉身一望隔壁的阿太正揹著大包小包健步如飛,可恥啊我!但他們從小在高海拔長大的,肺的結構跟我們有所不同吧?因為我真的走太快會吸不到氧耶!那我這樣還能進雪山嗎?(第一次掙扎)

 

轉經筒,算我笨好嗎?因為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電動的,就是有個按鈕按下去他就會自動旋轉了,因此當我見到一群人繞著轉經筒順時針方向轉時,我真的有驚呼:「啊!原來是人轉的啊?」遭來一群白眼。我也入境隨俗順時針繞了三圈,因為一定是要繞單數,我覺得一圈好像太少,五圈真的好多 (因為還滿重的,那些阿太真的都只有把手搭在上頭,出力的事都交給我們這些肖年的),所以轉了三圈,我其實也沒許什麼願望,但至少我知道轉經筒是不可能電動的!

IMG_5077.jpg  

爬完轉經筒的階梯,我們說想去納帕海,正好王大哥的朋友們也說想去,王大哥又再度發揮了他的好心腸,說可以順路載我們這幾個沒事先預約的傢伙去,不過,納帕海現在要收門票,好像是走某一條路近去就要付30RMB,而一般包車都是會載旅客走這條路的,原因就是要收錢,而這個季節納帕海沒什麼水,花了錢其實看不到甚麼東西,一般知道門路的人,都是到石卡雪山下,看不要錢的花跟白色佛塔,五月,本來是杜鵑花開的季節,不過這幾年季候的變異,打亂了花季,我們到的時候,杜鵑花才開了一半,只看得到淡淡的粉紅色,對照我買的明信片上那種整片桃紅的花海,其實也沒有失望耶!就套句我旅伴的話:「啊誰叫我們就這個時候來啊?難不成要等嘛?」我是沒有不滿足啦!但是看到一對大陸情侶,男方長的一付老大哥的模樣,指著一種黃色的花 (是油菜花嗎?其實我也不知道),跟女友說:「這個花可以吃!」於是兩人都開始「收割」,離開時分別帶著兩大束花離開。大陸好山好水,外加經濟發展迅速,然而很多人的水平與智慧都還沒有長進到那程度,遭殃的都是自己國家土地上的好東西。我們看著這對情侶封收離開,我實在很想叫住那個女的:「喂!他說可以吃,你要是吃死了誰負責啊?」有時候女生要有一些判斷的智慧,或許是那女的比我更有智慧,回家就把這兩把花換成芥藍菜煮給他吃了,說不定那個高傲的大聲公還會邊點頭邊說「好吃好吃」。

IMG_5118.jpg 
花開一半的納帕海外圍


在納帕海外圍拍拍照其實沒花多少時間,但空氣好風景佳其實就可以讓人心曠神怡,逛完納帕海,王大哥載我們去今晚要住宿的瑪吉之家,瑪吉之家很有名啊!背包客棧上多少人推薦著,大家都想住在仿若世外桃源般的客棧裡,打開窗就見得到松贊林寺,客棧邊就是一片大草原,相當吸引人,的確。但改一句王大哥說的話,「桃花源不是人人都能住的」(原文:天堂不是人人能去,意指如果沒體力就不要勉強進雨崩跟徒步虎跳),去瑪吉家前要先走一段約200公尺的爛路,所謂的爛路,是真的會把你的屁股顛壞的那種,還好指有200公尺,除非你的屁股真的很爛,否則很難顛壞。瑪吉家固然風景景色優美,3樓的新房間有落地大窗可以眺望草原,但如果你要求五星級的硬體與服務,那還真是得三思一下,因為這裡畢竟是一家「客棧」,住客棧就是住人家家裡,瑪吉之家因為地處較偏遠,所以他們晚上都會燒菜 (瑪吉手藝超好唷!),但如果你要送餐到房裡,還要一人一套,那可還真的別這樣要求。瑪吉之家只有Echo跟瑪吉兩個女生在經營,所有大小事都要他們兩人一手包辦,而住瑪吉最大的好處,真的就是那種跟朋友一起的溫馨:晚餐,瑪吉會煮上一大桌,讓所有的住客一起吃,大家就邊吃邊聊,人少的時候,瑪吉跟Echo還會跟著我們一起吃,他們都是豪爽有趣旅遊經驗又豐富的人,聊得更愉快了;晚上冷了,他們就在客廳的藏式火爐升個火,幾個人在那裡抽菸泡茶閒嗑牙,一聊聊到深夜。在瑪吉之家,遇到的人不只是台灣人,而是有中國各地的旅人,有時候聽聽那些自己出來自助遊的中國旅人講話,也不失有一種樂趣,很多事情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而我又何苦畫地自限呢?


IMG_5136.jpg 
瑪吉之家的草原


抵達瑪吉之家之後,大家一起去外頭吃了個中餐,王大哥一行人就先回麗江了,我跟旅伴則前往離瑪吉之家只有五分鐘路程的松贊林寺。

 

之前我曾經把松贊林寺的照片貼在我的臉書上給朋友看,我相當驚訝朋友們對於松贊林寺的照片喜愛勝過於香格里拉。的確,松贊林寺寺面金碧輝煌,在藍天白雲的映照下特別亮眼,旁邊又有僧人樸實的住所,加上寺前的湖面,以及少見的寒鴉 (導遊說的,其實我們也不知道牠是否就是寒鴉),的確帶有很濃厚的神秘色彩與異國風情,然而事實上,在我回來之後,這個景點殘留在我腦海裡的記憶卻不是這麼讓人回味無窮。首先,如果是寺,理當是一個讓人自由參拜的地方,不過一個人85RMB的門票,卻阻擋了許多有興趣但經濟能力可能非太寬裕的信徒與背包客,當然這個想法極具爭議,因為要是看見了這個寺院裡有多少觀光團進出,每個觀光客具備的破壞力有多高,可想而知,如此一來,一人收我們幾十元的門票費,其實裡所當然,只是85……大陸景點門票票價之高,其實這裡只是算一般價了。再者,令我在寺院參觀的途中最難以忍受的,其實並非門票,如果人家要收,我就給,我也不是個有勇氣逃票取樂的人,只是去參觀的旅行團團客,在寺院裡幾乎人手一把鈔票,一元五元都有,看到有佛像、有喇嘛照片,完全毫不吝嗇的灑錢,就連寺院裡的磚縫也不放過,我沒有立場去詮釋這些人行為背後的目的,但至少當時在我的眼裡看來,就如同遊客看到什麼池子都要丟錢幣一樣的道理,丟錢幣只是無聊,但好似還有點模仿電影情節的浪漫,然而像個散財童子一般見縫就要插錢,看起來就沒有這麼有趣了,而原本寧靜的寺院,也被這些觀光客搞的財氣縱橫,這是院方所樂意見到的嗎?也許捐贈是他們所需要的,就算每人收85元門票,最後到達寺院裡有多少我們也不得而知,然而凡人無知所做出的行徑,菩薩在旁見了或許也只會搖搖頭了。

 

我相信虔誠的人,是不需要用錢來達成的,你看那些轉山的人,即使他們轉山的目的也是為了消業障,但至少在這個苦行的過程中,人多少會獲得精神與心靈上的冥想與開悟,但灑錢……觀光客畢竟走出寺院後也只能是觀光客啊!

 

IMG_5199.jpg 
寺院前的湖


這天晚上是個特別的日子,瑪吉跟Echo替客棧裡的客人做完晚飯後,我們一群餓死鬼在餐桌上狼吞虎嚥之際,Echo突然大叫一聲:「啊,有彩虹!」我們一桌子人,有廣東的、四川的、台灣的,紛紛衝出到院子裡,傍晚的一場大雨,雨過天青後的天空掛上了兩道長長的彩虹,從這個山頭,延伸到那個山頭,大家瘋似的去拿相機、狂拍照,等彩虹淡了之後,又各自回到飯桌,有趣的是彩虹之後,大家似乎聊得比剛才更起勁,就連晚上的烤火夜談,大家都把心給放開來了。我想有一點,旅人都很清楚,就是界限是長在人的心裡,你說看不見,卻又不可能拿掉它,而唯一能讓世界各地的人跨過這條界線去溝通的,是當地的美景與旅遊的經歷,一種非人為構成的力量。如此你必須相信山是有神靈的,因為山能做到人所做不到的。

IMG_5231.jpg 
此生所見過最大的彩虹


如果你覺得山沒有神靈,那我來轉述一個在香格里拉所聽見的傳說吧!傳說中,梅里雪山知名的日照金山,是要有緣人才見得著,見著之後一世好運,然而有一種人來了是絕對見不著,那就是日本人!為什麼?因為當初第一個想要征服梅里雪山的登山隊就是日本來的,他們一行人在山下的藏族區休息準備,不聽藏人的苦勸,執意要上山,於是在他們出發時,一群藏人圍繞著他們念經,他們誤以為是藏人在替他們祈福,事實上是他們要去攀登的山正是藏人心目中的神山,凡人豈可妄想征服,當然不可被攀登,因此那群藏人是在詛咒他們,而非為他們祈福。果然,那群日本人遇上的大雪崩,屍首被埋在了雪山堆中,多年後才被人發現,而這種征服神的慾望也觸怒的神靈,之後只要有日本人出現在飛來寺想看日照金山,那天就絕對看不到。

 

是不是真的?你也可以問:既然不能被攀登,那那些人的屍首又是怎麼被找到的?然而山有神靈的理論,似乎是世間所有山居的人所相信,畢竟大自然的力量遠大於人類的力量,看看我們想要征服大自然的結果就是了。傳說相不相信在個人,我是願意相信山有神靈這件事,至少望著山,可以讓我體悟出很多道理。


IMG_5176.jpg
從松贊林寺可眺望雪山(但這是哪個雪山我也不知)


晚上天氣大好,不須抬頭就見滿天星斗,四川來的女孩大叫「有流星」,等我衝出房門時流星早已消失許久,我把一切歸給緣分,而事實上天氣實在是太冷了,我在外頭待不住,於是早早回房,開了電毯暖床睡覺去。

 

松贊林寺照片連結看這裡

玛吉之家納帕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K 的頭像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