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常常一個人去戲院,買了票去看那些跟愛情有關係的電影,不顧周遭是否都是成雙成對,她都是一個人去看。


她對愛情電影總是充滿期待。那些電影宣傳把這些感情的事寫得如此蕩氣迴腸,至死不渝,有沒有什麼感情,只要戀人對看一眼,就能夠讓人揪心刺痛,或就能願意奉獻所有?




那些宣傳詞上是這樣說的,她一向相信大銀幕的說服力,在買票進場的那一剎那,她總是覺得自己下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燈光暗,銀幕上的男女開始了所謂纏綿悱惻的愛情:她愛我,她不愛我,我愛他,她更愛他…一連串的糾結複雜後,那對本來處在糾纏的男女,瞬間終成為眷屬,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又是一個同話故事般的結局!」她口中並沒有詛咒,只是把手中的爆米花用力的摔進垃圾桶,隨著人潮緩緩走向出口,然後脫離人群,快步離開那個擁擠的影城。


他說,對自己說,要毀掉一段愛情,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們終成眷屬。那些以為自己一生一世都要相守的人,完全沒有考慮到厭倦與平淡的存在,他們只是看到了眼下的幸福,然後就以此類推換想著未來也會同等美好,然後在不出幾年之後,孩子出生了,車子買了,房子也貸了,他們才了解原來那種美好只是昏眩時所帶來的幻想,往後他們也只能強押著自己去過一種正常人的日子,然後逼迫不准出軌,禁止愛戀他人的慾望,過著比兩面人生更痛苦的隱藏式生活。


她覺得,這些人才真該送瘋人院。


愛情,只有得不到的那一段才是真實的,只有要不成的那一刻才能持續到永恆。


愛情的本質是甜蜜,因折磨而擦出的美好。得不到的時候,儲存在我們換想裡頭的那些感情,才是最維真實。


國中的時候,一些早熟的女同學早就幻想著愛情的到來。他們以尖銳的聲調吱吱喳喳地討論著公車站的男孩,他今天是否又看了她一眼?他今天的長褲是用什麼方式熨燙……每個小細節都被他們無限擴大,,並且轉換成一種清新的甜,在她們的腦袋裡,這些就像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一再在她們腦子裡演出,她們相信,這些都會發生。她總是靜靜聽著這群人快樂的談論,卻無法插上任何話題,並不是她不愛男生,也不是他不渴望愛情,只是她感受不到這一切有何意義。那群女孩們只是無意義的討論,卻沒有真正感受到愛情該帶來的那股強烈,讓人瞬而糾心窒息的感受。真正的愛情應該是這樣的,因為如果那是真的,那就是該如此巨大,巨大到我們無法承受。然而她們現在所言,都過於輕薄短小,愛情不該像是微風吹撫,而是狂風暴雨,將人逼到懸崖峭壁。


沒錯,愛情的本質,就是不該擁有。


高中的時候,她會跟著同班的女同學一起望著操場上那群所謂的「學長」,女同學又再度用自己為低沉實而相當高頻率的聲調討論著自己所喜愛的學長,為他們歡呼、尖叫,讓那群留著臭汗的男性得到虛榮的滿足,而女性們則因為卑微的獲得青睞而感到自滿,她那時已經學會了不與她們一同做自己所不能認同的事情,因此她會袖手旁觀,只是她依然會跟著她們一起,默默地看著這場鬧劇。


她並不是沒有看到任何人,她一直感覺到,自己對於其中一位高大的學長會給予較多的眼光,學長在受到其他主動的女同學包圍同時,也注意到了這名古怪的女孩,默默的在角落盯著她看,對她不知是好奇,還是恐懼,總之他會正視她,卻從不與她攀談。她也感受到,在她的身後,有另一對男性的眼光會注視著她,那個人外表斯文,絕不是不好看,但總之不是籃球場上的那種豪邁,默默的守在她身旁。


她覺得很有趣,像是大自然中的食物鍊,「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樣說來,自己是那隻螳螂,最後活下的是那隻黃雀了?


最後她選擇了接受那名斯文的男孩,她覺得自己應該破壞這種食物鍊般的詭異關係,更因為她深知自己絕對會愛籃球場上的那個人,但是那個人會激起她過多的情緒,導致他們的感情頻臨崩潰,她知道自己不能這樣子,所以改轉求另一段平靜的感情。她跟斯文男常常會一起看書,一起散步,他們兩個人的感情是如此平靜,像是…春風般的溫暖。因此她離開了他,她不想要這種溫暖的愛情,卻又不敢鼓起勇氣走入暴風雨中。因此爾後她的感情,只能挽著一段又一段的溫暖,再遠離溫暖。


她選擇自己去看愛情電影,看完,然後咒罵,卻又不厭其煩的繼續觀賞。她忘了自己何時開始買起爆米花來,總之劇情開始千篇一律的時候,她就嚼起爆米花,以示對銀幕裡的男女的抗議。


走出戲院,擺脫了人群,冷風吹來,她拉起了領口,好似偵探片中的服裝,她走向黑暗,程載著另一次對愛情…或是愛情電影的失望。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膝關節
  • 這篇寫得真好
    所以有人說
    怎可要結婚呢?
    有人說結婚是社會責任
    有人說不結婚影響社會發展
    怎替社會套了頂帽子
    瞬間都人人文以載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