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在搞不懂,當政府跟我們說只要戴口罩就好的時候,我們的防疫人員居然穿的是隔離衣,而接受隔離的人,反而只戴口罩,但是為什麼要坐輪椅呢?因為感冒了就不能走路了嗎?

首先,請先讓我說明,當我批評媒體時,我並不是在批評「記者」,因為在這個時代裡,媒體是被有權勢的人所主導,大部分的記者不過只能盡忠職守罷了!

我住的地方沒有裝第四台,我身旁的朋友也多理智,不會隨著媒體報導起舞。本周末回到家中,家中二老習慣盯著新聞台,新聞台給的詞句很誇張,「淪陷」兩字不斷的重複出現,感覺上世界就要毀滅了。

但是世界真的會因為新流感而毀滅嗎?我想世界被人給毀滅的機率還比較高些。


這個世界習慣制造恐懼,因為恐懼可以讓軟弱,讓有權勢的人奪的掌控權,因此布希必須把中東人形容的十惡不赦,當年的執政黨開口閉口就說中共要打過來,現在的反對黨要不停的製造族群對立。只要有對立的狀況,就會有恐懼,只要人民有恐懼,就可以輕易的掌控。

恐懼還有另一個作用,就是製造大筆的財富。因此,有人發戰爭財,當有疾病來襲的時候,也會有人發疾病財。

媒體,如果沒有了對立、沒有了苦痛,就沒有了故事,沒有了故事,就沒有銷量。

一個不知名的病毒莫名的席捲各地,造成多起死亡。這樣的故事可以激起人類的恐懼,可以創造大筆的財富,政客可以藉機控制人民,媒體可以增加收視率與報章銷量,還有,口罩、肥皂、乾洗手......大家都可趁機賺一筆,當很多人邊說哪裡已經淪陷很可怕的時候,別忘了有更多人在感謝新流感的到來,說不定求神拜佛拜託這種疾病越來越嚴重,否則他們就斷了財路。

新流感來了,WHA的議題又再度被提起,好像在疾病來臨之前,政府都不曾努力過這件事情似的。還是只有在這時候,努力才會被看到,所以「挑時候努力」也是很重要的,對吧?所以我們也該感謝新流感嗎?如果沒有他的來臨,我們的政府怎麼會想到WHA對台灣也是很重要的呢!

所以,新流感到底有多嚴重?一個從墨西哥回來的交換學生,換了三次機終於回到台灣,至於她從疫區回來,怎麼會換了三次機呢?這樣中途不會接觸到更多染病的危機嗎?答案很簡單,因為沒有人協助她。各地的駐外單位都有人幫忙他們的人民,台灣人拿著台灣護照,很抱歉國際地位本來就沒有太高,但是我們畢竟都還是人,大家還是把我們當人看待,只是我們自己的駐外單位,常常在有事情的時候就會自動消失,或是幫不上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想到他們在國外坐領的高薪都是我們的血汗錢,到我們真的有難的時候,常常不是要靠自己,不然就是得靠對岸的政府來協助......。話說回來,那女孩子的媽媽打電話給防疫單位,說女兒從疫區回來,應該要隔離一下,全天下最不希望兒女被隔離的人,絕對是自己的父母,結果父母為了全民利益,自願叫防疫單位隔離,防疫單位居然請他們「多洗手、戴口罩」,搞得父母去跟媒體爆料才行......好吧!上面那則也是媒體報導的,所以我也不知道真假成分有多少,但是那女孩回來之後,防疫單位的全副武裝簡直就是上演《危機總動員》真人版,推輪椅的防疫人員全副武裝,反而那個有可能感染病毒的女孩只有戴口罩......我的疑問有兩個:第一、防疫單位不是一直說戴口罩就好了嗎?那這位仁兄沒事穿個全罩式隔離衣,我連他是不是人都看不出來了,到底是有這個必要嗎?畢竟全機場只有他一人穿這樣啊!難道因為他推輪椅就比較容易被感染嗎?......我猜主要的原因是穿這樣感覺上比較有盡責、比較搶鏡而已吧!第二、那女孩怎麼會坐在輪椅上呢?從墨西哥回來就不會走路嗎?還有,既然她很有可能帶有病毒,怎麼還讓一大群記者追著她跑呢?這樣不會被傳染嗎?還是如果記者沒有報,就不會知道你有做呢?

到底新流感是什麼?得新流感真的會死人嗎?又有報導說新流感的死亡率不高,又出現好像會世界毀滅的全罩世防塵衣,又有官員說兩周內我們一定會出現病例......淪陷、淪陷、淪陷,其實不需要病毒來,我們早就通通淪陷了,我們迫不急待迎接新流感,這樣我們會有更多的故事可聽,更多的畫面可看,更多的話題可聊......我們的生活太無趣了,老是需要這樣的新聞來娛樂一下。

大家還是勤洗手、戴口罩吧!新聞少看一點,不是叫你都不要注意,但是報成這樣真的太誇張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膝關節
  • 基本上H1N1要出人命的機率沒有那麼高
    把這個事炒熱
    發現政府其實很大有為
    相信會在恐慌之後
    民眾會發現
    少的是荷包裡去買口罩的錢
    多了對政府的信心
    似乎還間接促進了經濟ㄋ
  • 人民的苦難有時候是很多人的良機
    我真該參加黑水溝

    KK 於 2010/12/07 1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