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爆紅,所引發的後續所有現象,已經遠遠超出我能夠忍受的範圍。


所有人、所有事,都得要跟《海角》扯上一角,連爆紅演員接下來所主演的新戲,都被媒體歸類成「海角現象」(不知新戲的創作者是喜還是怒?);每天水果日報固定有一大版介紹海角幫;就連早就聲明不接受任何採訪的導演,還能夠被媒體剪出一個「導演獨家專訪」來;甚麼演員緋聞已經罵到不想再罵,看到都當笑話了;上映前沒人想介紹的電影,上映後人人跳出來說「我也是海角下線的一員」、「魏導演下回拍戲要找我,片酬好談!」(真可惜他不是賽德克族);不分青紅皂白,連未經授權、濫用海角七號名義所推出的商品都介紹成「海角商機」(甚麼Q版T恤馬克杯嘛!)……我跟朋友說,哪一天翻開報紙,我不會再看到「海角七號」四個字,恐怕我這種不安感才會消失。


我不是能夠適應爆紅滋味的人,我確認,雖然爆紅的不是我。





新同事跟我說:「如果是我做到這種億萬片,我一定興奮的甚麼都不想做,你卻這麼冷靜,真不簡單!」


媒體好友跟我說:「做到好成績,你應該開心,你至少參與了歷史的一部分。」


其實,我不冷靜,也很開心,甚至可以算很愛這個「不是我生但是算是我有養到的孩子」,否則我不會一連近十篇的文章都在寫這個孩子。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我會無法適應的原因,可能是我個性算是「太過大義凜然」。


爆紅,沒有不好。只是,少了一份純真。工作人員在拍攝的時候,宣傳人員在宣傳電影的時候,每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希望:「把這部片做好!」沒有人會冀望,有甚麼日後分紅、年終獎金之類的,因為當時根本沒有人想到會有這樣的成績。我們當初工作的很快樂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心中保有了一份單純,只有一個純粹的希望,沒有其他妄想。


但是如今,這份純真都變調了。工作人員依然單純,宣傳人員依然保持原貌。但是周遭的一切都改變了:每天那一通通無厘頭的電話,那一則則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新聞,跑通告期間都沒辦法天天見面現在居然可以天天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演員們……,我不知道,這一切代表了是甚麼?真的是希望?還是假象?


我想,我們不適應,可以冷靜對待,會對整個瘋狂的狀況感到憤怒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真的沒有求甚麼。做到一部爆紅的片,並不會影響到這部片裡面那千千萬萬的小螺絲釘未來的發展,下一部片,下一個工作,下一個case,大家依然從零開始。就連導演,你說他要找錢拍下部片,也不一定會比較不困難,畢竟他有前一部片所背負的這麼優秀成績所帶來的壓力,以及大家因為這部片而對他產生的計有期望。沒有甚麼變簡單了,也沒有甚麼真的變順利了,大家依然過一樣的日子,運氣好可以領一樣的薪水,只是不一樣的是,當初我們一起奮鬥所創造出的那樣「東西」,已經被所有人給炒作成另一個樣貌。


我們快要不認得他了。


這部片的演員們,跟大夥一起同甘苦共患難,也跑出了基本交情來。我很想問問他們,這部片子現在變成這樣,他們心中除了「很高興、很開心、很榮幸」之外,真正的感受是甚麼?爆紅是可以摸的到觸的到,還是虛幻得跟彩虹一樣過陣子就消失。我們這些死了算了的小螺絲釘,內心希望這一切趕快過去,這樣我們就可以重新起步,重新開始。他們呢?一部片意外的讓他們乘風而上,達到浪頭,卻做甚麼說甚麼都會跟這部電影扯在一起,他們真的開心嗎?


我有個新認識的媒體朋友,性格直爽,對於許多人在後續才做出的錦上添花行為感到十分不屑,這些錦上添花,一開始依然存著感謝,到後來失序的亂插花狀態開始後,我都不禁開始懷疑這個世界的價值來。人真的只能追著浪走,卻無法創造浪花,我們真的只能這樣嗎?小螺絲釘們,真的只能夠擁有被浪花打散的命運嗎?


一部片起來,台灣電影依然沒有所謂的「產業」存在,看看我們這些人,哪個生活有保障,一個口口聲聲只會說行銷多重要的單位,一群天天喊著這部片行銷多厲害的媒體,沒有人知道,這群做行銷的人根本就是接案為生,沒案就沒得生存,更別提網路上有許多網友天天在建議「導演」行銷要持續做下去,還警告行銷人員不得自滿。在這個不健全的體制裡,人人為了不知道是甚麼夢想與熱情,傻傻的工作餵飽自己。我之所以憤怒,是因為我們像是一群隱形的人,卻做著大家覺得好像理所當然的事。換成是你,你不會憤怒嗎?


我MSN的暱稱:「生活中充滿了憤怒,卻看不到一點點希望!」得到了許多同行的認同。原來我們過的都是同樣的生活。


而,我們的國家,主管的單位,他們會做甚麼?


他們會在慶功宴的時候送導演一個其實是玻璃作的水晶獎杯。


謝謝長官,但是,對我們這些浪頭來了就得被打散的螺絲釘們,可真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