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地震死傷無數,一開始的資料說,地震的強度是921的兩倍,過了個幾天,變成了921的五倍,921大地震發生時,我很幸運的人在國外並沒有感受到,因此不管是921的幾倍,對我而言只是一個「很強很強」的代名詞,至於感受如何,我並無從得知。


這次四川大地震發生的時候,我人正好在京都,沒有任何的網路資源可以讓我得知這件事情,消息來源是我媽,我媽是個電視新聞的忠實觀眾,因此她給我消息的時間,簡直就是第一時間,當時我還沒有辦法了解到底恐怖的程度到哪裡,直到我人回到了大阪,看了電視上播放的新聞畫面,才了解到天災帶來的損傷有多嚴重,死傷無數、家園傾倒,帶給人類的災禍就已經很怵目驚心了,已經沒有時間去想,到底死了多少隻熊貓,原本壯麗的自然景觀毀壞到什麼程度,我們人類畢竟還是先關心自己同種的生物處境。


日本畢竟是一個同樣處於地震帶的國家,加上大阪不久前也才經歷了大地震,對於這個事件當然是十分重視,旅館裡面收到的電視頻道只有關西的頻道及地方電視台,新聞節目當然也是頻頻討論這個事件,因為聽不懂日文,所以不知道他們所討論的內容,唯一看的懂的畫面,就是受害者用中文淒厲的哭喊,以及溫家寶說了哪些話,人間慘劇加上官樣問候,前者令人感到害怕與難過,後者讓人心生厭倦,電視台不知道是否得到的新聞畫面實在是太少,同樣的畫面不停的重播,同樣的哭喊,同樣的官式口號,讓我的胸口抽痛,於是我轉了別台,看了其他其實根本看不懂的電視節目。


我心想:「回到台灣,一定是24小時不停的播放這些慘劇畫面吧!」




24小時內,每三十分中播放一次,母親失去孩子的哭號,孩子失去父母的無望,失去家園的痛苦,對未來茫然的無奈,不停挖出死屍帶來的壓力,夾雜著幾則我們所謂「患難見真情」的人性光輝,天災,成了收視靈丹,他人的痛苦,轉化成我們這群旁觀者的最佳「娛樂」,當主播們以苦痛的方式,皺著眉頭以戲劇化的口吻播報出這一切、一切、一切……,真正的災禍,與螢光幕上的戲劇,距離、差異,變的微乎其微。


不是說大家沒有愛心,愛心當然是有的,藉由這些苦難畫面的傳遞,許多人了解到當地即需救援的情況,紛紛伸出援手,沒有辦法親自救援,大家就以最簡單有效的方式─金錢─來表達出自己對這些人的關懷,這不是不值得推崇,如果地球上的人類在這個時刻,以這樣的方始表達「人」對「人」的關心,我們都看的出來的,捐錢的人,大多都是薪水階級的老百姓,即使自己也得與人生掙扎,還是盡己所能幫助那些比自己還需要幫助的人,這算是人性的光輝?怎麼不算!


不過可怕的是另一面,那些鎖定電視機時時收看災難畫面的人啊!究竟這些災禍對自己而言,是否成了自己無聊生活中稍微解放的一個方式?這讓我想起了幾個月前曾經讀過的一本書【旁觀他人之痛苦】,是由一名已經過世的女影像評論家與攝影家蘇珊桑塔格所著,當她寫下這本書時,電視新聞媒體並沒有今日這樣的氾濫,而當然,遠在美國的她也並不會關注到台灣這個小島新聞媒體的密集程度,她是以平面的照片出發,因為曾經擔任過戰地記者,親身見識到了戰爭的恐怖,當她見到那些恐怖的戰爭照片成了報紙吸金的主要來源,人們看著這些照片,感受到的是什麼?解讀到的是什麼?對讀者而言,這些照片對他們的意義是什麼?我再怎麼轉述都不會有桑塔格本身的著作來的有力,只知道當時我看了熱淚盈眶,是啊!那是別人的苦難,當這件事情發生在當事人身上時,我們無法想謝、也祈禱上天希望自己永遠不要了解這樣的感受,但是,我們怎麼有辦法看著這些苦難的照片,到今天,是苦難的動態影像,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播放在我們的眼前呢?有人說他心善怕血,連殺雞的景象都無法雙眼直視,然而今天死的是人啊!是跟你我一樣,有四肢有頭腦會說話有思想的人啊!你就有辦法看著他們的眼淚、聽著他們的哭號,然後說自己看的熱淚盈眶嗎?熱淚盈眶之後呢?就跟你看八點檔連續劇一樣繼續收看下去嗎?


醒醒吧!那些苦難,那些悲痛,你都知道的,就算不看,你都會知道,那裡好多人死了,好多人失去了自己所愛的人,好多人無家可歸,對好多好多人而言,未來比現在更為恐怖,別看,閉上眼,試著去想一下,萬一這事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怎麼樣?不必看,你都可以熱淚盈眶了,何必藉著不停重播的畫面來提醒你人世間的痛苦呢?


每次老媽要看新聞,我都很不耐的轉過,不是我不關心,而是我受不了這些痛苦被這樣的播送出來,他們已經是一無所有了,我們還要怎樣,透過鏡頭在剝他們一次?饒了他們吧!趕快想想怎麼樣可以協助他們,不需要一直看他們痛苦的樣子來激發自己的慈悲心。


新聞媒體,本來是要把世界各地所發生的事情傳遞到世界各地,台灣總共不知道有多少台一天24小時不停的放送新聞,我記得當初第一個創立新聞台的人說,他希望那個新聞台變成一個台灣的CNN,CNN也有受到質疑的地方,他的言論立場並不中立,只喝CNN的奶水會造成自己的觀點偏頗,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但也許台灣人不知道,所以才會世界觀受到美國的影響如此巨大),但是至少他做到的一點,真的世界各地重大的新聞,都會透過該媒體送到他們的觀眾眼前,然而在台灣,簡直就是把地方台新聞當成全國性新聞播放,台灣在地球上,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島嶼,然而這24小時的新聞,卻只會聚焦在這個小島上,寧可報導名人的緋聞,也不告訴大家世界上哪裡有了飢荒、哪裡又有了戰爭,也不據分析這些悲劇的來源,大家真的以為,世界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世界,這樣我們不封閉?才怪!


我記得我很小很小的時候看金鐘獎,當年好像是李艷秋得獎吧!她說,新聞記者在播報的時候,是不允許有觀點的,不知道何時,他們才能夠有自己的觀點出來。當時我不懂她的意思,直到長大後才逐漸明瞭他的意思,記者,在歐美國家,或是亞洲先進國家,是一個很令人尊重的行業,從一些真實改編的電影得知,很多重大的弊案,因為國家只會隱藏,就必須靠記者不屈不撓的將事實挖出來呈現在大眾眼前,也因此揭發了不少弊案,這是偉大的,也是記者觀點發揮力量的時刻。


不過,在台灣,記者觀點是什麼?主播台上充滿戲劇性的播報口吻,好似在介紹綜藝節目內容的播報方式?我不是個閱歷深的人,然而法國的主播卻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法國最知名的新聞主播,幾乎各個都是上了年紀的中年人,他們不是沒又魅力,跳脫出主播檯,他們也是名流、也是名人,活潑的消息八卦雜誌上也少不了他們,然而,在主播台上,他們就是一個國字臉,播報新聞的口吻絕對不會加諸任何情緒,就算是最令人難過的災禍,也頂多是皺著眉頭罷了!當然,新聞只有短短的40分鐘,不會有單一新聞佔據所有播放時間的狀況發生,新聞的目的在那裡很清楚:傳達世界上的訊息給觀眾。要更深入的評論分析嗎?就交給其他新聞評論節目了,當然也不會向台灣的節目這麼熱鬧,簡直如同大排檔的喧囂熱度。


我自己也有家人在擔任電視台的記者,如果要說,這都是那些記者的錯也真的太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台灣的記者,當然不乏白目或是只想出名的傢伙,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希望能夠好好做新聞,當個好記者,只是,總是有那個所謂「大環境」的問題,這個「大環境」嘛……其實存在於每個角落,電影也有那個大環境,藝術也有那個大環境,出版也有那個大環境,政治也有那個大環境,總之,一個「大環境」,牽涉到太多太多因素,觀眾、媒體操縱者、權力者……,大家都是這個「大環境」的幫兇,所以,好的事情只能被藏起來了,大家就只能看到現在看到的這樣。


還記得我出國前,媒體不停報導的是巴紐弊案,沒想到四川大地震也把人民對巴紐案的注意力震跑了,緊接著總統就職,大家似乎又對大地震開始失去興趣,開始關心起國宴吃什麼,第一夫人穿什麼,還有下台的那個未來會怎麼被辦等等,事情頻頻在發生,比較先發生的並不代表會比較先被解決,然而人民的注意力就是這樣,一波一波,改朝換代,只是週期短到剩下幾天而已。


只是,真實不是連續劇,我們不能只看,如果要看,那就是,別忘啊!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plin
  • 博主大人(哈?是这么说么)你好,

    因为在网络搜索加濑亮的信息,很开心的搜到了这个博客,在没有你的允许下,也一路看过来了,有点窃窃…………

    看到了很多加濑桑的信息,大感谢。

    不过看到这篇博的时候,我忍不住要留言了,我觉得博主是个很有自己看法的人,这个,一定要说出来!


    我会继续关注哦,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