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年過二十以後記憶就越來越差。









 不過這還不是最嚴重的,自從回國以來,發現出國前的記憶好像是被人用橡皮擦擦掉一樣,看過的電影、做過的事,一點也想不起來! 以前跟朋友聊電影時,最喜歡跟大夥比記憶力,誰曾經演過哪部片、某部片中的哪個橋段男主角說過什麼台詞、哪部片是哪個導演的作品、哪一年的作品、甚至是電影配樂......現在都不敢跟人家玩了,怕記憶力衰退被人誤認為無知,但是這些記憶說被擦掉,倒不如說是像被裝在一個塑膠袋中藏在櫃子裡,因為隱隱約約知道自己「曾經」知道這些事,只是這些記憶在哪裡?想不起來了。


 說記憶不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好像之前的生命都白過了,不是常說要「留下美好的回憶」嗎?現在連記憶都沒有了,遑論回憶? 記憶跟年紀漸長是否真的有反向的成長?我一直不是一個很愛回想往事的人,所以跟高中同學相聚時,最痛苦的時刻莫過於大夥討論起以往的種種、樂隊生涯中發生過什麼事?之前常去哪吃飯?去哪逛街看電影?說真的這麼久以前的事,除了某位老師說過什麼機車的話還是自己做過什麼糗到不行的事以外,根本畢業後第二天就通通丟到資源回收桶,我爲了避免佔去太多記憶體,還不時將資源回收桶加以清除,所以高中回憶對我來說是什麼?好像只是同學聚餐時我面前的那杯拿鐵,別人在討論,我則努力躲到咖啡的美味中,最好別讓大夥知道我忘了,以免被人誤會成無情。


高中的記憶好像是被自願捨去的,那大學的記憶呢?現在自己大部份的好友都是在那時結交的,照理應該是不會忘的吧?錯錯錯!忘了忘了忘了!忘了自己寫過哪些文章、看過哪些電影、說過什麼蠢話、聊過哪些話題、吃過哪些美食......,自己都很驚訝,怎麼會忘呢?才不久前的事啊?也不是不願回想的記憶,爲什麼就這樣不見了呢? 難道真的是有老年癡呆症?不過我還年輕啊!但說起來還真的好像是真的,因為症狀挺相符的,越久以前的事記的越清楚,我記得小時後家門前的那家裡容院大火,所有街坊鄰居拿水桶一起滅火,以前念英文會話班前都會吃一碗30元的滿漢大餐泡麵,國小合作社賣的統一麵包草莓夾心七元、巧克力派斯十元、小紅豆小奶油五元、還有一種更便宜的叫奶油棒只要三元→班上男同學最喜歡把它打碎吃它的屑屑﹝統一麵包的價格似乎也能透露出自己的年紀﹞,二年級時有次媽媽提早下班、拎著蛋糕在我回家的路上迎接我好慶祝我的生日......很多很多事,雖說不上清楚,但是隱隱約約都還可以搭配上模糊的畫面,好像夢中透過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雖不確定,卻很真實。 但是現在,我跟你聊天聊到一半,會突然像斷電一樣,啪搭!對不起,我剛剛在說啥?一秒鐘前討論熱烈的話題,在一秒鐘後馬上忘記,運氣好馬上會想起來,話題繼續,運氣不好就是一陣尷尬,求求你找其他話題聊好嗎?以免我痛苦。 說到這,我得把滑鼠滑到前面,看看我到底寫了些什麼,以免下面的文章文不對題。


寫日記也許是紀錄自己生命的好方法,但是生性不愛收拾的我,寫過的幾本日記都不知道被塞到哪去了,所以它的藏身之處,也如同我被抹去的記憶一樣,被藏在腦中的某一個角落,我還沒找出來。 這樣說來,這到底是不是我人生中的一個悲哀,記憶不見了,說不定等我40歲時,它會像現在的三到十二歲時的記憶一樣,突然之間被挖了出來,但那時我是否就會忘了二十到三十歲之間的記憶?哪天我會不會在路上,披頭散髮的被警察杯杯找到,我卻忘了自己是誰,卻能說出小學合作社賣的牛奶的包裝及價格,可憐的社工人員只好以這僅有的記憶,與統一企業的大老共同研究並推敲出我的年紀,藉此薄弱的線索配合失蹤人口名錄,找出我的身分並送我回家。 我想太多了,憑著統一牛奶是不會找出我的身分的,何況確定失蹤人口只需要別人記得我就夠了,如果沒半個人記得我,那也不必那麼大費周章的想起自己是誰,重新取個名字不就得了,省去找尋自己的煩惱。 我想太多了,其實人幹嘛要記得所有所有的記憶,能當飯吃嗎?也許吧!但我必須成為大導演大明星或是股票大亨甚至是大魔頭,總之是要個有名的人,然後藉此寫個回憶錄撈一把,但是這跟記憶也沒太大關聯,反正寫出來,想信的一定會信,想罵的一定會罵,重點是錢賺到了,記憶有沒有也不太重要,目前為止應該鮮少有人對我高中大學甚至是國小的生活產生興趣﹝其實好像也挺無聊的,不過是上學寫功課睡覺,上學寫功課睡覺......罷了﹞,那我呢?我對我自己的記憶重不重視?說重視,好像也沒有,記得所有的事件、時間、發生地點及經過,或是所有的電影的中英文片名、導演、演員及出品年份好像也沒那種必要性,只是當發現自己的腦筋中有一段空白,好像杜老爺冰淇淋被人挖走後竟溶化掉了的滋味有點不太好,但是,還好還好,香草冰淇淋不見,旁邊的巧克力還有殘留﹝所以是薄荷或是瑞士巧克力口味的,大家有了解否?﹞,事情詳細發生的細節忘了,感覺總是還在,我記得高中時老以為自己被同學冷落的心情﹝超無聊自找的﹞,也記得大學電影社社辦的氣味及喧囂,也記得當初電影社朋友跟我第一次打招呼的情形,國三剛調到A段班時因為受不了壓力請假在家,一隻蟑螂爬到我腿上被我徒手打死的驚嚇,還有還有,剛到法國時那種人地不相容的錯置感,當初追男所用的手法及事前構思及演練,還有跟馬修躲在床上看電視的溫暖,我別再寫了,越寫越流於言情,總之,記憶對我來說,從事件變成了感覺,人事時地物五個要素中,大概只需要記得人物,其他好像都是可以被扭曲或是改變的,怎樣變,當然我想要它變好就變好,想把它變差就變差,好像用Photoshop修圖,是可以改變的,說到這裡突然領悟到爲什麼費里尼的片總是那樣不合邏輯,因為那就是記憶啊!你的我的他的不就是這樣嗎?大發現,大發現。 從法國回來時,因為東西太多,所以把所有在法國上課的筆記通通丟了,我的理論是,記的進去的早就記進去了,記不進去的這些筆記就算看也看不懂,除非有哪個機緣,讓我重新領悟到這些理論,把文字化成無形的想法,吸收到腦中,跟小學統一麵包的價格並存,你覺得咧? 現在很晚了,我要去睡了,我相信記憶力會衰退,一方面是來自工作壓力,另一方面是來自我看電腦螢幕太久,輻射會把我額頭裡的腦細胞殺死,所以我得去睡了,今晚應該睡的會比較好吧!至少現在我不是在抱怨自己的生活及工作,明天起床應該會記起一些事情,但可別在睡覺時記起來,這樣會失眠﹝詳情請參閱任何一本與失眠有關的書籍,它會詳述失眠的症狀,你就會了解爲什麼我會這樣說了﹞。


好像應該寫些什麼收尾。


完?


想太多,就是寫完了。


這樣會不會不吉利?


好啦!下次會在更新總行吧!想太多。


照片是上次 (2003年) 回法國時馬修的媽媽給馬修錢叫馬修去買代表馬修爸爸媽媽要給我的歡迎禮→一束花,我竟然在它快要凋謝前拍了照片留做紀念,這樣就是回憶嗎?算吧!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