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月的女嬰被丟入熱滾滾的鍋中,性命垂危!」這則新聞震驚了社會。

無疑的,這名女嬰在這短短幾天內,是全台上下最關心的人,不過我們不知道,到底大家希望他存活,還是希望她死去。

女嬰的生命跡象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然而生命掙扎的過程要比我們想像中還要漫長,媒體對消息需求的速度感不上生命的速率,因此他們必須找出其他的重點......。

這重點被轉到了凶器上,而非凶手!

多少條新聞,我們看到的是那滾燙燙的煮麵鍋?那煮麵鍋讓我們想起了人們所描述的、十八層地獄裡的那個那個油鍋,女嬰何等清純無辜,何需受油鍋之苦?

那大鍋子,即使沒有任何特別的外表,但是因為她烹煮過了一個人,因此顯得特別的噁心、可怕,大家看著那只靜止的鍋子,腦中浮現的是女嬰在鍋中掙扎的表情,那痛苦、那被媒體形容成「千刀萬剮之痛」的傷害,讓我們汗毛直立,效果不輸給品質優良的恐怖片,如果《絕命派對》本周末票房不如預期,我們或許可以說,它是敗給了這則新聞!

那種痛苦,一而再、再而三得被極盡可能的方式,以言語傳達出來,我們只有接受到痛苦與恐懼,除此之外,沒有。

就著那個痛苦,我們不斷得加強它,女嬰更痛了,我們更恐懼了!某電視台給的新聞標題「女嬰肉掉了!」讓鐵漢垂淚,他們的重點不在於鐵漢垂淚,而是女嬰掉肉的痛苦。

台灣的新聞觀眾,一向有被虐傾向,我們愛盯著慘劇新聞,在我們眼前重複播放,地震也好、爆炸也好、殺人放火姦淫擄掠都好,我們的視覺感官以及想像感官不停的放大、擴充,直到麻木不仁,屆時媒體會再找出另一個更令我們驚恐的畫面,提供我們更新的刺激。

女嬰的可悲,還不只是被烹煮而已,在被狠父丟入沸水後,她還得肩負起娛樂社會大眾─ 那群表面上說著關心她,其實是巴不得她提供更新的刺激的偽善者 ─ 的責任。

女嬰據說存活率不到10%,我心中默念著:「讓她安詳離開吧!」離開之後,如果有來世,她也只能做為另一個平凡的人,至少不需要用自身的皮肉傷痛,來帶給大眾相當於娛樂的刺激。

整片新聞報導潮裡,似乎沒有任何人提到,我們該從這個新聞裡學到的重點:我們憑什麼對另一個生命施加暴力?只因情緒失控?只因喝酒誤事?應該是在蘋果日報 (很諷刺的) 的新聞評論中看到一句話:「台灣的教育畢竟太功利」只急著教我們去牟利,而忘了教導我們如何去尊重,因此,駭人聽聞的事件一再發生,觀眾們也只是被動的接收,跟看A片一樣被挑逗、再挑逗,直到有一天沒什麼能再激起我們的人性。

如果我們不只知道怎麼去尊重「人」,而是尊重「生命」,這些事情將很難再發生,我們也很難再盯著這種新聞。

然而,我們的主管單位,並不在乎,他們需要這種畸形的報導模式,這樣他們才能夠透過傳媒掌控選民,達到另一種思想專制,他得到了一群不會思考、容易善動的民眾,就跟養雞場裡的肉雞一樣,任人宰割。

最可怕的,已經不只是凶手而已......。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