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終於辭了,現在就等合約結束的那天來臨!

去了一趟坎城,才發現自己原來可以這麼險惡。



大家都問:「到底發生什麼事?給你的衝擊這麼大嗎?有嚴重到必須離開這工作嗎?」

回來以後抱怨同一個人、同一件事至少十次以上了,講到自己都覺得累、覺得煩,抱怨一開始讓我舒緩了心理上的不平衡,爲什麼有人可以這麼不負責任?爲什麼有人可以自私到這種程度?……大家聽著我訴苦,我越講越多,心理就越難過,從一開始的單純訴苦,到後來發現事情不如我想的簡單,我必須以講清楚說明白劃分好界限等做法來保護自己,當然我相信自己是沒有錯的,我把該做的事都做了,我該負的責任都負了,我是對的!我只是不能再讓自己平白承擔突如其來的擔子……

但是,那個人又做錯了什麼?她從某些角度看來是不負責任,是很自私,是很無法理解,但是,仔細分析她在這裡的每一天,其實她不過是一個不該做這事的人在一個她不該工作的地方工作罷了!她自己也很難受吧!她應該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她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才是對的,她對這個圈子根本不了解,我們能要求什麼?反過來想,如果我是她,一定認為早知道我就不會從一個還不錯的環境調回來這,去面對這些,去忍受這些原本預期不到的工作模式。

那是她的事了,反正她也離開了這個圈子﹝對她絕對是好的﹞,我相信在我未來的生命中,我應該是永遠都遇不上她了,既然如此,我爲什麼必須要去抱怨、數落她的種種不是?這不是再造口業嗎?不過我不報怨會如何呢?也許我必須承擔所有不是我造成的錯誤後果、忍受不是我該售的責備、負我根本不了解的責任,沒想到今天我爲了保護自己,我必須去怨恨一個我根本不想怨恨的人,其實,如果我不是在此時此地遇見她,說不定我會變成欣賞她的其中一人。我的抱怨及劃清界限,讓我變成這件案子的大功臣,似乎是我拯救了劣勢,如果沒有我,坎城的攤子會倒、酒會會更混亂、一切的組織會一團混亂、招惹更多的瞞怨……,但真的是這樣嗎?如果我不在,這個案子不過會以另一種形式發展,變成另一個樣子罷了!我,其實並沒有大家口中所說的負責、能力超強,我說穿了我只是利用別人的弱勢來成就自己的叛徒!……不,沒那麼嚴重,我還是相信我存在的必要性,我相信我的參與改變了某些事情,讓結果變的更好,只是我愕然的發現,我其實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善良,爲了保護我自己,我還是得把該說的說出來,即使這會讓某些人受傷,但我還是該說,否則受傷的就是我自己。

這幾天我拼命的整理我離開這份工作的理由,我想我終於理出了最主要的原因,因為我想當一個好人,在這個環境裡,我必須變成我不想變成的人,我想要坦誠、想要快樂,因為我不想在抱怨了,抱怨工作似乎讓我得到了某程度的社會認同,因為大家都在抱怨工作,我也是,我跟大家一樣,受苦受難來得到一份安定的生活,這樣的想法也許不知不覺的佔據我很久很久,我到今天終於發現,這樣的社會認同不過是讓自己更加墮落,墮到一個仇恨的地獄,我得要拋棄,拋棄別人的眼光,拋棄我之前所認定的一切,我必須承認自己想選擇的根本就是一份跟別人不同的生活,我要自己快樂,就必須離開,離開這份工作,離開這個環境,不要在抱怨了,千萬不要在抱怨了……!

所以我辭職了,也不在想提到坎城的點點滴滴,我想提起的只會是那些對我好的人,我吃到好吃的東西,我在最後一天看到的海,我遇到的幾個真心朋友,還有一棟展場對面地理位置極佳的公寓……,我只想去想這些正面的事情了!

我相信我的未來是會遇到好人的,我想我必須要有這樣的想法去支持我的天真,不過社會是險惡的,我還是會失望,也許有一天我還是得要重複從前所經歷過的險惡,我只是把我黑暗的一面藏起來,希望,它永遠不會再被打開!
< !--END新聞內文 -->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