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的最後一株仍盛開的櫻花樹,於化野念佛寺

回台灣的第一天,走在台北的街道上,感覺上說了,有點超現實,覺得腳跟頭是分離的,也有可能是太陽真的太大的原因吧!或者是,腦子裡還存著在日本的感覺,只是身體沒辦法已經回到了台北,因此就算在街上走著了,腦子還是沒有跟著前進。


沒辦法,假期已經結束了。




今天,在睡了兩覺之後,腦子總算認命地回到了台北,走在街上,發現,即使逃離了兩週,回到這裡後,這裡的一切仍然沒有任何的改變,打開電視,新聞媒體依然沒有進步,從巴紐弊案變到了四川大地震,人們從極端關心政治,擔心自己辛苦賺來的錢被A走,一夕之間就完全不在乎,並且急著把錢捐給災區難民,不是說不該伸出援手,只是大家仍然24小時盯著電視新聞,看著新聞媒體把別人的災禍苦難轉化成消費性質的另類娛樂,大家還是沒變,媒體依然令人反感;台北的天空依然因為空氣污染而灰黯,街道依然因為缺乏規劃而凌亂,就連屈臣氏裡的特價商品都是一樣的……我的生活還是一樣,沒變,問題依然在那裡,沒變。


變的是,我發現,我頓失了目標,以前,我把自己寄託工作,被工作背叛之後,我發現自己像是在這個空間游離的微生物,漂浮著,人嘛……我也不知道該相信誰,也不敢跟別人透露我真的想法,能相信的,我不確信他們是否真的有意願或是心情去承受我這樣的低氣壓,不知道能否相信的,寧可不說,人言可畏,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就別說,什麼都別說,友人蘇菲雅說的好,真的千萬什麼都不能說。


但是不說,就可以忘卻這件事情嗎?不停壓抑在心裡,我怎麼想都想不透,這事情怎麼能夠、怎麼可以發生?這比男女朋友分手還難以釋懷,感情的事,誰都說不定,就是一個感覺;這件事情,我是怎麼樣也無法理解,我對人的信賴與看法已經產生了改變,而對人所失去的信心,我更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這幾天,我比較釋懷了!有一天,突然一個念頭進到我的腦中,讓我頓悟,不就是人對「人」的看法是不同的,對我而言,人有靈魂、有人性、有思想、有感情,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但是對某些人而言,人就如同一枚螺絲、一顆釘子,或是任何一樣物品,看膩看煩,或是產生厭倦,就隨時更換,我無法這樣看待「人」,這就是所謂的不同吧!與其把我變成一個把人物化的......(對不起,不知該如何形容),我寧可當一個可以好好尊重人的人。

「在勝訴與晚上睡得著之間,我選擇晚上睡得安穩。」《失落的陪審團》中達斯汀霍夫曼面對陪審團控制者這樣說,他寧可敗訴,也不要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


我原本就是一個孤僻的人吧!在京都的時候,翻出了當初去東京一個人旅行前所寫的文章,我說,就把這樣的旅行當成是一種修行吧!這回在關西整整13天,13天之內,除了點餐買票check in等必要的溝通之外,幾乎都沒有說到半句話即使自己住的是民宿,一般住民宿的人,都會希望跟其他人有所溝通,我則不是,能不開口盡量不開口,希望對別人而言,我只是一個影子,來無影,去無蹤,把自己沉浸在「自己」裡面,感覺上跟閉關修練快要沒有兩樣;回來之後,我開始在想,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我對電影的愛並沒有減退,只是因為這裡面的人、事,讓我感覺到恐懼,現在的我,真正希望的事情,是可以找到一個能夠愛我的人,不然的話,如果一個人到深山隱居,我也不會排斥,實在是很厭倦這個世界虛偽的一切,如果可以找一個孤立的地方,把自己喜歡的元素留下,自己討厭的事物排除,這該會有多好呢?


然後我開始想,如果隱居,我會希望有哪些東西?


一個乾淨但簡單,有衛浴、有廚房、有電、有自來水、有瓦斯的地方,房間嘛……大小不拘,但有一床乾淨溫暖的棉被枕頭,外加一張小桌子,有電腦是最好,這樣我就可以寫寫東西,如果有網路也很好,這樣就可以網路訂書,不然的話,偶而下山買點書補補貨也行,當然,不能夠真的與世隔絕,偶而我也會希望下山看看朋友,接觸現實,但是,真的希望切除跟繁華之間的臍帶,食物的話嘛……自己種種菜,加上對外購買的一些食材,不過,看來金錢來源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沒辦法真的自給自足,真的沒辦法與世隔絕,金錢這種現實的元素,依然無法從生活中排除啊!而我也真希望能夠偶而去其他國家看看,旅行遊覽,不想把自己關在一個小地方,我也想要看看世界。


怎麼,怎麼寫怎麼想,都跟電影《眼鏡》裡面的那個民宿好像好像?感覺上,我會跟那個導演變成好朋友的樣子,也或許,我應該要去開一家這樣的民宿才對,至於電影……電影嘛……到底電影是自己,還是自己是自己,這是我得要去衡量尋找的。


旅行,是有行程的,每天早上張開眼睛,整頓好之後就是有一個目標,前往某一個地方,真正是一個「放鬆自己」的狀態嗎?不完全是,因為在某一個程度上,那是有任務的,如果要達到真正的放空,是真的要把自己放在一個地方,沒有期限、目標、地圖,讓「自己」跑出來,才是真正自己面對自己的時刻。


就算我的獨身旅行是一種修行,也算是一種有任務的修行,張開眼睛之後不能一直待在旅館,必須把自己放到交通可及的某個城市,然後走動、觀看、走動、觀看……。


或許我應該請在北京的友人替我把《眼鏡》的牒給買回來才對,怎麼說我都在我的網誌上提到至少四遍了。


【我的隱居必備要素】
- 房子 (內有廚房、衛浴、電、瓦斯、自來水、餐具、冰箱、瓦斯爐、杯盤鍋鏟等文明基本配備)
- 房間設備:床褥、桌子、書櫃
- 電腦 (寫字用)
- 網路 (非必需,只是為了訂書跟部落格PO文方便)
- 紙筆
- 其他像基本衣物、洗潔劑、清掃用具等,不贅述
- 電視 & DVD播放器 (非必須)
- 菜園 (種蔬果,澱粉類就是馬鈴薯、甘藷,肉類的話就得靠外援了,我不敢殺生),當然還要有肥料 (但我不要「自製人工肥」)
- iPod或其他音樂播放器
- 洗‧衣‧機
- 必須偶而出關到他處旅行
- 每個月下山一次補貨並且定期update文明資訊 (誰知道說不定山下已經開戰了我們在山上還不知道)
- 無線電 (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還可以求救)


看來跟文明還是無法脫離,怎麼說也沒辦法,我也是個有社會化過的人,仍會仰賴文明社會所提供的一切便利,因此錢還是怎麼說依然很重要啊!所以,真的還是要開民宿,那種標明「我們這裡不是給高中生畢業旅行用的,是讓大家修生養性隱居用的,這裡什麼都沒有喔!」的那種另類民宿。


如果你要隱居的話,你會需要什麼呢?我也會想要知道我的好朋友們想的是什麼。

(但看來我是很難隱居,畢竟還是要好多好多文明要素才能生活啊!也無法開民宿,除非我先中威力彩吧!)



這部就是《眼鏡》
左一也是為實力派演員,但就是記不起名字,左二是加瀨先生
中間是小林聰美
右二是《紀子出租中》裡的爸爸光石研,最右方是加瀨先生的緋聞對象市川小姐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