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八德國中連續被爆兩次霸凌事件,引起大家的關切,大家都說,這社會病了。人人都在討論霸凌的問題,深怕自己的孩子被欺負。許多人紛紛開始揭發自己被霸凌的經驗。「霸凌」這個名詞取代了九令的「好威風」,成為人人口中的熱門用詞。

接著霸凌的事件被揭發,大家開始討論「零體罰」政策:「善心人士」跳出來繼續聲明要用愛的教育,決對不能體罰。這也沒錯,萬一開放體罰,遇上暴力老師,動不動將學生打成傷痕累累,這樣真的不行。另一方面,(應該是) 相信人性本惡的人,希望能夠開放體罰,理由是我們也都是被體罰大的,以前我們都沒有霸凌的問題,你看看現在這些孩子,自私自利不講裡,不尊師重道,以為可以為所欲為,老師要是出言制止,還會被同學挑臖,騎到老師頭上,更別說回報家長了,因為家長好愛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好棒好可愛好天真好善良,怎麼可能會做壞事呢?這一定是學校出了問題,老師亂教,天錯地錯總之不是自己家門裡的錯,感覺上他的觀念是連教育問題也想訴諸消基會,因為出錢的最大。

大家從霸凌繞到體罰,把解決方法繞著體罰團團轉,然後有人想出了最天真無邪的解決方法:立法量化體罰。打到什麼程度可以打,超過什麼程度就不能打了。嗯...讓我來想想,也許他的意思是,要打屁股只能用多粗的藤條打幾下,要打手心只能打幾下,力道只能用多少,每天只能打幾下之類的吧?所以未來教育單位除了印課本以外恐怕還得做籐條,因為要符合「體罰規定」。

然後更妙的來了,那些每天在電視機前面噴口水的名嘴,赫然發現哇原來有一部片叫作告白就是在講霸凌賣座很好喔可以拿來講但我沒看過怎麼辦沒關係叫助理趕快把故事大綱整理給我反正我只要講一講就好了,然後在該片於日本大賣並在台灣10/14上映後的兩個月,我們的名嘴開始提到這部片,電視新聞也開始報導,大家都有注意到藝文動態,你看看電影裡面都有提到了,我們也有注意到喔~(揪瞇)。

我們的社會病了,病得真的還不輕,霸凌的問題居然只能討論體罰,卻沒有想過:一個人為什麼可以不尊重另一個人?

老師,你體罰學生,如果你尊重他,怎麼有辦法下手太重?

同學,你如果尊重其他生命,怎麼有辦法這樣欺凌另一個人?

家長,你如果尊重其他人,怎麼會縱容自己的孩子去欺凌其他生命?

名嘴,你如果真的在乎這個問題,怎麼會現在才想討論這件事?

提出量化體罰的人,你太笨了我不想跟你講話。

問題的根源永遠深不見底,要把壞掉的心挖出來重新洗滌不是不可能,只是很麻煩。但是問題也有潮流的,既然追根究柢是這麼麻煩的事,不如我們就抓一個顯而易見的大方向然後就拼命砍,砍砍砍砍平了以後,不管外表有沒有留疤,總之走路不會絆倒了。

這樣解決比較方便啦~大家不要這麼執著,人生總要繼續過咩......

而以後學校制服,最好事鈦金屬盔甲內附空調系統,醫院要的不是救護車,而是小叮噹的任意門,我們去醫院掛急診都要大叫「我是連勝文的親戚」,這樣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一切都是因為:這樣解決比較方便啦......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