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凱妹之後,又有一個虛擬真實的人物登場,為各位鄭重介紹Kiddy,你可以叫她凱蒂,但請不要把她跟凱蒂貓聯想在一起。


 


再介紹一下凱蒂,凱蒂是個有個男性骨架的三十歲女子,有個男性骨架,在亞洲國家就別想成為大家心目中的天使,大多數的人把她當男人,她也習慣了,別跟她談愛情的事情,因為……她沒有什麼人愛過她,唯一似乎可以稱的上好像愛過她的人……嗯……前陣子突然為了某個其他「從來沒有讓他愛過這麼深」的女人離開了,凱蒂其實其實早已走出失戀的陰影,但是那句「從來沒有讓他愛過這麼深」倒是不斷地浮現在她的腦海中,她一直希望有個男人可以這樣愛她,但事實上,她是另一個輸掉的女人,凱蒂會想:「靠!那我算什麼!」凱蒂在這次之後,決定靠自己了!


 





工作嘛!算得意吧!比起一般三十歲的人而言,薪水可能不算高,但是也不能算比誰少,做什麼工作呢?嗯,一般上班族囉!但是凱蒂跟所有人一樣,年輕的時候也不想成為上班族,老是嘴上說:「我想我不適合坐辦公室,我必須要自由的工作!」跟所有的知青一樣,相信自己才華洋溢,需要自由的發揮……狗屁!用老媽努力賺來的私房錢出國邊混邊唸書之後回國,還是面臨了找工作的壓力,因此,久而久之,凱蒂的工作變的需要昭九晚五,甚至朝九晚到不知何時,這樣的工作一開始帶給她成就感,讓她感覺的被需要、被重視,但久而久之,這種被需要的感覺漸漸變淡,年紀越長,腦袋想法密集的被使用幾年後,凱蒂突然發現,自己的心靈早已被完全掏空,她一直以為自己過著充實的生活,誰叫她每天家班加到八九點呢?直到有一天,她發現自己的生活千篇一律:上班、下班、吃飯、看DVD,上班、下班、吃飯、重複看一樣的DVD,她坐在電腦前,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逐漸被「木化」──被木頭化,她自己發明的──當她發現的時候,她覺得十分痛苦,逐漸,憂鬱的症狀出現在她的身上:上班前會想嘔吐、上班時會頭痛、下班後會空虛、晚上睡覺……卻沒有失眠的症狀!凱蒂唯一開心的時候,是她獨處時完全沉浸在她的想像世界裡,在那裡,什麼事情都可以被合理化,什麼對話都可以是有趣的,有時候凱蒂自己走在街上,廳著音樂也可以讓自己放在這樣的氛圍中,只是這畢竟不是現實,現實是等她拿起耳機,發現她其實還是一個人,下了班,一個人吃飯,只能繼續看著最新發現的好看日劇DVD,直到她覺得裡面的笑話都不好笑為止,看完之後,又再度陷入不快樂的狀態。


 


一開始,她還沒想到這可能是憂鬱的症狀,直到她有天看了雷奈的《法國香頌滴答滴》,片中主角的妹妹就是有差不多的症狀,她才赫然發現,其實自己已經有了憂鬱症的傾向……不!她一點都不想成為失戀、獨身、三十歲、工作狂、還有憂鬱症的可憐女人,每天晚上吃飯的飯角跟她說,叫她去旅行,離開這個地方,到一個沒人認識你,你認識沒人的地方,把一切放下,凱蒂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只不過,她從來沒有一個人旅行過,她一直覺得,自己如果一個人旅行,一定會因為過於緊張而精神崩潰,所以從來從來,她都沒有自己出門旅行過,也因為如此,她也很少去旅行,飯角說,她手邊正好有便宜機票,要去日本,不如一起去吧!凱蒂興高采烈:「好啊!這下如果老闆準假,有人陪又可以去旅行,不如就走這一趟吧!」


 


凱蒂的症狀其實已經很明顯了,明顯到所有人都知道她累了、她需要休息、她快崩潰了,凱蒂的確是,而且她也領悟到,讓別人也有這樣的感覺,其實才是最令人崩潰的地方,老闆也很體貼的發現,因此,當凱蒂提出休假的要求時,老闆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凱蒂很感激老闆的大恩,直到後來她才發現,原來老大也是要那個時候休假,讓凱蒂十分痛苦,老大老二都不在家,這下該怎麼辦呢?


 


「你沒辦法再想該怎麼辦了!就這麼辦了!你機票都定了就定了!」凱蒂忘了是飯角還是想像中的人物跟她這樣說,總之,她不改她的行程了:「既然我早就說要去,那我就是要去,沒有人可以檔的住我,除非有人想把我八爪衣綁到精神病院!」凱蒂也忘了,這段對話究竟是她自己想出來的,還是想像中的人物講出來的!


 


凱蒂一直不知道這真的會是一個人的行程,直到飯角跟她說,她必須提前去工作,沒辦法陪她了!


 


這不算晴天霹靂,只是有一點點小麻煩,因為出發前一周,凱蒂一值都沒有做功課,本想很不負責任的把所有行程交給飯角來處理,這下子好了,飯角不去,凱蒂第一個想到的是:「那我豈不是每一餐都要自己吃!」凱蒂不是怕自己吃飯,而是不喜歡一個人在餐廳吃飯,因為這就好像跟所有人宣示:「沒錯!我就是找不到人跟我一起吃飯!」什麼跟什麼?即使自己就是想自己吃,也就是想要自己吃罷了!但是,自己一個人到餐廳吃飯,對凱蒂而言的確是很怪。只不過,當時的凱蒂,已經不能夠取消行程了!倒不是因為機票的問題,而是,她的心靈狀態已經準備要出走,如果不走,那她可真的要崩潰了!她這輩子想都沒想到會說出這樣的話:「我想,我不管怎樣都會去了,即使是一個人也要去了!」一個人去了,到東京這個人生地不熟、又不算是特別有興趣的地方,凱蒂不是哈日的,更確切的說,凱蒂根本很難想像一個人幹麻要哈日?當初如果不是飯角說她也要去東京,說不定她就會定巴里島或是近一點花蓮的機票,不過現在都已經要去東京了,那就去東京吧!老天叫你一個人去東京,你就別什麼都不順著他的意思走,有時當個乖孩子也不賴!上回去東京是十八年前了,等於完全沒有記憶,這回再去,也不知道會怎樣,反正就去吧!


 


有人說,凱蒂之所以會選擇東京,是因為想要跟喜愛的電影演員踏在同一塊土地上、呼吸同一口空氣,凱蒂覺得這真是王八蛋的話,即使她有時有點花癡,但她也很清楚的知道,站在同一片土地不算什麼,呼吸同一口空氣 (嗎?) 更是沒這回事,凱蒂只希望,或許能夠在電視上或是看板上看到偶像的身影就很不賴的了!其他的話,凱蒂還算分的很清楚現實跟虛幻,偶像,根本不存在,偶像,根本不是人,只是一個image,一個人創造出、自己只想相信的幻影,凱蒂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過某些「偶像」,偶像本人跟「偶像」根本是兩回子事,總之,完全不同的,凱蒂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自己的偶像 (或是說喜愛的演員們) 本人,如果真的見到,凱蒂也不太確定自己會有什麼瘋狂的舉止,只不過,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她寧可希望這些人永遠都不要見到面,如果真的有緣可以見到面,她寧可見到的是「本人」而不是「偶像」


 


上面這段很玄,不過仔細推敲應該就看的懂吧!


 


扯遠了,總之,凱蒂自己一個人要去東京了!


 


沒有目的、沒有期待、沒有非看不可的東西、沒有非買不可的東西、沒有限定自己要走多少路、沒有告訴自己要看什麼人,一個「空」的旅程,倒是凱蒂的第一次,連行李都是出發前一天才整理的 (以前都是出發前一個禮拜),出發前一天,還是照往例加班到九點,「真的要出發了嗎?」別說別人不相信,凱蒂自己都不太相信。


 


所以,要走了。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