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凱妹從法國回來之後,有一件事常令她苦惱……

凱妹吸煙四年多了,並不是因為到了法國後因為人人抽煙所以才開始抽的,凱妹的菸齡始於她出國前的一年……



為什麼苦惱呢?凱妹大部分的朋友都不吸煙的 ( 應該是全部都不吸煙吧!),所以每次出去喝咖啡嗑牙時,不是凱妹的朋友要忍受她的二手菸 ( 這讓凱妹相當不舒服,卻又抵擋不住自己的煙癮 ),就是每聊一個小時,凱妹必須到外頭解決她的需求,哈根小菸……



「為什麼開始抽煙呢?」



許多高中同學初次見到凱妹抽煙時,都會如此驚訝的問她。



其實凱妹在不吸煙前是很排斥菸味的,畢業後到一家男性雜誌任職採訪編輯,因為跑的是美食線,免不了要接觸菸酒,當時凱妹對酒還可以接受,但是對於菸,凱妹信誓旦旦對總編輯說:



「不!菸這種東西,我一輩子都不會碰的,什麼人都無法改變我!」



當然,沒有人可以改變凱妹,除了她自己以外!



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為什麼開始抽煙?這些原因,凱妹記得相當清楚。



凱妹任職採編的日子其實不算很久,雖然她自己一直認為自己還算稱職,但是三個月後,因為與上司的一個意見不合,凱妹辭去了這份她自己其實想做下去的工作;旁人當然無法想像當時的凱妹所陷入的焦慮,總安慰她說「反正一開始換幾個工作是正常的」,她雖然也同意他們的道理,而且凱妹家中還算相當疼愛她,並沒有給她經濟或是精神上的壓力,但是凱妹就是無法適應沒有責任的日子,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她在還沒畢業就迅速找到工作的原因……



扯了這麼多,大家就可以猜出凱妹是如何開始抽煙的吧!辭掉工作後,某電影公司還曾經介紹她去面試 ( 後來當然是石沉大海!),就在面試當天的早上,凱妹在家中來回踱步,就是壓不住心中的焦慮,神也拜了,佛水也求了,自己就是靜不下來,滿頭工作的事,真希望有什麼神丹妙藥可以醫治自己的焦慮。



然後,她走到哥哥房間,看到了衣櫥上有一包已開的七星……



凱妹拿起菸盒,打開一看,裡面還有兩根香菸,這時凱妹心想:



「人家不是說抽煙可以解焦慮嗎?如果抽一根,會不會好一點?」



凱妹這個念頭沒有持續很久,因為她很快就決定試一試。她走到廁所,點了一根菸,煞有其事的抽了一口……



「竟然沒有根人家所說的一樣嗆到,我還挺有慧根的嘛!」



這是凱妹有生一來的第一口菸!



但這根菸有沒有醫治好凱妹當天的焦慮呢?答案是:沒有。焦慮不但沒有少,沒想到第一次抽煙惹的自己腸胃不適應,還到廁所猛吐了一下子,結果到了面試時,當然也就兩眼昏花,全身無力。



「不過對方似乎也沒什麼誠意就是了!」



凱妹是這樣想的,她相信這應該也是真的。



「第一根菸帶來不好的回憶,那應該就不會有第二根了吧!」



一般人會這樣想。



不過如果沒有第二根,就沒有今天的一天半包了!



在辭去那份工作後,凱妹到出國前,整整過了九個月沒有責任包袱的鬼日子,美其名是準備出國,好好學法文,事實卻是每天泡咖啡廳,拿本法文書下午茶,……



「這不是很清閒,很棒嗎?」



或許對有工作的人是這樣,但對於週遭的人都忙於工作,只有自己過閒日子的對比,凱妹對這種沒成就感的日子,是相當無力的。



於是,成就感被挖出來的黑洞,就被一根根的菸蒂所填補了。



凱妹的家庭其實算是相當保守的,對於吸煙這檔事,如果發生在男生身上還過的去,但是女生如果抽煙,就會被家中成員戴上「不道德」的大帽子,因為,菸是出現在風化女子雙唇間的專利品,至於我們這種良家婦女,走在路上頂多只能嚼嚼口香糖,但別吹泡泡就是了。



所以,凱妹和父母親玩了幾個月的躲貓貓!



躲累了,凱妹就衝到咖啡廳酗根菸。



咖啡喝累了,就想:



「算了,乾脆不要抽好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好事。」



因此,出國之前,凱妹戒了三個月的菸。



然後,人一到國外,菸又抽起來了!



「正常吧!人在國外孤獨,這是可以想像的。」



話別說的太早,因為沒有經歷過這種經驗的人,可能想像不出這種「孤獨」的力量。凱妹剛到法國的時候,打開電視,說的雖是人話但聽的懂得不到一半;走在路上,光認商店招牌就要花上一段力氣;到麵包店買條麵包要事前在房間裡排演五次以上;朋友當然是有,但是總不好天天黏著人家……;總而言之,一開始當她無聊時,常常就一個人關在宿舍裡,聽著音樂,抽著菸,窩在房裡,從這一頭踱到另一頭,再從另一頭踱回來,凱妹打電話跟朋友說:



「我看我宿舍的地板都要被我走出一條凹坑了!」



可惜沒有拍照存證,因為好像真的有一條坑。



當然,這也是凱妹的焦慮在其中作祟,後來凱妹交到了不少朋友,功課也重了,想無聊也沒太多空檔讓她無聊了,可是……



「那菸戒了嗎?」



當然沒有,如果戒了,今天就不必到處請朋友從國外帶駱駝菸回來了!



這已經不是什麼戒不戒的問題了,當一個人吃完飯要抽一根菸,睡覺前要抽一根菸,下課要抽一根菸,喝咖啡要抽一根菸,洗完澡要抽一根菸,玩樂要抽煙,壓力大也要抽煙…這個時候,基本上菸已經成「癮」了!而且「癮」一上,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擺脫的了!



還好法國抽菸人口是相當多的,所以三年之中,凱妹無憂無慮地與菸為伴,就算一包菸售價高達台幣百元之譜,凱妹一天照抽個半包不誤,想省錢時,就抽抽捲菸,一包菸草可捲個五十來根,還挺划算,味道也還不錯,只不過敏感的嘴唇有時鬥不過灼熱的菸紙,會被黏得皮破唇裂,雙唇染血!



就算如此,菸還是照抽。凱妹在這方面的毅力是出奇的強大!



回到了台灣,為了尊重家中成員的呼吸品質,凱妹絕不會在家人面前抽煙,一來免的被唸,二來還是免的被唸!



「你一定要抽煙嗎?」



凱妹媽媽是最不滿她抽煙的人。



「你男朋友不也不抽煙了嗎?你為什麼不學學他?」

「一個女人抽煙像什麼話!」



連自己在家中都大大方方抽煙的凱妹爸爸都對她說:



「妳知道,台灣女生抽煙在外面的人眼中看來,是很不好的一件事。」



這種勸戒讓凱妹最氣!



「還是不要在家裡抽好了,免的被唸!」



可是家中成員裡,凱妹的爸爸吸煙,凱妹的哥哥吸煙,那凱妹為什麼不能吸煙?



可能是為了鼓勵凱妹,凱妹爸爸跟她約定兩人一起戒煙,凱妹也答應了,只不過這所謂的「戒煙」,只是「戒」了在家裡不吸「煙」,人一到外面,她照樣吞她的煙,吐她的霧!



但是,家中如同肥皂劇般的成員及氣氛,能夠讓一個人的耐性支撐多久?沒多久,凱妹爸爸又開始當著大家的面抽煙,凱妹看了心中當然心有不甘……



「為何家中只有男人有不死金牌?這是什麼道理?」



從此,她就毫不避諱地在家人面前抽起來!



然後,同一套「告誡」又開始了!只是凱妹媽媽的說辭更為嚴重:



「女人的房間,竟然有菸味!」甩上門!

「又抽!」

「沒看過女人的房間這麼臭!」

打開房門,「通風一下,味道很重!」



最令凱妹看不下去的是,每當打掃的歐巴桑來的時候,凱妹媽媽就會特意跑到她房間,把她的煙及打火機收到抽屜裡,房裡的煙灰缸收到看不到的地方,一副家醜不可外揚的樣子!



可是,打掃媽媽是鄰里邊出了名的大嘴,為了避免無聊的詮釋,凱妹後來還是自動地把菸收好,然後她一來就迅速逃離現場,窩到外頭的咖啡廳,靜靜地享受哈草酗咖啡的寧靜。



其實,如果父母親對她告誡的重點,是像衛生署所拍攝的無聊宣導短片一樣,著重在「吸煙有礙健康」的議題上,凱妹可能還會考慮試試把菸戒了,因為凱妹自己很了解自己有氣喘的毛病,自從到了法國後,還常常得用支氣管擴張劑來解決呼吸上的問題;只是,父母一連串告誡的重心,似乎放在「因為你是女人,所以不該抽煙」的偽道德枷鎖上,雖然凱妹不是什麼前衛的女性主義者,但是對於這種傳統觀念中的兩性不平等眼光,凱妹就是無法接受。現在,凱妹抽煙除了解決自己的焦慮外,為了「尊嚴」,就算一手支氣管擴張劑,一手駱駝牌香菸,凱妹還是照抽不誤!



「這是愚蠢、是賭氣、還是為了一種尊嚴的假象?」



你會這樣想,當然凱妹也會,只不過,現在凱妹就是戒不掉,坐在咖啡廳喝個下午茶,菸灰缸裡就會製造出近十個菸屁股,菸快要變成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不吸菸的人大概想像不出什麼叫做有菸沒火的狀況吧!就像餓的時候明明面前就有一個便當,身邊卻找不出一雙筷子一樣!但是,找不出筷子,如果你想還可以用手將就將就,有菸沒火總不能鑽木取火吧!」



這種情況發生在凱妹身上很多次了,每次解決的方式都是衝進便利商店買個打火機,所以凱妹現在身上的打火機少說有十來個。



凱妹回想一下,一開始推動自己抽煙的原因,有一部分其實也是想要附庸風雅,一些著名的文人雅士,不都是人手一根菸的嗎?只不過,這種無知的文人夢,卻變成把凱妹推向健康黑洞的主因之一……



所以,現在如果有人想開始抽菸,凱妹還是會告誡他:



「還是不要抽吧!」



那凱妹何時戒菸呢?



「不知道耶!看工作後怎樣吧!說不定工作一忙起來,就沒時間去想抽菸的事了吧!」



但會不會變成壓力的來源,抽菸的理由?



再說吧!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