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_3059.JPG 
2008@Berline


距離我回到台灣的日子,算算已經超過一個月,我必須承認,許多旅行時的記憶,已經逐漸遺失,散落在照片及筆記本中。就算找出了筆記本,上面的文字也跟我有著極大的距離,感覺不過是這些日子裡的流水帳,真實與否連我自己也弄不清,當時的我似乎很開心,但這種開心放在今日像是櫥窗裡的樣品,看得到卻摸不著,是暖的、是涼的?是軟的、是溫的?

 

已經不重要了。

 

我只記得,從香格里拉回來後的那一天起,麗江就沒有好天氣了!早上起床就是綿綿細雨,一整天就是這樣,濕濕懶懶的天氣,惹得我也不願出門,甘願窩在自由歲月裡一整天,做啥呢?如果記不得的話,應該也就是啥都沒做成了!就是一群人窩在那兒聊天,閒磕牙,內容不重要,不是國家大事,多講了不會造成威脅,少說了不會可惜,時間就在一點點的細雨裡面過去,忘了!喔,對了,約莫是26日,一樓蜜月房的胡大哥夫婦 (其實是我父母的年紀),帶我跟另一個河南的女孩一起去吃驢肉火鍋,他們說「天上龍肉,地上驢肉」,可見驢肉美味,因此想去嚐嚐,兩夫婦食量不大又想打牙祭,因此居然相當客氣的邀請我們與他們晚餐,並且大方買單,我們感謝他們的照顧,他們還反而感謝我們願意撥允陪同,遇上這樣的長輩令我們很不好意思,但也是一種福份。

 

寫到這裡,我逐漸記起來當時的一些事情了。原來不管什麼樣的事情,都是需要回憶,好的,壞的,努力想,就記的得了。

 

好像是伸個單手到漆黑的洞穴裡挖東西,探呀探呀,總會探出個什麼來。

 

兩天的雨,最清晰的印象就是自由歲月院子裡種花木上的雨滴,坐在蜜月房前抽菸時總會看著旁邊花圃,久而久之竟成了最深刻的印象,荒謬的是我一張照片也沒拍下,卻記的牡丹上的雨滴。

 

這陣子突然從iPod裡挖出了之前出國玩的照片:去柏林的、去巴黎的、去法國的、去香港的、去台南的。我之前的照片,包括在Nancy念書三年半,在布拉格跨年,到不列塔尼與諾曼地度假,都因為戀人分手的原因,很多都被刪去了。以前我不喜歡拍照,覺得會記得的就會記得了,照片怎麼樣也比不上印在腦裡的那個景象,一直到現在,才發現不是這樣的,會忘記的終究會忘記的,當沒有照片或文字的提醒,他就這樣慢慢的褪色,直到變成一片模糊。所以從前要有史官記錄,所以我們老是被教導要寫下日記,當下的確是使人煩,然而,如果自己都忘了自己的人生,誰還會為我們記得?

 

5/25,下了一整天的雨,大夥躲在家裡,陸陸續續的在客廳裡聊天,時不時有人出去走走,又因為天雨返回,我則一整天待在客廳,除了到挑水巷口的商店裡買了兩件外套,並無去任何地方。

 

5/26,依舊下雨,下午雨小了,小芳姊帶著我們去聚寶山走走,眺望麗江與束河,途中聊了什麼,不復記憶。那天晚上胡大哥夫婦帶我與河南女孩吃驢肉火鍋,回家鬧了幾天肚子,我說,「驢子不願意我吃牠,否則以後不讓我騎了!」

 

不知道這幾天的日子,再過幾年之後,會是什麼模樣?

 

今天不挑雲南的照片,用我2008年去柏林出差時偷閒所拍的照片,從國會大樓拍攝日落,2月的柏林下著雪,天氣很冷,手凍得連相機都拿不穩,要進國會大樓得排隊,我應該排了一段時間。

 

我想我那天是一個人,那天火燒雲,很美。

100_3215.JPG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