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家去,我都會火氣大升,升到我媽會悲傷的看著我 (我這個形容詞真的一點也不誇張) 說:「家裡難道這麼不溫暖嗎?」

也沒什麼不溫暖,年紀31,媽媽除了會仍然把我當小孩子看以外,重點是,我同時也是大人了,媽媽同時也希望我可以當個大人。


當大人的意思,就是要解決很多問題。


12月31日剛過不到三分鐘,接到我媽的來電:


「你睡了嗎?」
「沒有啊!」(所以才會接電話啊!)
「奇怪了,電腦怎麼打開,螢幕中間顯示No Video?」


這下我傻了!我人不在現場,我媽竟然電話遙控,要我幫他解決問題。


「通常這樣的狀況,是你電腦沒開,只有開螢幕,你確定你開電腦了嗎?」
「開啦!」
「是大台上面那個圓圓的鍵喔!」
「是啊!」
「那……我不知道了!我沒在現場,沒看到,我不知道。」
「這樣喔!沒在現場就不知道了嗎?」
「……」
「那怎麼辦,現在要關也關不起來……」
「那就把剛剛你開機的那個鍵,按久一點,把他硬關掉!」
「可是我關不起來……」
「那就按久一點」
「……關了關了!奇怪,怎麼會這樣?」
「我不在現場,我也不知道。」(事實是,我就算在現場,我也不一定知道)


這真是一個很驚險的狀況,我心裡在想,我媽上一回自己替電腦開機,應該是10年前他退休前吧!之前曾經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教她用電腦,還寫了一大張筆記,只是教他如何上網,結果,她到現在仍然連上網要先連線都不知道,還責怪我說為什麼不教她!


心中真是無限點點點……


我想我之所以回家會讓我火氣上升,是因為我得不停的回答問題,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總之,別人的家裡東西壞了是問男人,我們家是等我這個女兒回家了之後再一起問,至於住在樓上那個白吃白喝的,我爸媽乾脆直接跳過。


但是,我怎麼有辦法回答這麼多問題呢?上班,已經是每個人都在問問題了:這個可以了嗎?那個該怎麼辦?這個你覺得如何?我這樣做對不對?那個人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這是我的工作,工作上人家問我問題是信任我、尊重我,我一定要給答案,否則會把下面的人搞到發瘋,但是,怎麼連週末回家,都得不斷的回答問題?


要買電話,OK,我陪你去,但是到了電器行之後,我講的半句話又不聽,拼命問一些讓銷售員崩潰的問題,在銷售員發狂之前,把事情解釋給她聽,她會把我抓到一邊:「我在問他重要的問題,這關係東西的品質,你不要插手!」


天曉得她只要來電顯示,來電顯示幾乎每一台電話都有,銷售員說過五遍了,功能介紹上寫的清清楚楚,偏偏就是不聽!


沙發破了,她說了一年要買新的,結果每次跟她說要去,都會以很累、很冷、不想出門拒絕,等到我說:「唉唷,沙發破了好大一個洞呢!」她又會說:「我知道啊,但是都沒人要陪我去買,我又不知道地方!」


好大的一個冤枉,大人!


囤積了一整櫃的藥物,每次要她清都清不掉,直到最近,每次我回家之後,就得開始一瓶一瓶看保存日期。「媽,這瓶已經過期五年了!」「那瓶1999年就過期囉!」「這化妝水是去美國的時候買的吧!那是七八年前了,不能用了啦!」


總之,整櫃子的維他命、藥丸藥水都不能用了,這時候就會說:「唉唷!怎麼這麼快就不能用了。」


媽,你已經收藏了十年了,上面都積了一層刮也刮不掉的灰了,說真的,時間過的的確比較快。


然後這還能夠擴展到交通層面……


媽有回到辦公室找我 (其實是溫馨的拿粽子給我吃),我辦公室明明是在捷運可及的地方,我媽偏偏就是要坐計程車……


「唉唷,你們辦公室在這邊,你都怎麼上班?」
「我啊!我坐公車啊?從姐家 (我現在住我姐家) 搭公車兩站就到了。」
「可是,現在沒有捷運的地方,都很不方便。」
「……媽,我們這裡捷運可以到耶!」
「真的嗎?哪有?」
「明明有,忠孝敦化站就在前面……」
「可是我怎麼都不知道?」
「……好吧!等等我陪你去做捷運吧!」


就這樣,我把我媽帶到了捷運車站。


原以為她下回就會做捷運了,結果不是,第二回她又來我們辦公室時,她還是坐計程車。


「你不是嫌計程車太貴嗎?」
「是啊!」
「那你怎麼不做捷運?」
「因為……上回你帶我到那個出口,我走進去之後,完全迷路,問了好幾個人才問到,我這次來,知道要做到哪一站,但是不知道怎麼走過去……」


我爸給我一個解釋……


「你媽從以前就是個路癡,除非她每天走的路,否則怎麼都記不起來!」


這倒是頗令人擔心的。


最有趣的是,你以為保養是女人的天性,其實不是。


「我這幾天臉好痛喔!好乾好痛,怎麼辦啊!」
「那……就要擦乳液啊!」
「那哪裡有乳液啊?」
(乳液就是你以前上班都會擦的那種……)
「乳液喔!……我櫃子上有一瓶,只有回來的時候用,你拿去擦吧!」


果真,兩週沒回來,乳液量盾減到傻眼。


「媽,你有用我的乳液對不對!」
「嗯,對啊,痛的時候就擦一擦。」
「媽,乳液不是這樣擦的,洗完澡就要擦,一天擦兩次:早上洗完臉擦一次,晚上洗完早擦一次,這樣你的臉就不會乾了!」
「喔,這樣喔!」
「嗯,對……」(這明明是媽媽教的啊!)


隔天,我去無印良品買了瓶保濕霜給她,不買屈臣氏的是因為她天生對這種大賣場的東西反感,寧可相信路邊攤,無印良品因為店在微風裡面,所以她相信!(不買專櫃的是因為我買不起,買了會被她唸太貴,然後針對不存錢愛花錢唸上一小時。)


「媽,買了這個給你,你叫哥的女朋友 (在當SKII的櫃妹) 明天給你一瓶化妝水,先擦化妝水,在擦這瓶乳液,千萬不能偷懶,一天兩次!」


隔週,再問媽媽擦乳液的狀況,果然……


「有效捏!尤其擦了那化妝水更有效!」(SKII果真好用!!!)


總之,週末回家,一進門不到五分鐘,媽媽就會端上問題給我,就好像我每天上班,屁股還沒碰到椅墊,對面的同是就會開始問問題,在家我的不耐馬上就上升了:回到家,還是在解決問題,回答問題,怎麼覺得工作壓力又回來了?


媽媽跟孩子的角色,開始顛倒了,現在孩子得開始回答問題,父母會開始問問題了!


不過,我還是得當小孩子。


(希望樓上那個男的下回除了請女友提供老媽化妝水之外,能夠解決電腦硬體問題,並且繳交應當的網路費與水電費。)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