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自己說,如果再寫那種批評男性的話,就真的像一個碎碎唸的老媽了!


話說,這篇文章一開始跟<終情之吻>這部片其實是沒什麼關係的,只是後來看了影片之後,覺得這幾天自己所想的,跟這部影片所要表達的,其實並沒有想差太遠。




我有一個朋友老愛跟我說,說我真是一個超級好員工,他要是自己開公司一定挖我,因為我總是把自己完完全全投入到工作裡,所有跟工作相關的事情,就算下班了,也變成生活的一部分,因為我無時無刻都在關心我的工作:我們發的片子,什麼地方可以多推一下……,總是壓力很大,但是嚴格說起來,一部影片的成功,我個人並不會因而受惠,一部影片的失敗,我個人也不會因此而受傷太多,純粹只是一個成就感的問題。


成就感,這個很抽象的感覺,真的是讓很多人為了少少薪水賣命工作的原因。


為了《東京鐵塔》這部片,從坎城影展之後,整個人就完完全全投入到影片的宣傳中,整整五個月的時間,全公司上上下下完全是以「愛」投入,影片不是我們拍的,但是我們卻不知為何都很愛他,因為愛他,所以無法忍受這部影片有一點點差錯,我則是裡面最嚴重的。在《東京鐵塔》中間,還穿插了一部《惡女花魁》,這部影片,因為當初大家都不看好,只有我看完試看帶之後吵著說要這部片,因此我也是為他全力護航,幸好同事們就算沒有看過影片也是全力相助,才有後來的聲勢。


不過,全心付出的結果如何:《惡女花魁》上片當天遇到颱風,當週週五戲院指營業到九點,週六則遇大風大雨,整個週末票房僅有我們當時預估的一半;《東京鐵塔》上片當天開始連日陰雨,戲院簡直像在鬧空城,就連美商片都開不出原本該有的成績,只等著提前上片的色戒來打。這要說是運氣差嗎?還是說天公不保佑呢?我是拒絕承認獨立片商的片子本來就是應該接受這樣的結果這種論調,但是,如果說天災是非戰之罪,戰果還是得要承擔,無法避免。


記得當時去法國的時候,同學們一窩瘋想去考各式各樣的電影學院,我考了一被子的考試,偏偏當時就是任性不想在墮入考試的漩渦,然而,最後走到電影行銷這一行,根本就是每個月都在聯考:每一部片對我們而言,都是一場考試,而考試就是如此現實,也許你曾經付出很多,每晚挑燈夜戰,然而最後決定勝負的就是成績單上的數字,如果聯考當天遇到拉肚子發高燒,影響考試成績,就算情有可原,也沒有辦法挽救考試的結果,電影行銷就是這樣,即使你為了影片做了撲天蓋地的行銷,該做的好像都做了,然而,一個颱風,幾場大雨,就可以改變一切,票房萬一不好,不得怨天尤人,只能默默承受結果。


我這幾天常常羨慕那些搞創作的人,他們的成績,並不是以商業數字來論斷,他們可以說「我能夠做到這樣,就心滿意足了!」對他人而言,這些人的成就不是在「數字」,也不是單一的「結果」,而是創造出來的成品的價值,一個演員即使沒有好的票房保證,但是只有有好演技,不折損他是好演員的事實;一個導演及時開不出好萊塢嚇嚇叫的票房,只要能夠繼續拍片,他還是一個導演;一個行銷人如果東西賣不出好價格、開不出好數字,不能夠稱為好的行銷人,因為他沒有成果,沒有成就。


這樣說來,行銷何苦需要人去完完全全的奉獻心力呢?當這些成果其實與自己並無太大相干時,又何苦以「愛」來奉獻呢?


這是我最近思考的問題。


期待的事情可以落空、相愛的人可以分手、摯愛的人可以遠離、相知的朋友可以背叛、金錢可以貶值、愛情可以淡化、愛你的人有可能消失、你給人的愛也有可能收回……擁有的事情,以為可以擁有的事情,其實是如此的不穩定,就像溫溼度一樣,你開著冷暖氣想要把封閉空間裡的狀況調整成你所想的一樣,卻忘了機器可以故障,門可能打開,所以你想確定的事情,其實瞬然就可改變。


一個我愛了七年的人,一通電話就可以了結了這段關係,兩個禮拜後,我可以完全淡忘他的長相,發現原來自己以為可以一直保有的感情,竟然在自己心中也是如此脆弱,留下的怨恨,不過是為自己抱不平與為自己的擔憂這些自私罷了!一個我努力了好幾個月的案子,可以因為一場颱風、幾陣大雨,讓幾個月來的努力完全白費,我以為我會因此而難過很久,其實我知道,這會讓我改變一些想法,但是很快的我就會淡忘掉為這個案子的感傷。


沒有什麼是穩定的、沒有什麼是長久的,只有自己對自己而言,才是一直穩定存在的,所以人所做出的一切,其實只是出於自私,也似乎應該出於自私,所謂的「為人」,也是以自己的角度出發去為他人著想,想對了叫做貼心,想錯了叫做多心,所以人與人之間相處才會如此困難,找到一個可以一起相處的人也才會如此困難。


我不知道為什麼 <終情之吻> 要叫做終情之吻,THE LAST KISS,最後一吻,加上終情兩字,並沒有讓他的票房更貼近動作片,我必須說,影片的主題不過是一個不知有幾百部美國獨立製片都討論過的主題,只是他的故事呈現方式比較流暢,演員演出比較優秀,最終他要說的,也是一個很誠實的論調:你以為愛情偉大?愛情真的偉大嗎?兩個人在一起,熱戀的火花總有一天會平息,然後就是平淡,平淡久了就會厭煩,如果要再加上穩定的婚姻,簡直就是宣示生命的火花就此告息,穩定代表了無趣,無趣久了會生出的叫做厭煩,人厭煩了,就會想要去打開那扇對外的大門,想自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門裡的人如果不跟你一樣出去,就是在家裡受傷。……


有什麼可以改變?你可以選擇不婚,讓自己玩樂一世,但是總有一天,不婚的人會羨慕已婚的人,就好像已婚的人會羨慕不婚的人一樣,人總是會去羨慕自己沒有的那一面,總會想去追求那個不像自己的自己,但是,那個踏出門的人、那個讓人受傷的人,就會因為有這些理由而不是混蛋嗎?不是,因為沒有人有理由傷害另一個人,沒有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當一個混蛋。


我有一個朋友說,自己的男友愛她之切,即使被她傷害過還是對她百般疼惜,今日的她不知道自己對這個男友夫復和求,感覺上如果要嫁給他的話,應該可以走向穩定的婚姻,但是,她仍然害怕,害怕的是那個穩定,還有穩定背後可能藏有的風暴。


我了解她的想法,也了解她的恐懼,即使我沒有這樣的人守候過我,但是我仍能夠理解那種「害怕生命就是如此」的恐懼感,不過,人能夠預知什麼呢?什麼都西都有可能突然找到,什麼都有可能瞬間失去,恐懼感,就算沒有婚姻的束縛,也沒有能從自己身上擺脫,我曾經很期待能夠有穩定的一切,我認為只要雙方願意,沒有什麼是不能夠克服的,在那通分手的電話之後,我自己打破了自己的理論,因為沒有什麼能夠百分之百值得期待的,讓人滿足的東西,通常是在不期待的狀況下得到的,人要的是驚喜,不是穩定,如果期待一定會達成,人就不會滿足,如果期待不達成,人會更失落。


我並沒有很專心的看 <終情之吻>,因為我可以猜的出他想說什麼,我欣賞的是這部影片的勇氣,因為最後他並沒有給任何為了結局所想出的虛偽答案,人應該是要在狀況裡不斷找到自己的定位,工作上是、人際關係上是、愛情上是,什麼都是。


所以,什麼值得自己一輩子付出的?應該只有自己吧!「創造自己的價值」,這是我聽某個主管曾經對她自己下屬所說的話,她說的沒有錯,的確是這樣的,只是,當然找出自己的價值後,什麼體制關係都會因此破裂,就連工作上的職掌關係也不會是如此重要,那個主管說了這種話,有可能不過是不想對員工負太大的責任,她應該沒想到,當員工真正了解了「個人價值」之後,工作上的從屬關係也會因此破裂,她應該會很後悔跟曾經選擇為自己全力付出的員工講過這種話吧!


為自己付出吧!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