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吃完拉麵後,雨就停了,凱蒂心中有兩種想法:() 我們現在在颱風眼;() 我們現在已經遠離暴風圈。如果是第一種,因為台場在海邊,去台場的話可就精采了。只是不管是哪一種,凱蒂在不想回旅館窩著的前提下,都是飛去台場不可了!



 



去台場,要搭一條有著很好聽名稱的地鐵 (其實不是在地下,而是在半空中),「百合海鷗線」,了不起!如果捷運木柵線不叫木柵線而叫「飛翔線」的話,不知道給人家的印象會不會好點?(這樣貓空線該叫「空中監獄線」嗎?)




海鷗線上有不少日本本地的觀光客,同樣身為黃種人,自己就算是外來客,似乎也很難讓人發現自己不是本地人,凱蒂在海鷗線上看到了一對不知是父子還是祖孫,兩人的打扮、互動,跟前往動物園的木柵線旅客十分相近,凱蒂不敢說台灣跟日本很相似,不過,在她見到這對父子\祖孫時,的確有種回到台灣的親切感。



 



凱蒂應該還是很容易被認出是外來客,因為她的衣著與動作,實在不像是一般的日本女人,硬要找出對應,應該是歐洲的女性吧!



 



凱蒂到台場的目的,不是要看大型模天輪,而是要去富士電視台的商品店,很丟臉啊!自己在台灣最常說的一句話是:「我不看電視!」的確,凱蒂現在住的地方沒有第四台,她不看新聞 (反正24小時全天沒有半則有營養的新聞)、不看日劇 (有時候太純愛的東西、或是太簡單的東西,會讓凱蒂完全的受不了)、不看日本綜藝節目 (看了這麼多年,都是介紹吃的、吃的、吃的,有必要為了吃這麼費周章嗎?)、也不看台灣偶像劇 (這個……如果連日劇都不看,台灣偶像劇不看是可以理解的吧!)、更不看台灣綜藝節目 (這就不必解釋了吧!),今天的她,竟然來到這個位在高台上的富士電視台膜拜,尾隨著眾人的腳步,緩緩的向富士電視台的殿堂前進,人潮、人潮、人潮,大家對電視台都充滿著崇景,「這人上過電視的啊!」?「哇!可以上電視耶!」電視,曾經是很多人的美夢,也還是很多人的美夢,凱蒂不了解這種「想紅」的心態,對她而言,「想紅」,應該去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上上電視三分鐘了事,不過很顯然的大部分的人不是這樣想的,即使如此,今天凱蒂也是跟著他們,踏在前往富士電視台的階梯上邁進,朝向Fuji Boutique之路邁進。



 



Fuji Boutique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買到「大搜查線」的吉祥物。凱蒂沒看過大搜查線,她只所以想買的原因,是因為有人跟她說「時效警察」裡那隻醜到外太空的藍色小妖精其實是在嘲弄大搜查線,才讓她對那隻吉祥物有興趣。



 



不過,當她連那隻吉祥物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時候,要找到的確是有困難的!



 



Fuji TVBoutique大的驚人!人潮擠進去還需要有人指導動線,大家依序排隊參觀購買,實在是很像一個大型購買工廠,消費這坐在輸送帶上一個個像前,看到什麼東西想要的得快手,免得過了就走不回去了!凱蒂隨手抓了幾個小丸子跟台灣也看的到的某隻旅行中、笑起來嘴巴會成倒三角形的白貓,就是沒找到那個吉祥物,硬著頭皮再走一次,凱蒂找到了一隻藍色的狗,心想:「既然『時效警察』裡面那隻是藍色的,『大搜查線』應該就是這隻藍色的吧!」凱蒂買了手機吊飾,準備把兩隻吉祥物掛在一起。不過,是的,凱蒂回國之後,就馬上被人家指責買錯了,「時效警察」中的那隻小妖精之所以會長的這麼醜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其實原本他們要嘲弄的那隻,就是這麼醜,而且居然還是橘色的,最有趣的是,依照旅遊指南上的照片,這隻吉祥物的大型公仔,應該就立置於某個類似警政總署前面,凱蒂與它曾經擦身而過,看到照片也覺得這兩隻比較像表兄弟,但是她還是買到了富士狗,沒買到橘色警察妖精,那就算了,反正她有那隻醜到經典爆表的藍色小妖精就夠了。說實在,回到台灣之後,她實在不了解怎麼有人會對著那隻大叫:「哇!這隻好可愛喔!」明明就是醜到嚇人,醜到可以去演哈利波特的家庭小精靈了!



 



凱蒂是討厭電視台的:電視台的擁擠、電視台的俗氣、電視台的權威與控制性,這個世界被媒體所掌控,電視台是最有權威的一部分,人人都看電視,電視上的一切,有人會質疑,卻也盲目的崇拜。凱蒂不看電視,也許免去了被電視所控制的一大部分機會,卻也默默的被電視的產品所吸引,她去了電視台商店,購買了電視台商品,在購買的時候,她享受到了愉悅,在離開商店後,她看到了多少人攜家帶眷,排著長龍等待登上那圓球體,想要觀賞電視台的運作方式,凱蒂心虛了,她感到罪惡,最後她還是屈服在電視台的權威下,帶著購買的商品,她自責地離開,前往附近的景點,在俗氣的景點,卻找到了平靜。



 



台場有個自由女神,據說是萬國博覽會時法國「出借」給日本的,凱蒂不太了解這個「出借」的意思,既然是出借,為何今日它仍然矗立在台場公園裡,供許多人合照?這些人拍照的目的在哪裡?因為這是紐約著名的景物,卻能夠在日本輕易得到,所以我們合照,表示我們其實也看到了自由女神?還是普通的到此一遊心態?凱蒂在這裡拍下了日本行第一張照片,這個奇異的景觀,代表著她的疑惑。自由女神的背後是一片海灣,從自由女神的觀景台,可以眺望台場的彩虹大橋,以及著名的東京鐵塔,東京鐵塔是日本人的驕傲,因為她整整高了巴黎艾菲爾鐵塔33公尺,高度是超過了,知名度卻無法超越,艾菲爾鐵塔仍然是世界上許多人的知名地標,東京鐵塔,卻似乎抵不過日本馳名的擁擠與精密科技。



 



站在眺望台,凱蒂決心把心靈放下,海洋可以帶給人平靜,她想要趁機抓住這個平靜,不論身旁穿高跟鞋的女性尖銳的聊天聲調、大人與小孩的嘻鬧斥罵,凱蒂戴上耳機,放著音樂,世界已經是她一個人的,只要將視野專注在自己想看的事物,耳朶躲避掉不想聽見的嘈雜聲,世界可以是平靜、和諧的。海風吹來,有鹹鹹的味道,讓她想起今年年初在法國北部小鎮散步的記憶,她其實更喜歡那種小鎮的感覺,也很想再回到那樣的地方,法國對她而言還是熟悉的,即使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有機會再回到那個地方。



 



凱蒂注意到她身旁也有一名男性是單身的,跟她一樣,那名男性拿出iPod,取出香菸,站在離她不到一公尺的地方,這不是艷遇,因為凱蒂並沒有與她有任何交集,她把這名男性當作是同一個時間內與她有相同想法的個體,他們兩人在同時間,都想追求相同的平靜吧!至少在這個時間點上,思想上似乎是有人支持的。



 



凱蒂接著一路沿著天橋散步到青海站,那裡是另一個購物中心,東京是一個充滿購物中心的城市,人人似乎都是被購物中心所吸引,走近購物中心,仍然是擠滿了人,不了解,既然有能夠帶來平靜的海洋,為何還需建立購物中心,或是高科技的展覽中心來吸引人群?凱蒂想到了淡水,現在老街上充滿了遊戲機,以前人們去淡水是想放空,現在人們去淡水是為了什麼?烤鱿魚及電動玩具?人們的戶外活動逐漸轉成戶內,對大多數人而言,戶外已經變成了「家中以外」,自然存在的必要性在哪裡?也許人們逐漸不在乎自然,只仰賴人工。



 



到了青海的Venus Hall,原本停止的雨絲又開始飄了起來,凱蒂決心今日不如俗氣的血拼,其實她沒什麼本錢血拼,不過是看看有什麼有趣的東西罷了。在ZARA試穿了一件有中古歐洲風格的洋裝,穿起來卻讓她便成了中世紀武士,當然不能夠穿在街上,ZARA一向是凱蒂喜愛的品牌,但是很顯然的,日本的ZARA並不適合她,不論在尺寸上或是風格上,她還是得要找到純正的歐洲味。到了Venus Hall裡面,奇特的建築,室內成了歐洲式的夜景,頓時的確有置身歐洲購物街的感覺,不過這個人工,卻是完全把人們包裹在一個室內的假相,就如搭乘迪士尼太空山的感覺差無差,真正的歐洲也許相近,卻完全不相似。



 



凱蒂在這裡,找到了她想要購買的包包,在這裡,她也找到了許多有趣的商店,有一家手染衣的繪製服的店面,女裝的部分尺寸小的可怕,進去一點,稍微大的衣服,卻讓她分不清到底是男裝還是女裝,她不由得想到街上很多男性,其實穿著很像女裝的衣服,也許男裝女裝是人們給性別所下的限制吧!真正的差別,在這家店面裡沒有那麼多。



 



凱蒂沒有購買,她不想因為語言不通購買了男裝來羞辱自己,這些衣服都是給瘦到不行的人穿的,凱蒂不是,所以喜愛並不一定要代表把她穿在身上,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最好,不行的話,就留在心裡吧!



 



今天凱蒂心情很好,因為台場的海,以及購物中心裡令人驚喜的商店,不過她不想久留,想讓好心情停留在完整的結束點上,接近七點,凱蒂搭車回旅館,晚餐,因為在新宿車站裡迷路了,所幸順道商店街購買豬排便當,出站找到路之後,在到便利商店買個沙拉,完美的晚餐,花費不比餐廳低,但是她可以自由在旅館房間理享用,等待她想看的廣告。



 



不過,今天還是沒有看到她等待的廣告。她開始覺得,應該是沒有機會看到了!



 



凱蒂今天在汐留的購物中心書店看到一本雜誌,她赫然發現原來東京鐵塔的作者Lily Franky本身也是一名演員,也有演出電影,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衝襲她的腦部,為什麼一個演員,會希望另一名演員、又是比他自己來的知名的演員,來演出他的故事?這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嗎?當一個演員在詮釋另一名演員時,他會是什麼感覺呢?



 



不管他了,總之這種問題是無解的,只能自己做答。



 



明天要去哪裡?凱蒂想明天去明治神宮,似乎是另一個帶來平靜的地方。那裡也許沒有海風,但是有樹林吧!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