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要來聊聊我的朋友大衛,也就是在Dieppe本來要提供我們住宿,卻因為我對貓過敏而無法圓夢的那位。


你是否記得,不管在學校的哪一個階段,總會遇上一種人:他們上課會不停提出問題、自動舉手回答老師問的問題,有不同意的地方會馬上提出來,總之,班上同學都還認不得幾個人的時候,大家就會先記得這個傢伙。


是的,這是我對大衛的第一個印象,也是大家對他的第一個印象。




然而,這種第一印象通常對於他在班上的人際關係沒有太大的幫助。


當時我一個最好的同學,每次只要大衛一說話,她就會翻白眼,一附:「天啊!又來了!」的樣子。


我是還好,因為當時的我壓根聽不懂他所說的話,所以對我而言,他不過是課堂中「聽不懂的部分」之一。


他之所以會變成我的好朋友之一,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小馬,但是後來我們才發現,他其實是一個飽讀法國文學、對理論十分有涉略的傢伙。當然,也是一個十分熱心、很願意幫助別人的人。


但是,一個人如果只是單純熱心助人,又博學多聞,很難用一篇文章來聊他,他當然還有其他的過人之處,簡單一句話:他是我遇過最潔癖的人!


沒錯,他當然是處女座 (我也是處女座,但跟他很不同),去過他家,一定會被他家的舒適、乾淨所吸引,讓你很自然而然瓣PARTY會想到在他家辦、聚餐也會想要在他家辦,因為他家實在是太舒適了。


當然,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漸漸的,我們發現,他對於理家的計畫就如他架上依照字母排列的錄影帶、分類編碼的各式書籍、以及他對衣服襪子的整理。大衛放長假的時候,會把鑰匙借給我們,讓我們有需要的時候可以使用他家的各項設施,但是要小心,他所有的錄影帶都有編碼排列,少了一支或是位置移動過,他都會知道並且不吝於跑來跟你提醒,下次自己拿走錄影帶要記得歸位,但是這並不表示他不想要把東西借給你,只是希望你能遵守他的規則罷了!


至於他的私人物品整裡,原本我是不應該知道的,但是有一次我們在討論法國的家庭主婦都會把大小衣物用熨斗燙過再整理,我表示對這點很無法理解,其他在場的男性雖然覺得不錯,但是其實如果沒有的話也沒關係 (基本上很多男生如果獨居都是掛在晾衣架上等到要穿的時候再拿下來),只有大衛,他覺得燙過是必須的,因為熨斗可以上衣物的纖維更為平整,穿起來更舒服 (這點我同意),也可以節省整理衣物的空間,說著說著,他跑進房間,拿出一個鞋盒,一開始我們不了解他的意思,結果,鞋盒一打開,裡面的襪子平整的一雙雙直立地如同一本本小書般排列在鞋盒中,十分的驚人,大衛當時驕傲的說:『襪子要沒有燙過,有辦法把所有的襪子整理到一個鞋盒裡嗎?』沒有,當然沒有辦法,只是我們壓根兒也沒想過要把所有的襪子整理到一個鞋盒裡面,當時可算是多經一事,多長一智。


大衛大概是我看過具備最完整傳說中的處女座性格的人,除了潔癖之外,緊張也是特色之一,大衛只要一緊張,很多毛病都會一起浮現,比如說,他會講話講個不停,大衛已經很會說話了,我們從Dieppe到Etretat的兩個小時車程中,他可以邊開車邊滔滔不絕的講上兩小時從不休息,我可以了解這是他提神的方法之一,因為平整的鄉村景色以及筆直的道路都讓我們都快睡著了,但是同時我也很後悔沒有帶一平礦泉水為他解渴,他一緊張,講話的方式更是連珠泡、加上更直接的表達方式,有時候的確會引起一些小糾紛,不過大家知道他的狀況也就不會責怪他;他另一個紓解緊張的方式,就是整理家務,我記得當年他正在準備教師資格考,由於第一次過於緊張讓他沒有通過,當他在準備第二次考試的時候,有一回我們大家一起去超市購物 (因為大衛有車,所以我們要去大型超市一定都是請他帶我們去),大家都已經結束購物了,只見他一人站在清潔用品專區,仔細打量著每一瓶清潔液,詢問之下才發現:原來他覺得家裡木質地板太髒,想找一瓶專門清潔木質地板的清潔液,結果過幾天,我們每個人去他家都一定要脫鞋 (雖然他是法國人,但是因為整潔緣故,他希望大家進他家門都脫鞋,這其實是看到我家需要脫鞋引發他也希望大家脫鞋的想法),不過每個人穿著襪子,一定都會發生一件事:就是差點滑倒。看來他的清潔液果然發揮功效,不過我們每個人在他家都像在滑雪場一樣,一定要兩腳站穩才能走下一部,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一舉可是讓他多年好友動了肝火,覺得他實在是太誇張了,因為這檔子事,我們家小馬起碼當了五次和事佬才平緩這糾紛,我則是在旁邊默默的聽,覺得他說的似乎也不無道理。


大衛還是一個很怕寂寞的人,尤其在他緊張的時候,當他考試的時候,由於我跟另外一位台灣同學應該是全班最沒有其他雜務的兩個人,因此他常常一個人出來閒晃散心就晃到我或他家去,一晃就是一天或是一下午,因為他實在是一天都沒跟人講話了!記得有一回,他晃到我家,我說真的不是什麼健談的人,卻可以跟他坐在電視機前面一聊聊上一下午,聊到我頭昏腦脹,等到小馬一回來,他們繼續聊,聊到晚餐,原本我們預計兩人要去餐廳吃個小飯,結果遇上他不肯走,我們了解他的狀況也不想趕他,冰箱裡的東西不夠三個人吃,他又不願意花錢去餐廳吃 (當時的他手頭有點緊),結果他逕自走到我的廚房裡翻起櫃子,看一看我有麵粉、牛奶、雞蛋、奶油、糖粉,就建議晚上可以吃可麗餅,並且自告奮勇當場做起可麗餅大廚,我跟小馬兩人則是無言的看著他把晚餐做完,結果當天晚上的晚餐就從餐廳變成只包糖粉跟果醬的可麗餅。


看起來似乎是惱人的人,為什麼會變成大家的好朋友呢?當然,他的熱情及熱心,以及他豪不吝嗇幫助別人的方式,說真的實在是得以成為法國人的典範,當時我的碩士論文,雖然我有辦法寫出100頁讓人看的懂的法文論文,但是說時在裡面的文法及用詞說真的就算通過,也無法進入圖書館收藏,因此大衛這時也義不容辭替我解決這個問題,因為其實我很清楚自己要寫什麼 (當時大衛也建議我看很多書,對我幫助很大),所以論文一下子就寫完,原本以為頂多花個兩天就可以檢查完文法,結果並沒有!大衛把論文拿去,晚上他打電話給我,說這論文他要慢慢看,之後再來跟我解答,他正好要回家度假一周,等到一周回來他在跟我說。


一周之後,大衛寄回給我論文的檔案,十分驚人,所有文法的錯誤全部用紅字標示出來,並且會另外用紅字解釋這些文法的使用方法,簡直比師大法文中心的課程還完整!之後他還花了幾天來跟我解釋哪邊的文法要怎麼用、哪個字用什麼字代替會比較適合等等,我當然受益良多,交論文的時候,我的指導教授搖著頭跟我說:「小姐,你真是不簡單,以一個外國人的身分,竟然可以寫出如此結構完整的論文!」我跟他說這當然是有高人指點,但是在他眼中這就是我的論文了!我的論文拿了17分 (滿分是20,伴隨一部兩小時的影片,當年只有五個人拿17分以上),大衛當然是大功臣!


回國之後,他曾經來台灣一趟,短暫游台灣兩週,當時我們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當然他也有表現出許多他的個人性格,如我們為了好玩騙他花蓮沒有賣咖啡,讓他嚇的臉色鐵青、或是到鹿港玩他以為靠海就有沙灘,就帶了全套武裝準備去海灘曬太陽等等,不過,雖然他有很多讓人受不了的缺點,對於我們個人所表現出來的脾氣,他卻從來沒有反擊、批評過,頂多好言相勸,再不然就是直接幫助,這就是為什麼在他個人有這麼多值得一提的性格同時,我們卻都可以和平相處,成為好友的原因。


這回去Dieppe,說真的是因為大衛在那裡才去的,我們吃飯的時候聊到,很多學校的好朋友,現在都沒有聯絡了,只有想見面的人才會繼續見面,我很高興到現在我還保有大衛這個朋友,也很高興,當初沒有因為某些人的第一印象而拋棄他!





全站熱搜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