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付出的臨界點--麻哥辣妹槓槓愛第八週

Luke Pamer  

 

朝彬:

已經第八週了嗎?時間過得真快,再兩週我們就要結束這不長不短的網交練習,各奔東西,到時候你會想念我嗎?應該不會,但你一定會記得這種每天截稿前的壓力吧?

這次你出的主題真的很難一言以蔽之,但我想說得簡單易懂,就是你可以為一個人付出到什麼程度?我知道你想說的不只是這樣,因為還包括一種「我們明明很相愛,也在一起了,但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就像再互相折磨」的這種矛盾。總之,很複雜啦!愛情一直都這麼複雜你說是吧?



相愛就是相欠債。前世未相欠,今生不相戀。我相信身陷愛火之中的人,絕對無法像我們一樣做出這麼理智的討論,因為只要我愛的人開心,我所做的一切絕對充滿意義。當然,有些決定的邏輯真是笨到旁人都看不下去!前兩天跟朋友吃飯喝酒的時候,才聽到許多不可思議的案例,對方都已經公然劈腿了,正宮還得像個小三一樣,替那對狗男女做牛做馬,就算有人提醒她,她也不會清醒,她當然知道自己正在吃虧,但是她覺得她忍得過,忍過之後對方就會回到她身邊;或是,另一半明明就是一個道德與行為上都相當不優的爛人,但女生就是愛他愛得要死,為了「支持另一半」,什麼歪七扭八的事情都幹得出來,就連老公在外面養的小三發現自己居然是小三,跑到家裡來翻天覆地,女生還挺身而出幫他收拾,讓他可以無後顧之憂地繼續逍遙……。

這種案例實在是多到讓人想吐,為什麼天底下就有女人一撞倒愛情就變成了瞎子兼白癡?以前我會說:「這樣的女人真是太缺乏獨立的能力了!遇到這樣的男人就趕緊推開送給別人,不要戀棧別再吃虧!」現在想想這種話講得太過簡單,簡單到缺乏思考,如果愛情這麼容易就能一刀兩斷,那天底下就沒有這麼多兩性作家,愛情也沒什麼好吸引人的了,因為愛情就是這樣,讓你幸福讓你難受,讓你想脫身又離不開,其實以宗教的語言來說,其實像是一種人生的功課,等我們學會了如何面對這件事,其實功課就已經完滿,你就可以六根清淨地出家,或是兩腿一伸回家了。

我覺得是這樣的:身為人,我們都太害怕失去了。愛情裡最大的傷痛,就是分手,不管是對方劈腿轉頭離開,或是兩人覺得無法繼續協議分手,總之,分手了,戀情就破碎了。於是所有的一切跟分手比起來,都不算嚴重。不只女人,很多男人也是(但男人比較自我中心,所以案例不多),戀愛談一久,就以為人生好像就應該一直維持這樣,無法再改變。所以遇上了任何困難,她會放棄思考,以維護現狀為唯一考量。只要能維持住兩人的關係,不管是有名無實,或是早已沒有愛的感覺,她都會去做。為什麼呢?因為若是分手,所要面對的是一個毫不熟悉的生活形態──從此之後就是一個人生活,再也沒有權力為他付出為他擔憂,床上肯定只有一個人了,還有,要再去找一個新的對象,實在是太麻煩了!

這樣說不知道對不對,造成愛人盲目付出的原因,居然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懶。我們不敢面對人生變化多端的可能性,所以盡一切力量讓生命平靜無波,結果通常是造成更大的波瀾,帶來更大的痛苦。我是個愛好自由的人,對於平靜無波的生命反而感到害怕,很多人會覺得這樣很棒,但我得現身說法,更多人覺得這樣的人很可怕,因為無法掌握,尤其是女人,男人見到無法掌握的女人,第一個反應就是「害怕」,所以很多男人說自己「熱愛自由」我都不相信,當然我現在講得已經扯遠了,因為我突然想到昨晚聚餐時的一些話題。

我會講到自由,是因為在我的定義裡,一對男女在還沒有家庭孩子之前,都應該要保持各自獨立的空間。在一起並不代表一定要互相倚賴,經濟要獨立,思考要獨立,戀愛愛得再深,自己終究還是一個個體,要盡量保持不要讓愛情把你吞噬,這樣太可怕了!當然,我說的是一種很冷靜的理智,或許根本沒有人能做到,但至少我們可以想到,能「想到」才有可能「做到」。

前陣子看到一篇文章,討論「怎麼讓自己活得更好」。這種勵志型的文章當然不是我的菜,但裡面出現一條讓我覺得很有趣,它說「記得人都要有一點自私」,我覺得很實在,也很誠懇。我們老在教人要無私,但這樣畢竟太違反人性。我們是人,並不是神,神的德行讓人崇拜沒錯,但要人做神才做的到的事,是違反大自然法則。當然,這裡所說的是「適度的」自私,也就是說,不要因為對方,把自己燃燒到連灰都看不到,因為這樣別說人家要愛你,根本連看都看不到你。妳知道灰嘛,打個噴嚏就飛了,誰會在乎呢?

但你說:「我很愛很愛他啊!」嗯,你很愛很愛他,他未必很愛很愛你。愛情不會成為宇宙的中心,愛情──或許就像莫言所說──是一場大病。當你說自己很愛很愛一個人的時候,可能只代表了你病得很重很重。因為愛很難是這樣說的,愛的平衡與親密,有點像是萬物生長、宇宙行星運轉的那種平衡規則,你很難說出來,但總之你就是知道。

我想是這樣吧!

凱西敬槓

, , , ,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