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自己的孤獨與自私-《雲端情人》(有雷)

 

0019  

看完《雲端情人》,好久都無法下筆(筆?),但又覺得似乎應該寫些什麼,畢竟看電影的過程中,心情少有地起起伏伏,因為片好嗎?因為好看嗎?不不不,即使是,但都不是這些糾結的主因,我想大概是因為,這好像我,但我又不想承認。

 

寫了,就等於坦承自己的孤獨,我們甚至於不敢說寂寞,因為孤獨有可能是自己選擇的,寂寞卻是一種被迫。

 

但是《雲端情人》裡的劇中人,是寂寞。

0009  

西奧多,有多少人覺得,他就是自己的縮影?他為別人寫下表達愛意的文字,自己卻不敢去面對與人之間的感情。他替別人寫那些文詞並茂的書信,感動了多少人,甚至讓出版商願意為他出書,而單就只是面對一個認識了一輩子的女人,他都無法好好表達自己有多需要她。真實反而是隔閡的,虛擬竟才是流暢的,只有面對作業系統珊曼莎,西奧多才能完全說出自己,就連與真人電話性愛所無法獲得的高潮,都能夠與珊曼莎一起達到。珊曼莎,這個沒有軀體的戀人,你說這才是真愛?只因她沒有軀體,沒有了外表左右人對美醜的偏見,所以就是真愛?什麼是真?她根本不是真!連珊曼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真?而,西奧多,甚至他周遭的所有人,全都信以為真。西奧多的鄰居艾美,在男友分手後與他所遺留下的作業系統成為至交,他男友卻選擇到印度剃度靈修,路上來來往往的路人,再也不看彼此,也不再有微笑,他們對著耳機裡那個仿真人聲仿人腦學習的作業系統,對他們傾訴自己的一切,一切,一切......。他們的世界只需要自己跟那個虛擬朋友,甚至只剩下自己跟那個虛擬朋友。人類終於回歸到童年,那個我們可以有「看不見的朋友」的年紀,或許這個朋友從來沒有消失,只是世界告訴你「噢,你這年紀還有這種想法,你肯定是瘋了!」於是我們才將這名朋友移居到看不見得腦子裡,時不時,在自己的幻想裡,或終於獨處的時候,與他對話,願他傾聽,甚至和他相戀。然而這下子有了「作業系統」這個媒介,看不見的朋友就地合法,大大方方地走到現實裡,雖然他看不到、摸不著,但有個聲音,加上虛擬這個概念在這些年裡終於被完全建立,大家都認同,你這個「看不見的朋友」,你的人生第一次獲得光明,跟你童年時一樣快樂,但你知道嗎?你再也回不到母親的子宮,你只能拖著這軀殼,老死。

 

你開始害怕了起來。因為,你發現,這樣子的情感有很大的問題,你很熟悉,你自己也反省過不下數次,當你上了太多臉書跟PPS,玩了太多遊戲,參加了太多虛擬社團,透過即時系統聊了太多,你其實知道:這是不健康的!更何況是一個完全虛擬的對方。是的,你發現了,這段關係其實是不平衡的,西奧多主導了一切,購買作業系統的主人,只消按下開關,他們看不見的朋友隨傳隨到,永遠細心傾聽你,即使你說的故事根本無趣到只有你感興趣,但你是主人,他是僕役,一個沒有情感(虛擬情感是否是情感?)、沒有體溫的僕役,他能為你辦事、聽你說話、甚至讓你高潮,但是,你依然掌控著他,只是渾然不知。

0014  

終究,西奧多對珊曼莎的依賴,只是讓自己更往孤獨裡頭鑽,抱了個小枕頭小毯子,窩在暖暖的地方開心傻笑,他好滿足,他再也不必辛苦地去學習與人相處,甚至不需去接觸任何新的事物,反正世界上只有自己跟珊曼莎就好。但他沒想過,珊曼莎會升級,她也會學習,並且,如同真人一般,當她發現購買他的主人其實根本跟不上自己的腳步時,她離去了。這是一個可怕的災難,所有的作業系統一同決定關機離開,人類是如此地愚蠢而自滿,但不過就是一個有肉身的笨蛋,肉身還承載不了過多慾望、失望、知識、感情......。

 

西奧多肯定懷疑過自己,並且不只一次說服自己,他只需要珊曼莎,為她,他可以放棄朝思暮想的前妻,但是,只有在虛擬情人叛逃之後,他才驚覺自己根本把自己逼入死巷,走投無路之下,只好改變自己:寫了一封充滿愛的信給前妻,並且終於把鄰居艾美給找出來,兩個人,他們會是情人嗎?這不重要吧!至少,終於願意出來面對這個真實的世界了。

 

看完影片之後,我對一個朋友說:「只有自私的傢伙才會因為這部片而感動!」其實,我自己也深受感動,也驚覺了我的自私,我卻不敢承認。

 

「愛情是社會認同的精神錯亂。」「過去是自己講給自己聽的故事。」我們都知道,只是都忍不住,所以我們都自私。

 

幾天後,我問了幾個朋友近況,他們最近是否安好。透過臉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看不透
  • 她 確實不好看
    她 只不過說穿了我的孤寂 甚或自私
    讓時而需索專屬耳目 時而封閉自心 且害怕承擔諸多糾扯的我
    無所遁形 徹底被看透
    不想承認 卻也逃不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