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列車  

奉俊昊似乎從不批判某一種人,他批判的對象,永遠是「人性」-不分人種,沒有國界,在他的世界裡,人幾乎平等。

 

唯一的不平等,都是人所造成。

 

《殺人回憶》中的警察與平民,男性與女性;《駭人怪物》中的父親與家庭、政府與平民、美國人跟韓國人;《非常母親》中的聰明與弱智、強權與弱勢......不管人站在哪一方,都自以為世界掌控在自己手裡,可以去改變什麼,但終究徒勞無功,甚至自作自受。

 

這一切,到了《末日列車》,全部濃縮到了一列火車裡。

故事:地球因為污染而發生溫室效應而氣溫攀升,為了抵抗溫室效應,科學家發射了兩枚冷卻劑,氣溫果真開始降低,但不只降低到了預期人類適溫,還降到了足以殺死所有生物的溫度。地球所有生物,因為人類企圖控制地球而滅種,除了一台列車,如諾亞方舟般地,把最後的生物放上車。這輛列車必須不斷運行,才能維持所有機能,然而,列車裡的人類一開始就被分成了不同等級:前方車廂是有錢的貴族,後方車廂宛如貧民窟。18年後,後方的貧民長年受前方貴族的欺凌,於是受到英雄寇帝斯的號召,決心革命往前攻,讓自己也能過完好的生活。

 

革命於是開始......。而《末日列車》,就是革命的過程。

末日列車1  

《末日列車》雖然在製作上受到各方稱讚,演員演技真好,場面調度順暢充滿氣魄,動作場面拳拳到肉,還有韓國居然已經能製作出好萊塢等級的動作大片,令人佩服又恐懼(韓國人好強的確讓人害怕);然而,也有幾個地方受到不少觀眾的質疑,其中最主要的兩大點就是:為什麼火車能夠不停的跑,似乎不合理;這回大家尊敬的導演奉俊昊,似乎站在資產階級的那方,恥笑人民革命無用。

 

針對第一點的合理性,只是讓人覺得台灣觀眾的細心與多心,當我們把《末日列車》當成寓言來看,把這種科技細節放大,不免有點煞風景,但至少印證了在觀眾在電影裡求的是真實,而非虛構,即使這是虛構,人們依然覺得那應該要真實。再說,《末日列車》的重點,並非要告訴大家如何建造一台運行18年不管怎樣都能繼續跑的火車,而是在火車裡的人類。當世界濃縮到了一輛狹窄的列車裡,人類依然遵循著種族、階級、貧富等外在規則,並且需要靠革命來求得平等。人類處處都在建立自己所謂的制度,也無處不在供奉偶像,因為我們太無知,所以需要一個崇拜/抵抗的目標:受到威佛蔽蔭的人,把他當成神;在火車上受苦受難者,則把他視為最大的敵人。而世界就算毀滅,人類就算幾乎滅亡,我們依然在互相排擠、自相殘殺,一切的惡隨著時空轉移,不會因為大家處境相當而產生悲憫之心。當然,善意也許在相好的團體中會出現,只是不敵惡意的強大摧毀性。

末日列車2  

奉俊昊的電影中心,永遠不符人類的思考潮流,應該說是超越思考潮流。《末日列車》裡雖然故事的篇幅是在講被迫害者的革命,但是萬一最後他如所有人所願,讓革命者勝利,並且由另一階級掌控世界,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那《末日列車》就成了童話故事,而非寓言故事。人類的複雜,在於一個看似相好的團體裡,總會出現不同的聲音,人類永遠需要群體,卻又追逐個人的突出,於是才能有「人世紛紛擾擾」這樣的說法。當美國的英雄傳奇都一一改版,讓每個英雄都存在著複雜的心理問題時,如果《末日列車》再讓所謂故事的英雄順利坐上英雄寶座,那何苦再多複製一部英雄電影。

末日列車4  

「人類是愚蠢的」,因為我們一直以為自己在做對的事,認為可以在一個框架裡架構成我們所謂的「世界」,並企圖去操控改變。當這個框架所小,人類的各種優劣於是被放大數倍,他們革命,卻無視於窗外景象的改變,只願作個井底之蛙取得短視的遠景。當這個框架,是台冰冷的機器,他們就去填補機器的殘缺,就好像我們為求進步製造污染,造成溫室效應後,再發射冷卻劑去改變、再改變這個地球,最後卻導致毀滅。人類或許心裡有神,但心裡更想成為神,顢頇的野心導致自作聰明,這就是人類的愚蠢。因為我們自大,因為我們自以為不可或缺,因為我們自認可以改變世界,卻忘了一昇之後接著總是一沉,一拳過去等著你的就是反作用力,所有的事情都有後果,即使是神,也不敢承認自己是萬能。

末日列車3    

《末日列車》裡的革命循環,其實都可以用歷史來辯證,只是用「革命削減人類數量擴張」的方式來詮釋,畢竟太泯滅人性。這個結尾,其實很曖昧,曖昧到觀眾詮釋的角度,可以凸顯出自己的信仰。有人認為革命者弱勢,必須繼續抗爭,而且英雄的確謹守心中善意,繼續抗爭;有人認為導演站在上流階級的角度,批判革命的愚蠢,讓自己心裡十分不能忍受,但這時候可否問問自己,是否也有過一絲絲相同的懷疑?而有人,如果,寧可覺得最後是把世界打到了創世紀的開端,只有亞當與夏娃(並且還都不是白種人),作為人類最後一絲繁衍的希望,但多了北極熊也許是要告訴你,人類不是傲視地球的物種,在我們嫌棄地球已經不宜人居的時候,其實有其他的物種,可以活得好好的。也許,其他的物種,的確優於人類,只是我們自大到不自知。

 

我總覺得,有前兩種想法的人,都是內心對人性比較認同的人,而不幸我是最後一種想法的擁護者,顯示了我對人類與人性的不信任。

 

, , ,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