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ific-rim-poster-banner  

 

對於從不迷戀機器人的我而言,看完《環太平洋》之後,居然興奮到想要開台機器人,到今天我都覺得不可思議。

 

那些關於機器人的電影,不就是動畫嗎?不管變形金剛變得再厲害,狂派博派其實都是動畫做出來的,那變換的速度之快,肉眼都快要無法辨識,一整個劈哩啪啦的眼花撩亂,之後就好吧任憑自己休息一下眼睛然後就不小心沈沈睡去了......我並沒有在之後幾集的的變形金剛中睡去,因為我根本沒去看,當機器人都是以無重力的方式不斷組合變身,讓人連想到「他們明明這麼大隻為什麼這麼靈巧」這問題的時間都沒有,最後,就變成了超現實的千篇一律:假的假的,電影都是假的,之前可能還比較真但現在都是假的,不過就是細緻點的動畫罷了!(大家還記得有不動畫真人電影《威龍闖通關》嗎?根本是差不多的東西了這......)

 

 

因此,會想看《環太平洋》,純粹只是衝著《羊男的迷宮》導演葛雷摩戴托羅的名號去看。記得《羊男的迷宮》裡,那異度空間建立得極為成功、極具說服力,造型充滿風格,攝影氛圍相當成功,另外,那不是單純的怪獸電影,若要說到情感面,簡單卻不虛表,視覺上受到絢麗的怪獸與奇想的造型給吸引,情感上又能馬上找到認同。看完《環太平洋》之後回家孤狗,發現這位導演其實老早就去了好萊塢發展。1993年的銀幕處女座《魔鬼銀爪》曾經在金馬奇幻影展放映過(可惜那時發懶沒去看,現在很想拿原子筆刺自己的大腿),然後人家就被挖到好萊塢去了,1997年拍了《秘密客》(Mimic,經過朋友提醒才發現當年女主角蜜拉索維諾還有來台灣宣傳),講的是基因變種的蟑螂,會不停地模仿其他生物,最後甚至變成人。之後他又跑回家拍了《惡魔地脊椎骨》,看imdb上頭的海報好像挺恐怖的,但還真的沒看過,講的是孤兒院裡因為轟炸而逝世的小男孩鬼魂的故事;之後,他還回好萊塢拍攝了《刀鋒戰士2》、《地獄怪客》第一集,才又回去拍了當年坎城閉幕片《羊男的迷宮》,之後又拍了《地獄怪客》第二集,以及這部《環太平洋》。

 

 

從年表看來,戴托羅先生本應該是生長在異度空間裡。就算是好萊塢得主流片,《刀鋒戰士2》整個風格就比較陰沈,《地獄怪客》也能拍得有趣而富特色(原諒我用這麼虛浮的形容詞,因為我沒看過刀鋒戰士,純粹對衛斯里史耐普沒太多興趣,而地獄怪客除了看完很爽很開心之外,說真的沒啥印象,年紀大了記憶力大不如前......)。《環太平洋》,光看海報,就是機器人......而且色彩不鮮豔,甚至有點受盡風霜,造型是不錯,但感覺上就是沒有變形金剛靈巧。你會想問:「戴托羅先生,這世界上的動畫機器人不夠多嗎?你怎麼也來湊一腳呢?」但看完預告片之後,發現這幾仙機器人居然是要兩個駕駛員的意識結合,才能同步操控機器人,並且......葛雷摩拍的機器人片,絕對跟其他人的機器人片不一樣,我們要有信心。

 

Pacific-Rim-TV-Spot-2  

 

如果意識代表了人類的靈魂,那麼兩個人的意識集合,也就是兩個人的靈魂結合,操控機器人的,也就是這兩人結合後的單一靈魂。於是,機器人本身,是有靈魂的。《環太平洋》裡的機器人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們可以深切感受到他的噸位所帶來的影響。導演在本片中,即使機器人不斷地從地新冒出來,他卻完全沒有忽略地吸引力的存在。一隻跟摩天樓比高的機器人,跑起來有其壓力及反作用力,奔跑的時候「砰隆砰隆」聲音轟天震地,要揮拳迎戰怪獸,抬起沈重的金屬手臂,駕駛員得相當費力才能做到(於是菊池凜子在裡頭的第一場征戰顯得有點無力,因為他是女人,力氣比較小);而要發動這隻龐然大物,引擎發動得花上一點時間,我們看著渦輪旋轉、火焰逐漸燃燒,心裡為他緊張:「快一點啊!怪獸打過來啦!」但他總有辦法在最後一刻發動武器,擊敗怪獸。

 

很久沒見到這麼實在的機器人了,是吧?動畫技術發展到以假亂真的今日,許多人都忽略了世界其實沒那麼完美,製作有時為了實現夢想,忽略了人性存在的必要,以及人體所能承受的極限。就連蝙蝠俠都充滿心理與生理的創傷,超人也會因為「我是誰」這個議題而困擾,我們至少也得替機器人想想「人性」的問題:這人性來自於裡面的駕駛,而非機器本身就具有人性。此外,這些機械的重力感,也是考慮到觀眾們畢竟是活在一個真實的世界裡:一個東西會往地上掉、抬太重的東西腰會痠的世界裡。《環太平洋》裡的機器人,即使也是動畫做的,卻讓我們相信,自己似乎也有機會駕駛這機器人。而當怪獸消失,機器也失去意義,海面上只剩下駕駛他們的男女主角,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談戀愛呢?(我希望不會,就算會也拜託別再一起駕駛機器人,否則別人意識結合後英勇殺敵,他們可能會因為對方某一晚假高潮而吵架)

 

駕駛這機器人的駕駛人,簡直就是所謂「靈魂的伴侶」了:若非親人,即為愛人。萊恩要不是找到「對的人」,就無法讓機器發揮效用。以兩性的觀點去詮釋,這簡直比對八字還厲害;從故事的觀點去分析,人性始終凌駕於科技,若非有人,還有人性,其餘一切都免談。

 

當然,片中很多親情的橋段,企圖賺人熱淚,但那些都比不上人賦予機器靈魂這事情來得有意義。因為人性,機器人變得真實,觀眾找到認同,相信不少人隔天應該就去公園跟阿公阿嬤搶滑步機,假裝自己正在駕駛那些機器人。

 

小時候,我們看玩機器人卡通,不也都想著同一件事嗎?

 

我們不禁佩服,這名墨西哥導演總是有辦法透過成功的類型片,將觀眾帶回人的本質。話說,所有的科幻片(或奇幻片),都只是在講人,當炫麗的技術凌駕「人」的議題,電影就會失去基石,感覺重心不穩,我們看了也少了那份踏實感。

 

另外,大家可以觀察一下片中怪獸的造型。那種扁平細長的頭臉,跟《羊男的迷宮》中有點類似,看來導演對怪獸造型也是有所偏好的。

 

《環太平洋》在信義威秀影城有4DX場次,雖然上回超人遊樂場經歷不甚滿意,但聽說這回簡直可以把人從椅子上搖下來。我倒很想知道,故事把觀眾從科技帶回人性,放映時又企圖把人以科技帶回故事之中的衝突性為何?目前褒貶不一,至少噴水量有人嫌多,有人嫌少......。

 

我對這部片只有一個不滿的地方,那就是:片中的香港人,怎麼看起來都像清朝人啊?洋人對華人的刻板印象,依然是如此根深蒂固,並且不想去多加理解的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