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我的磁場有點怪,不論看電影或看表演,一直遇到古怪的觀眾,後來我才發現,這不是我磁場的問題,而是我正在看影展跟表演。身為影展的資深觀眾(從1996年開始到現在共18個年頭,可以算資深吧?不過很多人比我更資深啦,這也沒什麼好比較的),切身感受這十幾年來觀眾的轉變,除了打扮以外,其實連態度都不太一樣了。原本想在奇幻影展前就寫一篇這樣的文章,但心想實在是沒必要先入為主,可是,有鑑於看幾天就遇到幾天不適的狀況,在此還是稍稍提醒各位一下好了。裡面會充斥了許多「想當年......」跟「可是現在......」,對,年紀大了的徵兆,但沒關係,給我安靜舒適的觀影環境就好了

 

隔了12小時之後的補充:補充昨天寫過的文章真是超白目,我自己都受不了,但我還是要做這件讓我自己受不了的事,而我想我要謹記按摩老師的提醒,以後我要淡定,以後......。

 

 

1. 不要講話

這點不是基本常識嗎?沒錯,我一直以來也這樣認為,但這幾年下來,我漸漸發現,很多人已經不這樣認為了。一般戲院最怕遇到這樣的觀眾,吃喝聊天,把電影院當客廳,一般來說只要不太嚴重我就不會制止。但看影展我就絕不容許了!我本來以為影展觀眾素質比較高,誰知一點也不,結伴而來的觀眾會以為自己講話小聲到只有彼此聽的見,但你知道嗎?這是電影院耶!你隔壁的聽的到,你前面的也聽的到好嗎?今天看感官世界,後面一對小妹妹可能把它當A片看吧?一邊看電影一邊聊天,真的不是講話的問題,而是講話會影響到別人的問題。尊重別人不是基本禮貌嗎?怎麼大家都搞不懂呢?

 

2. 不要吃有味道跟有聲音的東西

都是那個禁止禁帶外食的錯!這樣的規定只保障了吃東西的觀眾,卻沒保障沒吃東西的觀眾。你今天起了一大早搶票,還去聽選片指南,餓肚子來看電影,不就是因為愛看電影嗎?你怎麼還能忍受別人在你身邊吃東西呢?以前當長春戲院還是大廳的時候,根本不會有人看電影的時候吃東西,那時候可沒有禁帶外食,但大家就是主動的不會帶進去,就算要吃,也是偷偷摸摸吃,哪像現在光明正大吃便當、吃炸雞、吃麥當勞、吃滷味。我真的很不懂,他們吃的開心,有沒有想到周遭的人的感覺?

 

還有,塑膠袋兮兮酥酥的聲音真的很惱人。前幾天看電影有人帶老天祿(我聞味道就知道),還有塑膠袋的聲音,差點想站起來罵那傢伙,但後來他就自己把東西收起來了。這算好的。之前我隔壁坐了一名中年婦女,整部電影都在啃雞腳,吸吸呸呸,真想大喊去你媽的給我滾!

 

對,我看電影被干擾的時候火氣非常大!

 

 

3. 遲到請爬進戲院

雖然票券上註明遲到二十分鐘後禁止進入戲院,但這不代表你遲到兩分鐘進戲院就是被允許的。不,你不被允許,你就是低俗喜劇裡頭該去仆街的傢伙。

 

以前我們看電影遲到,絕對就是雙手雙腳爬進去找位子坐,現在的觀眾很有想法,遲到二十分鐘依然大大方方用走的,而且因為昏昏暗暗,位子難找,還會從這頭跑到那頭,那頭跑到這頭,還用手機照走道,還三三兩兩討論你做哪我做哪。

 

各位觀眾,你們站地高高挺挺,怎麼沒想過你會遮到後面的人呢?各位觀眾,你已經遲到10分鐘以上了,你覺得還有必要看這部片嗎?

 

遲到了,請爬進戲院!是的,是用爬的,這樣才對得起觀眾,不會干擾到他們;這樣才對得起導演,因為你遲到了;這樣才對得起自己,因為你有贖罪。而且,你沒有權力選座位,有位子就坐下來,如果你要經過別人才有辦法做到位子,那你就該懺悔,回家罰寫我錯了我不該因為自己遲到影響到這麼多人看電影一百次。

 

你知道嗎?其他國家的影展,甚至其他國家的電影院,開演之後就不讓觀眾進戲院了,也不會讓人家退票。不要以為遲到是正常的。不!這不對,非常不對!

 

4. 賣弄要有限度

我知道,你一定覺得,你來看影展,看得都是一般人看不懂的電影,你看得懂,所以自己一定比人家懂得多是吧?還可以參與討論,還可以賣弄知識,你看我知道什麼什麼,你都不知道,ㄎㄎㄎㄎㄎ。

 

好吧,賣弄一下驕傲一會兒也沒有問題,但拜託,要有一定的限度,比如說:要保證你說出來的事情是對的。

 

例如說,想跟朋友炫耀你好懂大衛林區,就務必確認你自己真的很懂大衛林區,而不是跟隔壁的朋友說:「來,讓我為各位介紹大衛林區,他之前拍過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索命黃道帶、Seven。」(那是大衛芬奇,笨蛋!)

 

幸好沒有又來一個大衛柯能堡,不然她的腦袋就炸掉了!

 

另外一個案例,看感官世界隔壁坐了一對男女。大家知道感官世界就是一直做做做最後女主角會把男主角的鳥鳥跟蛋蛋都割掉裡面還有一場戲是女主角生蛋蛋這樣。看完之後,隔壁那對男女的男生跟那女生說:「這是真人真事改編喔!」女生驚呼:「喔,是嗎?」男生說:「嗯,你喜歡嗎?」

 

我明顯感到該女的語塞,並非來自於喜不喜歡這個問題,而是,你要她怎麼回答?

 

但你要說,人家賣弄搞錯,問白目問題,是人家的事,觀我屁事呢?

 

的確,不關我的事,但有人聽了很不舒服,其他的就只是同情跟痛心而已了。(補充:的確,你要說,我也管不著,我就是在我的部落格上發發牢騷而已,只要別一邊看電影一邊講就好了。)

 

5. 看不懂就看不懂沒關係

我很怕一種觀眾,就是看完一定要發表高論的觀眾。如果他能夠說出個什麼花草樹木也就罷,有時候只是一堆無意義的形容詞去堆砌,那真的不說也罷。如:看完大衛林區的電影拼命說「好屌喔!」(這句話應該在看完感官世界之後講才對)或是說一句:「好奇幻喔!」

 

你知道嗎?看不懂也是正常的,說「我看不懂耶」其實真的沒關係,因為說不定那才是正常的。

 

6. 不要亂笑

這是台灣很多觀眾的習慣,喜歡在不該笑的時候笑。「笑」這個舉動代表了喜怒哀樂憂傷悲慘家裡有人死有人傷有人痛心疾首傷心欲絕小貓小狗死了哭得唏哩嘩啦,他們就只會有一種反應,就是「笑」。笑得你怒火翻騰,笑得你想送他去精神病院,或是刑場。

 

幹嘛笑呢?看穆勒咖啡館,重複動作堆砌情感張力,有人笑了,每次這樣做,有人每次都笑了。國家戲劇院的設計,你就算放個屁全場都聽的見,你以為你哼哼一笑,就沒人發現嗎?你有想過這是該笑的地方嗎?你有想過你為什麼會笑嗎?你有想過你這時候笑正常嗎?

 

這很難,看電影的時候,如果有這種反應也就罷。但表演,表演者就在上頭,你這樣莫名其妙的笑,台上表演者該作何感想?拜託,表演不是只有你一個觀眾存在,還有表演者跟其他觀眾好嗎?

 

補充:

我以為舉了穆勒咖啡館的例子大家就會懂了,但看來不是。也許是票太難搶吧?那我舉另一個例子好了,看《愛慕》的時候,如果有人在老婆婆中風說不出話咿咿啊啊時大笑,你會不會覺得很奇怪?人家用很殘忍的方式,顯示出人的悲慘面,有人大笑,你會不會覺得很詭異?也許好吧,那個人是反諷,那我沒有意見,就如大家所說,也管太多了吧?但你真的要笑,我就算做你旁邊,也頂多給你白眼,不能制止你,因為那是你的自由,對,就是自由,大家都有自由。

 

高中的時候,我跟一個同學去看《長日將盡》,在艾瑪湯姆遜因為安東尼霍普金斯沒有留她而心碎哭泣時,我朋友大笑了。我整個嚇一跳,因為我可是難過個半死,事後我問她:「你剛怎麼會大笑?」她說:「她哭得好醜喔,你不覺得很好笑嗎?」從此之後,我再也沒跟她一起去看電影,也沒有跟她講過任何跟電影相關的事情,其實我們現在根本沒聯絡了,我想我們本來就不是同一個圈圈裡的人吧?

 

你懂我的意思了嗎?這真的跟笑點高低沒關係,而我真的也是管很多,但我其實也沒管,因為你要真這樣做,我們能奈你何呢?而我有時候也會再別人沒笑的時候笑,我可以告訴你我為何笑?有時候是因為很可笑,有時候是因為我看懂了你沒看懂笑,但如果有人看穆勒咖啡館因為人家一直跌倒笑,或是看愛慕因為老人家說不出話覺得好笑,或是長日將盡女主角心碎痛哭很醜而笑,我不會管你,但我真的很受不了,而我也只能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發發牢騷了。

 

如果解釋這麼多,你還是覺得想要留言說我這點很怪,我無所謂,我白目把心中想說的話在自己的部落格上說了出來,忘了原來我的文章也有機會被很多人看見的,所以一切批評我認,就好像我討厭有人看完電影亂評論一樣,我也會表達不滿,大家都可以表達不滿,這是自由。

 

7. 不要講手機

你以為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真的有人不知道。我小時候那個年代......嗯,那時候沒有手機(顯老),現在影展期間,講手機比較少見,但很多人會傳簡訊,他們很有禮貌,手都會遮一下,但我想問,你一隻手能遮多大?看穆荷蘭大道,我左方第二個觀眾,用了一樣東西把發亮的手機遮起來,但他遮起來,只是不讓亮光影響到自己,亮光影響到了他隔壁的人,也就是老娘我跟我隔壁的那位仁兄。在我正要叫他把手機關上時,手機就自動關閉了,這約莫是三分鐘之後,很想把票價除以片場請他補我錢。

 

要傳簡訊,要看時間(這很正常啦!有時候看到一些電影,其實很希望他趕快結束),可以啊!你如果可以把你的頭跟手塞進你的包包裡,在你的包包裡頭傳,絕對是OK的!不然的話,請你不要這樣做好嗎?

 

8. 你看影展,你不厲害

雖然我們看影展,但我們就是電影觀眾,買票,看電影,這麼簡單的事情罷了。我們看影展,我們並沒有比別人厲害,看了大師的電影沒讓我們鑲金鍍銀,我們還是要恭謙有禮,要尊重別人,所謂的別人,包括表演者(當是看表演的時候),以及周遭觀眾。因為你知道,我們看影展,我們真的沒有特別厲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K 的頭像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