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版海報  
感謝前景娛樂提供法國版電影海報圖檔~

 

提名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NO》在此時上映,是許久之前就敲好的檔期,碰巧遇上的309反核大遊行「也許」能幫上大忙,但片商也許更應該感謝我們的行政院長江宜樺在此時用威脅公眾的口吻提出將核四交付公投,讓大家可以大聲高喊這部影片的片名「NO」。

 

先跳出說個不這麼離題的題外話。這陣子我癡迷於【白宮風雲】影集,對於一個講總統府幕僚運作這麼硬的議題,還能夠把整個故事講得這麼生動有趣,實在是太了不起。第一季講的是那個虛構的「人性總統與其幕僚」(不能說完美,因為裡頭的確沒有展現出他們的完美,但的確人性)改變世界的理想;第二季的主題是政治,因為接近任期結束,要開始思考下一任的選舉,因此扯上了很多政黨之間的鬥爭與「人」的論題,多虧了這一季,讓愚蠢如我終於些許理解原來「政治」原則上就是「人的問題」(我以前還以為國家事務就是政治,雖然沒差太遠,但國家人民的福祉根本就不應該是政治);我現在正在看第三季,講的就是「選舉」,這個活動(或稱遊戲)原本只是讓人民選出心目中理想的領導人,但因為人性的弱點,讓自己有很多被操控的空間,於是有了選舉的政治與手腕。

 

當人性的弱點凌駕於善意,政治就變得醜惡。《NO》是一部很硬的電影,因為他講的是另一個國家幾十年前的選舉,在那部電影裡,選舉政治可以把人弄的熱血沸騰,讓人願意賠上身家性命背水一戰,然後……選舉完改變了國家多少,根本不是影片的重點。影片的重點是「選舉」本身。

 

片中的男主角,父親是以前異意份子,不過男主角如今卻能夠在主流社會裡以自己的才華佔有一席之地,成為中產階級的中堅,也因此損失了身邊的人,包括自己的妻子。不過他的才華並沒有被以往革命同仁給忽略,當現今專制的領導人是否能夠繼續領導國家這件事情交付公投時,支持NO陣營的革命黨老同志們馬上找上他,要他主導整個選舉的文宣策略,在百般掙扎之後,他答應,然後,平常工作的廣告公司老闆,真不巧正好主導YES陣營文宣。

 

男主角一開始陷入是否要顛覆自己穩定的「正常生活」的掙扎中,一開始只是受人之託勉勉強強偷偷摸摸替人家提供文宣策略,結果革命黨領導人看來並沒有比任何一個廣告客戶更不豬頭,因為他們還有許多所謂的「使命」,而這些混亂的的使命與包袱,其實會亂了選舉文宣的陣腳。跟著其他也是一起偷偷摸摸幫忙的同事們,他們幾個人越來越投入,當然也逃不過廣告公司老闆的法眼,於是這場公投文宣變成了檯面上不說,桌子下暗槓的模式。創意剽竊、主流陣營的威脅侗嚇、甚至主流政權利用職務之便阻礙對方的宣傳,那些原本只想偷偷摸摸的人被激急了,乾脆把自己完全丟進這個選戰當中,因為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結局呢?NO陣營贏了。我們可以說這是一個Happy Ending,但這真的不重要,畢竟歷史不怕人爆雷,這根本就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只是,這真的不是重點,重點是選舉。

 

做電影宣傳的人每次見到選舉,都會說「真應該讓那些做選舉的人來做電影宣傳,那應該會很厲害」,但事實上這不可能發生,因為電影這項產品比候選人更需要誠意,再說電影好不好看放映後兩個小時馬上見分曉,不像選舉選錯人可得等上好幾年才能知道「幹,我投錯人了!」並且想把自己與在位者的頭一起給扭下來。選舉前,原則上就是宣傳(還有許多我可能一輩子都搞不懂的角力),宣傳就是要告訴大家「我的產品有多好」,並且該怎麼去吸引人的目光,賣牙膏賣蛋糕賣電影賣書賣房子賣人的第一步基礎都相去不遠。而這產品有多好,做宣傳的是否真的相信不重要,但最好是,而且就算一開始不是,一旦決定要替這項產品行銷宣傳,那未來的某一天(通常那天會很快到來),宣傳者肯定會說服自己相信,然後變成深信不疑,而唯有在這個情況下,資訊的接收者才有可能相信,你所宣傳的產品是好的。因此千萬別因為從事宣傳的人老是有失控的正面思考,因為他們必須如此,相信自己暫時扶養的孩子是全世界最棒的孩子!

 

把這幾件事情跟綁辮子般的紮在一起,可能會讓人摸不著頭緒,而事實上NO這部影片底下,的確傳達出的就是如此細膩的訊息。我們都可以為了某件我們可能相信的事全心奉獻燃燒自己,然後跟激情之後的動物感傷一樣,在這一切都落幕之後,才發現這跟自己完全無關。選舉過後,NO陣營勝選,所有人歡欣鼓舞,慶祝勝利,只有主導宣傳的人,在這個時候一臉茫然、默默退場,沒人見到他的存在,因為沒人在乎。也沒什麼好在乎的,因為他的工作已經結束,他的茫然也許來自於選舉時的拋頭顱灑熱血與結束後的感傷之間的反差,儘管當時他受到了多大的壓力,甚至連命都差點丟了,但結束之後,那些其實也沒那麼重要,因為他本來就是為人作嫁。

 

我對這種感覺有點熟悉,每次做完一部電影,不管是大賣狂賣或是根本不賣,這種動物感傷都會像浮油般卡在心裡面,唯一清除的方式,就是繼續做下一部片,進入同一個循環,再找回那股熱情。

 

回到影片。在這一切結束之後,原本在選戰裡差點沒殺了彼此的雙方陣營文宣領導人,依然回到原本的崗位,一起合作,共創最大利益,為自己的生活去打拼。為YES做文宣的廣告公司老闆,可以利用男主角替NO做文宣的過往拉攏顧客信心,而男主角也沒反對,反正現在是現在、日子是日子。NO贏了之後,生活有什麼改變?電影裡沒有著墨,想必不是導演想說的重點,而至少可以看到,在電影裡的兩個男主角沒有。

 

因為那只是政治,政治是一個用美好遠景做包裝,用來操控及奪取利益的遊戲。那從頭到尾跟著父親經歷一切的孩子,這場公投未來對他而言,會是什麼呢?「我們當時受過生命威脅,但後來我爸還是跟威脅我們的人一起工作」會是這樣嗎?還是更複雜?或乾脆不講了?

 

NO並不是一部容易看的電影,這樣說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該片劇情不流暢、沒有高潮起伏,事實上正好相反,如果你喜歡這種鋒利對話的聰明電影,這部電影絕對是對你的味,但導演刻意用如映像管電視的粗糙畫質去呈現,並且以相當冷靜的故事語言去敘述,的確需要觀眾專注力,以及深切的思考力。

 

電影不是政治,但今日的台灣,電影被很多人變成政治。反核也不是政治,而是為了千千萬萬人民的生命健康身家財產生活而必須爭取的一件事。把反核當成政治太可惡,公投給了執政黨就用國家的力量去壓迫反核人士的機會,而他們根本就應該直接做出決定。所以,也許把這部電影跟反核扯在一起,對雙方來說並不是最好的方法,因為NO講的是政治,向核四說NO並不是政治。只是反核的人也許可以去看看這部NO,因為可以多少知道政治人物搞政治是有多讓人難以忍受。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