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愛重生  

接下來要拜託大家去看好幾部電影,這是第一部,不看會後悔死的《烈愛重生》。

 

(still, 有大雷)

過年期間強檔影片紛紛出籠,對於喜歡文藝片的人來說,過完年之後的檔期才是最令人期待的。幾部奧斯卡入圍影片紛紛搶著這時候推出,一方面搶奧斯卡熱潮,另一方面頒獎前推出,萬一沒得獎至少也佔到了一周「期待期」,這時候一些原本入圍呼聲高卻落馬的影片,就有可能被影迷們忽略了,對片商跟影迷來說,都是很大的損失。

 

我其實有點害怕《烈愛重生》會面臨到這樣的狀況。

 

相較於另一部同時入圍最佳影片、女主角、導演、外語片、原著劇本的《愛慕》,這部《烈愛重生》簡直是跟它四處狹路相逢,去年坎城影展,原本《烈愛重生》也呼聲甚高,最後卻敗給了愛慕,這次奧斯卡也是,只是獎項是否就能判定誰優誰劣?的確,愛慕可能是我去年看過最高段的電影,但烈愛重生的導演賈克歐帝亞最擅長的地方,就是把一個原本佷複雜堅硬的主題,用更商業的手法去包裝拍攝,因此他在法國才會一直以來被歸類在票房與品質兼具的大導演,而《烈愛重生》可貴的地方(也有可能是讓他在幾個影展跟電影獎都走不出愛慕陰影的原因),就是在於這部影片其實相當平易近人,好看,容易看,而且並未折損其深度與層次

看完這部片,馬上讓我想起去年讀過一本相當棒的小說「回憶的餘燼」裡頭的幾句話:「我們只是和稀泥地活著,任人生發生在我們身上。」、「這個人際沒有戰勝也沒有戰敗,只是單純的讓人生發生在他身上。」這兩句話拿來形容《烈》片中的兩位主角-男主角阿里(馬提亞思修奈爾)跟女主角史黛(瑪莉詠柯蒂亞)-影片開始時的人生再適合不過了。他們倆,在某方面,都過著某種自以為還行、事實上卻不滿意的生活:史黛有個其實對他滿腔怨言的男朋友,幸好在海洋世界訓練殺人鯨的表演工作讓她得到滿足;阿里帶著女友生的孩子投靠姐姐,靠打零工維生,沒有目標,遊遊盪盪,也沒有覺得不好。他們活在這世界上,就是「活著」。史黛靠著穿著性感,到夜店裡吸引男人目光作為人生的小確幸,阿里則倚靠著打拳這興趣每天黏在youtube上,卻沒想過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人生要沒有轉折,這兩人就會這樣一直渾渾噩噩地活下去,直到抵達盡頭的那天。但海洋世界的災厄讓原本(可能因為外表)還有點高傲的史黛,主動打電話給鄙俗粗礦(但其實很善良)的阿里。

烈愛重生2  

失去雙腿的史黛,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男友。所謂的「正常人生」完全被打破,她所陷入的深淵,連最好的朋友都沒法把她拉出來,最後居然是那個她原本不放在眼裡的夜店保鏢,用他不思考的人生邏輯,來改變她看來佷上軌道的人生。既然軌道亂了,那還有必要照什麼規則去走呢?沒了雙腿之後的史黛,同時也失去了「女人」的符碼。我們會驚訝,原來社會對「女人」的定義如此嚴苛,失去了雙腿,她就失去了女人的身分,就算有傲人的上圍跟甜美的臉蛋,她依然不是女人。這個阿里,沒有在她做義肢時在身邊握著她的手,沒有在她夜裡獨自一人忍受孤單時,在她旁邊照顧她,但他卻成了史黛最重要的倚靠,因為也許只有在阿里眼裡,史黛是個女人。他願意在史黛懷疑自己對性早已沒感覺的時候讓她「試試看」,並在有需要的時候獻身。透過性行為來提昇對自己的信心,也許在被迫保守的社會價值認知上佷難被認同,但誰敢否認「性」也的確是確認自己依然是某種性別身分的主要方式呢?在阿里的身上,史黛確認了自己依然是女人以及自己的存活價值,於是她倚靠著阿里,即使嘴上不承認,心底依然默認這是愛情,畢竟在別人介紹她「是阿里的女人」時,她的嘴角偷偷地上揚,得意於這個新身分。

 

相對的,阿里,在自己無意識地一步步重建起史黛人生的情況下,自己依然還是像個幽魂般,行動與思考全然分離。他愛自己的孩子,卻無法用心去照顧他;他繼續跟史黛保持長期的砲友關係,卻不珍惜她,四處跟女人廝混,甚至當著史黛的面帶其他女人回家打砲。因為自己從未受過尊重,也從未有任何機會要他去思考,於是他就無意識地走在這條人生的道路上,不辨是非,不分對錯,何必花太多腦筋在這上頭呢?(恐怕連最後這個問題他都沒有提出過)就是活。直到自己的行為嚴重傷害了自己所愛的人,並且被家人與自己嚴重唾棄,他才有辦法拋下一切,重頭開始。

 

有時候,人生的谷底根本不是谷底,真正的谷底是要把你身子跟心靈給全部敲碎,真的把原本那個你給殺死之後,你才能夠重新活過來。

 

史黛以為找到了浮木,又是一個不怎麼樣但是可以提供她某方面需求與信心建立的男人,只是當這個男人也離開的時候,她又必須重新面對自己的人生,用自己找回自己;阿里以為自己加入了國家代表隊,就找到了平穩的人生,但老天依然還沒放過他,他真正的考驗還沒來臨。好不容易知道得要用心去愛的兒子,因為自己一時的疏忽,讓他從鬼門關走了一回,他必須打碎自己的手骨-那個他用來重建人生的吃飯工具-才能拯救自己的小孩。最後他成功了,他的人生沒有缺憾,但就如同影片最後的畫外音所說的,腿斷了有機會變得更強壯,打碎的手骨卻不會完全痊癒,那種如針扎碎玻的刺痛會不時回來,提醒著自己是用什麼換回今日的人生。

 

片中並沒有交代史黛在阿里離開之後,她是如何找回自己,但至少我們相信,她知道自己是深愛著那個開始之初看不起的男人。史黛是個為愛而生的女人,害她失去雙腿的殺人鯨,她依然深愛著,所以裝回義肢之後還不望去探望牠;那個傷透她心的男人,也依然深愛著,因此當他獨自面臨失去孩子的苦難時,她還馬上致電詢問,並不求任何回報。不管她在經濟生活上是否跟以往一樣無虞,但至少我們相信,她在也不必靠著在夜店展露女性魅力,來確認自己的存活。而阿里,在發現世界所有的好事都差點與他擦身而過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愛的能力,包括對自己的孩子,以及一直以來倚賴並且深愛的女人。

 

烈愛重生3  

 

這部影片的演員演出只能用自然到神乎奇技的程度來形容。尤其是瑪麗詠柯蒂亞,全片最感動我的兩場戲,都是跟她有關:一場是她回海洋世界探望殺人鯨的戲。整場戲的鏡頭,我們都只有看到瑪麗詠的背,但她與殺人鯨之間密切的互動,讓我們完全感受到史黛是如此深愛著這個曾經無心下傷害她的工作伙伴,這場戲我每次看都會流淚,原來好演員靠背就能演戲了!

 

另一場戲是當阿里去打野拳、差點被人打趴的時候,史黛以「王八蛋,我的男人居然被打趴了,你怎麼好意思!」大姊之姿走下車,那場戲從瑪麗詠柯蒂亞打開車門,我們從男主角趴在地上的低角度,見到她的義肢,然後一路往上,看到她臉上那副「搞什麼,站起來!」的表情,我們完全體會,為什麼男主角會在這時刻突然集中火力,打倒對方,因為即使天下所有的男人見到這個裝義肢的女人,都覺得她像怪物,但在這男人的眼裡,她就是他的女人,而男人再怎麼弱,也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丟臉,不然會讓自己的女人丟臉(好個真男人!)這場戲堪稱全片最神奇的一場,我每次看都覺得能夠在一分鐘內傳達這麼複雜的情感,導演跟編劇簡直太厲害了,另外,好的演員不但可以靠背、靠臉、靠眼神來演戲,靠她身上的義肢也能演戲,雖然那是合成的,因為瑪麗詠柯蒂亞的美麗小腿還好好的在她身上,但就算是合成的,依然很厲害。這場戲是什麼?是人的力量、女人的力量、是重生的力量,我可以不停重複觀賞都不厭倦。

 

最後,真的要讚美瑪麗詠柯蒂亞,她全片素顏,依然耐看,而且上圍真的很驚人,不過這不是重點。好演員就是要從細節開始看起,我相信她一定對戴義肢的人走路方式下了很多苦心去研究,她在片中走起路來,完全有說服力,讓我看完片之後走在路上,都會忍不想:「萬一我小腿沒了,表示我沒有腳板關節,那我膝蓋以下就是要靠大腿髖關節來控制......」等等。想到這個女星一開始在TAXI終極殺陣裡面演花瓶,今日卻成了影后,沒有什麼是真的搖身一變,中間的過程必定辛苦漫長。

 

寫的雜亂無章,因為看完快一個月後的今天,那感覺依然強烈而複雜。對於導演能用這麼平易近人的方式,把不同層次的內涵包到一個完整故事中功力佩服地五體投地,也許我們這群想做電影的年輕人,最該學習的不是形式化的大導演,而是這種說故事又說道理的商業片導演。

 

好的商業,不容易受到讚賞,因為文人總看輕商業,但真的很不簡單啊!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