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部落格已經快要被荒廢掉了!要說是因為自己很忙,很多人恐怕會嘴斜笑笑說:「你不是天天待在家裡嗎?哪會忙?」是啦!社會普遍認同的「忙碌」只有上班下班做大家都看得到的「工作」,其他的呢,都是被歸類在「理所當然」與「混吃等死」的範圍裡,所謂的「理所當然」,通常就是一般家庭主婦的工作,家事天天要人做,但沒人會去想這些事情是怎麼被做好的?而我的情況則是被列為「混吃等死」的項目中,就連二代健保也會把我的「正職收入」當作「額外收入」,好像不坐在辦公室領月薪就不是在做正當工作似的,所以每一筆收入都要被課增額保費。有關這項問題,我甚至寫信去總統府信箱,對方 (肯定不是總統) 也很客氣 (官僚) 地回覆,說會轉給行政院處理,可是時間過了好久了,我們的行政院連個屁都沒放過,就知道這訊息被跟屎一樣流到汪洋裡裡,彷彿我們就是屎一般的賤民,只有在XX獎頒獎典禮舉辦時,這些官僚才會正眼看這些工作人員一眼 (或是依然根本不看)。


不過,這麼久的一段時間裡,從一開始王家被拆,到反核,到最近亂如麻的問題一次迸出來,在網路上憤怒的發言,也逐漸緩和下來,不是麻痺了,而是了解到,這真是一點用也沒有,因為這個政府依然不鳥憤怒並且快活不下去的人民,而活得很好的人民則從來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甚至覺得憤怒的人「只是太憤怒了,幹嘛這麼憤怒呢?」或是根本也不想鳥他們 (因為我們是有錢的他們是沒錢的這樣)。前陣子我走過信義區,看著101大樓,想著如果101被轟掉了,台灣會不會就會開始革命了呢?如今我覺得有點難,反而大家還會斥責暴力,就跟大家覺得班恩是壞人一樣。

要講點開心的,就是能夠在大銀幕上看到經典的《教父一二集》與《鐵面無私》,看到年輕的勞勃狄尼諾、艾爾帕西諾還有凱文寇斯納,就會覺得時間真是不饒任何人的。就好像當我聽完Radiohead演唱會之後,即使我擁有他們的每一張專輯,卻真的是在他們來台灣開演唱會之後我才開始去了解每一個團員 (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他們主唱叫做Thom Yorke,謝謝!),好......會把兩者放在一起講的原因,也是跟「歲月不饒人」的主題有關,因為當我在水管上搜尋Radiohead的影片時,發現主唱Thom Yorke在剛出來的時候,與現在根本判若兩人,怎麼從白拋拋的少年變成了蒼老到不行的大叔?這之間一定有什麼問題......相對之下,勞勃狄尼諾算保養好的吧?凱文寇斯納已經很久沒見到了,只是他在十多年前就蒼老了,艾爾帕西諾......唉。不過世界對男人還是比較寬容,男人再老,有才變是寶,女人一老,就老了。面對這種無奈,好像也是束手無策吧?就好像阿妹不過是多長了一些肉就被人家說成暴肥,到底是要聽她的歌還是看她的人呢?這是社會偏見,我們對於社會偏見,就跟對於這個KMT政府一樣束手無策。

剛剛講得好像也沒很開心,其實是因為最近真的也沒太多開心,或是開心跟茫然比較起來顯得太微小,人老了要找到「開心」真的不簡單了!真的說開心,好吧,我會游泳了,自由式會換氣,蛙式也可以前進,蝶式目前困難重重,但本人必不以遊泳選手為目標,只是想時不時去游泳池鍛鍊一下,不然一個孓然一身的單身女子,什麼都沒有就暴肥這真是可悲,而我真的不想變胖而以。

可是這算開心嗎?我也不知道。工作上呢?其實好像也不少進展啊?是沒錯,不過工作讓人緊張,時時都在擔心自己做的不夠好,畢竟現在要面對的是自己,自己這關是最過的,對自己永遠不會滿意的人,怎麼會因為有點突破就開心呢?只是拼命在想下一個突破在哪而已,但是,能一起討論、引導我的人,我真的很想要尋得這樣的人!

說到工作,這陣子翻了幾部電影字幕,前陣子看了一部片,字幕很不OK,整個情緒大受影響,然後就想到,人家辛辛苦苦拍了這樣一部片,其實還拍的不錯,居然就被一個別國的字幕翻譯給毀了!然後我想到自己,該不會也曾經毀了幾部片吧?每次交出字幕稿,心理都相當忐忑,雖然已經盡力去找最好的方法,但依然會怕人家看不順,怕用了太簡單的詞句損了人家影片,用了太艱澀的字彙觀眾又難在極短的時間內讀完領會。即使片子不是我拍的,但要出了什麼問題我可是不放過我自己,最後變成我自己都不敢看我翻的電影,又會去問人家:「阿你看完,覺得還順嗎?」如果對方說「很順啊」我就會鬆一口氣,即滿五個「很順啊」我就會暫時放過自己。

不知道耶......都這把年紀了,我目前卻處在最「不知道」的階段。因此這陣子幾乎每個月都固定去龍山寺、行天宮跟菩薩恩主公聊聊,而如果大家覺得這文章怎麼這麼雜亂,那是正常的,因為我最近就是這麼雜亂......。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