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人怪物  << 駭人怪物


「愚蠢的人們啊,祝你們幸福!」

 

這是電影《駭人怪物》開場敘篇後的第二場戲:大雨天,兩個職員冒著大雨在橋上奔跑著,口中大喊:「課長,千萬別跳啊!」課長掛在橋的外側,臉直盯盯往橋下的水面看著,水滴從他的鼻尖與嘴唇流下,他問:「我看到了!你們有看到嗎?水底下那大大黑黑的東西。」我們盯著水面看,似乎水底下真的有什麼黑色的陰影。這時課長轉頭,說出了那句話:

 

「愚蠢的人們啊!祝你們幸福。」

 

然後課長就從橋上一躍而下。

 

這句話,幾乎代表了奉俊昊每一部電影的中心主題。

感覺上奉俊昊在台灣的名氣沒有《原罪犯》的導演朴贊郁來的大,但在我心中,奉俊昊的才華與視野遠遠超越朴贊郁。一般人認識他大概是從《駭人怪物》開始。他的作品在台灣,總被包裝成另一個樣子:《駭人怪物》被包裝成了一支怪物片,讓人想起日本的哥吉拉,結果等著看怪物片的人進場大失所望,想看大師之作的人,若先前無一定的認知,根本只能在後來用DVD補齊。不過他讓大家眼睛一亮的《殺人回憶》,在台灣直接上二輪戲院,也就是說,根本沒有做任何宣傳,結果發了DVD之後,外殼的介紹詞居然是以「雨傘插下體的恐怖虐殺」,都還先不論壓片的畫質如何,這部驚人之作就已經被包裝成一齣變態虐殺片了。事實上,《殺人回憶》是兩個普通警察追查連續殺人事件的故事,而《駭人怪物》講的是一個家庭的破碎與重建的故事,寫完兩部影片的簡單介紹,突然可以理解為什麼他的片在台灣要被用其他方式包裝了,誰叫台灣人不吃這種看似平但卻回味無窮的隱藏版口味電影。之後的《非常母親》在台灣包裝的方式就很正常了,說穿了就是沒啥宣傳吧?而我們在另一部電影《東京狂想曲》也可以看到他與蒼井優及香川照之合作其中一段短片,這支短片反而與他個人所執導的電影風格差異許多。

 

可是你別誤會,人家的電影在韓國可是賣得很好呢!

殺人回憶2  <<殺人回憶

每一次看完奉俊昊的電影,都會攤在座椅上無法自拔,不得不佩服他對人性洞悉的能力,他對人,尤其是男性,抱著極大的懷疑與不信任,唯有透過災難 (肉體或信念上) 的考驗,男人才會成長,繼續往下一步前進。可是他不說教,他的寓意總埋藏在宛如鬧劇的可笑劇情裡,《殺人回憶》的一開始,不管是哪一個警探,有志氣抱負的,或是只想領薪過日的,都因為自己的自大與自滿而完全走錯方向,在名聲的受辱之後,受到女警的指引,才開始走上正確的方向,投入案情追查,可是,不管他們再怎麼相信與努力,最後終就徒勞無功。《駭人怪物》亦然,原本精神上四分五裂的家庭,因為怪物的入侵,擄走了小女兒,意外的將所有家庭結合起來,一開始,他們是一群各自有缺點的可笑人物,還會在靈堂裡演起可笑的家庭悲劇哭喊大戲,怪物是他們所歷經的災難,可是不管再怎麼努力,他們想追求的目標終究無法實現。就算好不容易以女性為主角的《非常母親》也是,她所有希望不管再怎麼努力相信,都是導致破滅的結局。

 

奉俊昊電影裡的人,不管做什麼努力,都是徒勞,人類的愚蠢,總是導致自己的滅亡,然而只有走過災難,人才有自我救贖的機會,通過火焰的考驗,獲得重生。重生的結果好或不好,至少他重生了,變得跟以前不同了。

 

奉俊昊的電影裡,唯一有可能拯救世界的,是女人。

殺人回憶  << 殺人回憶裡最有用的女人

韓國是個多大男人主義的社會,在他電影裡,女性的角色當然也不可能脫離社會太多,總是弱小而卑微的。這世界發號施令的總是男性,男性逞威鬥狠,常把事情弄得一團糟,最後常是由女性來導入正軌:《殺人回憶》裡的女警,總是在做不起眼的文書工作,就連走位都是在鏡頭的後景,不過是她去電台找出點歌者的明信片,也是她在兩個男警員打成一團的時候,聽見了那首殺人主題曲,才得以有效率的抓人查證;《駭人怪物》裡,唯一有辦法解決事情的人,是那個被擄走小女兒,至少她在外頭如蒼蠅一般亂撞時,很積極地拯救自己與同伴的生命,而最後給怪物一致命前一擊的,不是那個大學畢業的弟弟,而是終於突破心防的射箭高手妹妹。女人從不是最後去解決事情的那個人,但女人是讓事情得以解決的關鍵,沒有了女人,這些事情就永遠是一攤爛帳,任由男性在爛泥中翻滾卻得不出頭緒。《非常母親》就更為明顯了,這一路上都是母親在解決這一切,就連最後她必須面臨的巨大傷痛,也得自己去解決。

 

人是愚蠢的,但女人至少擁有男性所沒有的冷靜與睿智,而男人還好有女人,才有辦法不蠢。我覺得奉俊昊應該是個女權主義份子,也很想知道他對自己電影裡女性角色的解讀,或是他與女性的相處關係。

 非常母親<< 非常母親

我有幸親眼見過一次奉俊昊本人,遠遠的,並非近距離接觸。那是某一年的坎城影展,他的《駭人怪物》在導演雙週放映,電影結束之後,奉俊昊突然上台跟大家打招呼,他一身黑衣,一頭零亂的長髮,一個胖胖宅宅的傢伙,卻拍出了令人五體投地的電影。每個人在每個年代都會有一個電影偶像,早一點的電影人會崇拜費里尼、柏格曼、或是馬丁史柯西斯,晚一點的肯定有奇士勞斯基跟王家衛,我也是屬於這一代,但時間在往後推進,到了這個年代,奉俊昊在我心目中占有了神樣的地位。有一點很奇怪,就是我其實不那麼喜歡韓國人,因為每次去韓國都領教到他們的粗魯,但韓國的電影,卻拍的好得讓人不得不佩服。我相信那部只是工業或產業這種硬體上的成長,才讓他們有辦法在影視上有今日的成就,如果沒有對自己的文化社會有相當的自信、喜愛與獨立思想,根本無法創造出這麼好的影片內容。看著台灣政府老喊著口號說要向韓國的影視產業發展看齊 (那是以前,現在根本連喊都懶得喊了,直接把台灣的影視產業當作自我作秀的舞台,才不鳥你什麼成長不成長呢),心中感慨萬千,要不是你們的視野只有五公分,其實我們也不是沒辦法往前進吧?

 

好吧,回到主題的結論:奉俊昊,神樣!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