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新聞  

 

昨晚(6/29)晚上,日本東京的首相官邸前,聚集了15萬個日本人,目的是為了反對7/1政府要重新啟動福井縣的核電廠。這則新聞我不是從什麼媒體上看來的,是透過臉書上朋友轉貼的,受過核災的日本人,一改以往拘謹、服從、不表達個人意見的形象,走出溫暖的舒適圈,抵抗國家這個唯一服從的權力核心,要求自己與接下來世世代代的安全生活環境。

 

臉書上朋友轉貼時,很多人都忍不住指責媒體:台灣媒體為什麼都沒有報導?我不是想為台灣媒體喊冤,但我真覺得這些朋友未免也太想不開了,因為他們跟我一樣,早就很清楚台灣主流媒體絕對不會有大篇幅報導的 (我堅決反對責怪記者,你要知道很多記者就算想報恐怕也報不了),不過我們還是得要找個對象來指責,但我們的指責不會有用的,就跟我們的總統覺得「沒有人」反核一樣,他們不是看不到,是根本不想看。

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每天早上起床,臉書上的朋友們開始憤怒的轉貼國家社會消息的連結,從士林王家,到油電雙漲,到核電廠一連串莫名其妙無人能理解的決策,每轉貼一次,都代表著我們一次的憤怒。以前我都會相信,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網路轉貼動作,必定能夠造成一點點影響,積少成多,這個影響一定能擴散,造成更大的影響。然而,憤怒的能量是很大的,是很耗損一個人的精神的,每轉貼一次,我們就憤怒一次,我們的精神就被耗損一次,在此之外我們還得顧自己的生活,真是很累人,但我逐漸發現,轉貼的網路生氣的效果越來越差,先前所相信的「積少成多的影響力」逐漸在消退,我的生活圈裡能接觸的人就是這些,我憤怒了兩三個月,知道我憤怒的人都知道了,能改變的也改變了,不能改變的依然天天只關心自己到哪裡吃了好吃穿了什麼好穿玩了什麼好玩 (這也不能怪他們,人生苦短,他們只是在有限的生命裡盡力過著他們的生活)。但我們真正想改變得那群人,是那個跟你說「大家只感覺的到巷口菜價上漲了」與決定要重啟核二廠故障機器以及堅決要繼續投入大筆納稅人血汗錢興建核四廠的人,他們一直無動於衷,你在底下喊的聲嘶力竭,他們依然充耳不聞,而依然有一大群人會跟你說,我們無法擺脫某些物質條件的控制,「有種就去想出更好的方法啊!」這是我最討厭聽到的一句話,這就跟有人聽到觀眾批評一部片難看就說:「有種就去拍一部電影啊!」一樣,拍電影不是觀眾的工作,但他花了錢進戲院,就有權力要求看到一部好電影,不然下回他就選擇不看;想出解決方法不是我們的職責,但我們納了稅就有權力要求該有什麼樣的生活環境,不然下一次就可以選擇不要你!但問題來了,看到爛電影頂多心情不好,選到爛政府影響的太久太長遠,他們收的也不只260元,拍爛電影的人電影票房會差他會賠上名聲金錢,下回可能就拍不了了;選到爛政府他們就算賠上名聲下回當不了官也沒關係,但他拿了錢拍拍屁股走人也不必替他留下的爛攤子負責任。

 

我們都知道自己是走不掉的那群人,我們愛這塊土地,除了「真愛」,更重要的是,我們知道自己走不掉,所以我們得盡力維持好我們的土地。所以我們才會在臉書上發脾氣希望能改變些什麼,不過事到如今,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改變只能到一定程度了,這就跟投資的道理一樣,你投資100頂多能賺1000,你投資110說不定就能賺5000,我們是不是該多付出那10元的時候了?讓雲端上的人知道,我就是要這樣過日子!

 

我一個比較投入社會運動的朋友跟我說過:「雞蛋該丟的時候就要丟。」而村上春樹也說過「他會選擇雞蛋這一邊」,之前我都不太能理解這個道理,這幾天我真是卻切的體認到雞蛋的功能,這時候我們真的不能只把雞蛋當成食物來看,該轉貼的也轉了,該生的氣也生了,那,該丟的雞蛋什麼時候該丟一丟呢?

 

領頭丟雞蛋的人很重要,決不是我們這種默默無名的小輩能做到,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期待著那個領著我們丟雞蛋的人出現,他一喊「丟!」我們就跟著他一起往前衝呢?

 

只怕要衝的時候,我們這些很會轉貼的人會說「可是因為我得要......,所以沒辦法......」,就跟《當龍吞了太陽》裡講到的很多在德蘭沙哈的流亡藏人一樣,要真這樣就囧了,雞蛋一車車到現場沒人要丟,恐怕只會想開著卡車去撞山壁。

 

或者,我們的決心還不夠,我們還在醞釀一種決心。

 

老天保佑我們的決心能在核災之前釀好,否則我想再家裡面擺一瓶毒藥,核災一發生我就吞下去,至少可以避免繁衍災後的下一代。

 

拜託,日本人都能聚集15萬人在首相官邸前了,別說台灣人做不到,我們真的要這麼看不起自己嗎?

 

(PS 我如果突然消失拜託各位要來找我,尤其是認識我的媒體朋友們,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K 的頭像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