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jpg   

因為網路上一堆人在看《深夜食堂》,最近書店也都在推這部漫畫 (小說倒是少見),上回在誠品翻了幾章,而我也向朋友借了DVD,趕上日劇風的一小角。

 

喜歡不喜歡,這在個人。對我而言,這些過客們的故事沒有太大的著墨,只是短短的訴說這些人的故事,像寫故事大綱般,一章又一章。

 

這讓我想起我在法國住院時的親身經歷。

 

在法國念書時的第三年,因為婦女病而進了醫院,大年除夕夜前幾天,人家忙辦年貨換新鈔我在住院 (在法國是完全沒差),醫院一住住到初四出院,期間法國健保與額外保單完全給付,我只付了新台幣500元 (其實是免費,但我出院後兩個月都相當虛弱,就沒特別去申請)。

 

那是題外話,10年前的情況今日不知是否如昔。總之,我住的是三人一間病房,護士把我安排在靠窗的房間,一開始旁邊兩張床是空的,之後就是有人來來去去。

 

婦科病房會來的不外乎是兩種人:有病的跟生小孩的。有病的不會太多話,生小孩的,則還可以分成開心的跟傷心的兩種。

 

首先入住的「室友」,是個年輕女孩,媽媽陪著來生,從頭到尾沒太多話,生了,沒事,外國人沒做月子這檔事,然後就走了。

 

然後是一個看來相當直爽的女子,我覺得她應該去西部片裡演牛仔,對...牛仔!要不是她大了肚子,我可以想像她戴個帽子騎著馬轉套繩的模樣......

 

「你們這些臭男人別仗著自己力大就欺負這些弱女子,」她用套繩綁住了幾個男人。「我們女人可不是好惹的!」

 

她自己帶了個大包包就來醫院待產,剛進房時一副大姊樣,好像天下事都難不倒她,親切的向我打了聲招呼,就大勒勒的躺上床,等待護士的指示,及寶寶的到來。

 

事情轉折總是讓人心驚,我當時剛動完刀,不時的都在昏昏欲睡,偏偏在護士進來時我醒了,那時我正在看書 (我當時的男友帶了幾本「童書」來給我看),而聽到了護士與她的對話...

 

護士:這位太太,在生產之前,有幾份文件要您填寫。

太太:好,不成問題!

(太太填寫文件)

護士:還有,我需要一些您的證件,包括身分證跟健保卡。

太太:當然沒問題!

(伸手去掏證件)

(護士拿回文件後,有點尷尬)

護士:這位太太...不好意思,想請教一下,您是一個人來嗎?

太太:當然!生孩子一個人來就好,有人可以替我生嗎?哈哈哈...

護士:嗯...您說的是...不過...

(看來真的勢很尷尬的問題,是什麼呢?再虛弱也得把耳朵豎起來...)

護士:太太...那個...父親這欄...我該怎麼填寫呢?

 

每個堅強的女人,都有一塊不能觸碰的地雷區。有時候你不是故意的,是劇情需要...喔不,是工作所逼,你被迫成為一個白目的人,但你真的不願意,那個護士就是這種情況的受害者。她問題一問完,那位原本灑脫的悍婦,突然靜下來,開始啜泣...然後大哭。

 

護士傻了。

 

護士:這位太太...您...您別哭啊!那個...生孩子是好事啊...有新生命降臨多好啊!...不然你看看隔壁這位小姐 (我:我......?),她是生病住院開刀啊!你看開刀多難過,她還寧可是來這裡生小孩的呢?(護士突然看向我) 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護士小姐幾乎是以求救的眼神看著我,我也只好在旁邊堆著微笑點點頭,只是我心裡面還是有OS:

 

我的天,關我屁事啊!

 

不過護士小姐這招奏效了!那位大姊聽了我狀況之後,逐漸的收起眼淚,跟著護士小姐一起辦文件之類的,好吧!縱使犧牲自己,也算達到功德一件。

 

而這之後我則繼續昏昏欲睡......。

 

生完孩子的大姊似乎也與我拉近了距離,試著跟我聊天:你打哪來啊?念書啊...念什麼啊?喔...一個人住院不會難過啊?(好怕她又哭了)...

 

因為我一直睡,所以大姊也就很多話我都沒聽到,而法國洛林省鄉下地方的悍婦鄉音,我的聽力程度還沒到完全理解的地步。

 

等我睡醒,大姐已經走了。過了幾天,換成了另一家子人,全家上上下下歡歡喜喜跟著媽媽來生小孩。

 

整個狀況,大抵就是我們在美國影集看到的那樣:一家人推著輪椅把媽媽送進醫院待產,然後爸爸獻吻兒子劃卡片送禮物,全家期待著小妹妹出生。手續方面,則由爸爸一手包辦。等到時間差不多,媽媽就推去生,生完全家歡天喜地,然後家人就回去了 (法國的醫院不像台灣是可以有人24小時看護的,那兒的護士其實挺能照顧人的)。

 

當家屬都回去之後,我們才有機會好好聊天 (老天當然我不會主動跟人攀談),那位幸福的母親對話裡的重點只有一個:

 

她家的拉不拉多,兩隻‧

 

我好擔心我家的那兩隻拉不拉多啊!平時都是我們在照顧牠們,現在我離開兩天生孩子,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想我啊!我本來叫我老公把狗帶來看我,但醫院不准啊!(廢話) 我家的狗也很照顧我家的大兒子,你看我那大兒子,小狗都會陪他睡覺,等他睡了才會去睡,你看多乖......哎呀,我好想他們啊!明天我老公來,我一定得問問他們的狀況...不,我現在就打電話來問問!

 

女人生的是孩子,但女人最關心的是狗。

 

我說:嗯,我也最喜歡狗了。

 

隔天,老公小孩果然來了...帶著兩隻拉不拉多犬...的照片來陪伴媽媽。他們看著孩子,開心的咧!然後跟妹妹說:「妹妹啊,這是我們家的兩隻狗喔!你回家就會看到牠們了。牠們也會很照顧你喔,你以後要跟牠們好好相處喔...」

 

我OS:妹妹啊,你媽媽相信已經在來醫院之前,跟兩隻狗狗做了9個月的教育了,別擔心,牠們不會咬你的,不然爸爸會跟狗狗拼命,然後媽媽會跟爸爸拼命,然後...你可能又會有小弟弟了!

 

我出院的時候,忘了隔壁床有沒有新房客。總之,這一段短暫的經歷,遇見了兩個不同的媽媽...不知道她們現在怎麼樣了呢?

 

我啊!在住院的那段期間,我媽本來安排了北海道旅遊,結果一聽我住院,立即的反應是:該不該取消呢?我跟她說:「你不去我也是住院,你又不能飛來看我,你還是去吧!」

 

而我一出院,打電話回家,我爸接。我爸接過來,一語不發......因為他哭了。

 

而我現在真的沒事。

 

(因為時間久了,很多細節也都記不清了,可能對話的部分都是我後來用印象杜撰的,不過也沒啥關係,故事嘛...聽聽就好。)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