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場激情之後,那男人躺在她床上,沈穩的呼吸著,平靜的臉上與幾分鐘前的熱情完全難以加以聯想。

 

女人獨自站在床邊,看著那個男人,他佔據了一半的床,龐大身體壓在棉被上,女人第一次覺得男人身軀的份量,就連方才壓在她身上時都沒有感覺到,她覺得神奇,或許男人只有在這種沒防備的時候,才會如同爛肉般整個攤在女人面前,缺陷畢露,不過這男人也太沒防備心了,但也許他根本壓根不在乎,或是在想到要在乎之前就已經忍不住呼呼大睡。

 

這時女人想:如果要把棉被拉出來蓋,就會吵醒他。於是她貼心的決定自己去睡沙發,雖然內心還是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畢竟這是她的家她的床,怎麼這男人一進門就壓制了她!

 

被壓制的憤怒在她腦中盤旋,影響到了自己的睡眠。她覺得自己受到的委屈,在沙發上窩了兩小時候,她決定掙回自己的床!女人走回自己睡習慣的大床,雙手用力一伸將男人身體下的棉被一拉,這暴力的動作當然吵醒了男人,不過這遊戲人間的男人非一般角色,順著拉棉被的勢,轉身躺在女人懷裡,大個兒頓時成了要人疼惜的小男孩,女人再怎麼惱總有個母性,何況是遇上才跟她溫存過的男子,於是就讓他躺在自己的懷裡,沈睡。

 

沈睡,是屬於男人的,他均勻的呼吸聲時不時轉成了微弱的鼾聲,她睡覺最怕光最怕吵,失眠的夜晚,鼾聲再微弱也被放大了十倍,也縮短了她提供懷抱的時間。於是女人不耐的動了一動,意示男人換個睡姿,男人也識相的轉到另一側,呼吸聲再度調回均勻,微弱的鼾聲再起,女人又想:這下今晚是不必睡了!她覺得有點可笑,因為自己居然有種虧大了的感覺。

 

她搶回了自己的棉被,拿回了自己的枕頭,男子在側,因為沒有枕頭而輾轉,女人的母性再起,四周尋了個枕頭給他,溫柔地托起他的頭,放在枕頭上。男人睜開眼,那眼神似乎有點訝異,搞不清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著,還是驚訝於女人願意給的溫柔,總之,他抱著女人,像個情人般,即使,他倆還稱不上是情人。

 

看來這男人是會等到天亮才會離開。天亮後,該怎麼面對這個不知道算什麼身份的男子?天一亮,他勢必會想要沖個澡,屆時要替他準備毛巾吧?基本禮儀。毛巾,有,就算他之後不會再出現,毛巾洗了之後總可以再用。那牙刷呢?人總想在起床後刷個牙,洗去前晚睡眠時累積的口氣吧?她開始後悔自己沒在出遊時大肆搜刮旅館提供的一次性牙刷,如果身邊有的話,她就可以在早上提供給這名男子,用完即丟,沒有承諾,沒有負擔,不造成任何人的壓力。可惜的是,她有的是那種一用就是一個月的牙刷,要是早上提供給他一把全新的牙刷,難不成暗示他以後要常光顧,別忘了一夜之情的後續?這壓力太大了,她想做的灑脫,卻又擺脫不掉這個牙刷的哲學。一整晚,她又轉身看著男人,他依然安穩地睡著,她則拼命思考著該不該提供牙刷這回事。

 

早晨,男人終於甦醒,盾的完全沒有發現女人一夜失眠的事實。男人是否有發現昨晚半途棄守的事實?醒來後第一件事情居然是溫柔地加以彌補。二度戰鬥後一如女人所料,男人沖了個澡,她遞上毛巾,男人似乎對於這舉動有點驚訝,一時之間還弄不清那塊彩色的棉布是什麼作用,女人這時慶幸著自己沒給他牙刷,既然他連毛巾都認不出了,肯定也搞不清楚牙刷的作用。

 

不過女人還是多此一舉的提供了一項服務:她問了他要不要咖啡。男人盯著女人,揣測著她這問題背後的意涵,女人心想:不該,不該,萬萬不該。而男人此時居然回覆:好啊!

 

早起一杯咖啡,是情人的舉動,如果你只想一夜情,實在應該在沖完澡之後馬上離開。而這個男人居然為了一杯咖啡多留了一陣子,喝咖啡的時候得面對的,是早餐的對話,是今天要做什麼…這真的不是現在這個身份的男女該面對的事,而這兩人居然過完這段咖啡時光,男人還撒嬌的躺在女人腿上要溫柔,只是此時的對話算不上敷衍,但也談不上交心,打開電視填補著咖啡的尷尬,女人速速喝完咖啡,起身梳洗。而這男人居然在這空擋自己打開音響,邊聽音樂邊替女人洗杯子,包括前幾天沒洗的份量。男人邊洗邊說:亂成這樣,你怎麼有辦法?

 

女人將水龍頭的水轉大,讓男人洗碗洗的順暢。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真貼心,但你這時管這麼多是幹什麼?

 

往後的日子裡,男人與女人見面絕口不提那天晚上的事,普通交友,普通公事,交情往來一般般。女人不知道男人是否有想過,但至少到今天,她還在思考牙刷與咖啡的哲學。

 

女人決定,未來還是多搜刮點旅館提供的牙刷,而咖啡,還是便利店方便些!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