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368.jpg 
騎馬去~


在我模糊的記憶裡,假使我在來雲南前真的有騎過馬,應該也只有一次,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當我的個兒還很小很小,年紀應該也還只有個位數,那時剛有了迷你馬,帶你騎在馬背上走一圈,很短的一圈,一圈100元。我的印象中只有吵著媽媽讓我騎,但媽媽一直覺得太貴而不答應,但最後究竟有沒有騎上去,我真的無法確認,因為我沒有身在馬背上的記憶。

 

因此在來到大理之前,我有印象的騎馬經驗,應該就只有寶山石頭城那次了。不過或許經驗過於嚇人,以致於我腦中自動進行清除,讓我完全忘了我真的在雲南騎過馬這回事,一聽到吳大哥開心的約大家一起去騎馬,馬上二話不說的答應,因此今天預計的行程就是:我、吳大哥、哈爾濱女孩一起去蒼山騎馬,只要50元一人,哇嗚好便宜~

 

一大早,吳大哥先開車帶我們去吃超級好吃的耙肉餌絲,所謂的耙肉,就是有點類似豬蹄膀,燉得嫩嫩的那種肉,餌絲,就是用米做的乾麵,口感有點像麻糬,QQ的,我個人相當喜歡,吳大哥帶我們到古城後段的一家當地人吃的餐廳,湯又鮮又清,原味不辣,但附有個式辣椒,任君選擇,我吃夠了辣油辣子,看到切碎的青紅雞心辣椒口水直流,不顧一大清早就家了一大勺進了我的耙肉餌絲裡,果真辣得過癮!清湯鮮,餌絲Q,耙肉嫩,另外還有許多小菜,可惜除了滷蛋我一樣也沒點過,我立刻就愛上了這家小餐館,之後還要求了吳大哥帶我去吃好幾次,只做早餐,雲南人的口味之重簡直可以跟台南相媲美了!

 
IMG_6361.JPG   


吃東西別花太久時間,騎馬重要,吳大哥前一天晚上就替我們叫了三匹馬,因此馬伕準備了一批大馬 (據說是退休軍馬),專業馬鞍,留給吳大哥;一批小棕馬,看起來年紀最小最可愛溫馴,我騎;另外一批白馬,留給哈爾濱姑娘。

IMG_6413.jpg 
前面那匹就是我的小棕馬,看看牠這樣還磨蹭牆壁害羞咧~


IMG_6412.jpg 
白馬反而有英姿對吧?


人說,人不可貌相,這句話也適用在馬身上,馬,也不可貌相,看我那批小棕馬,不跑時每每低著頭害羞得,跟大馬湊在一起像撒嬌似的,OK都是騙人的!這批小馬要是人一定是那種每天爬牆跟同學拼口氣打架的那種咖小,在我騎上牠時,牠都還很乖,在馬伕還拉著牠時,牠也都很乖,一直到馬伕放開牠,讓我自己駕馭時,牠就不乖惹~拼命想爭第一,決不讓人超越牠。先說,要馬往前跑就要甩韁繩並大喊「駕~」,要馬停就得拉韁繩並大喊「ㄩ~」,我的這批小棕馬,都不是我在駕馭牠的,反而是後面的人在掌控牠的,怎麼說?因為牠只要聽到後方的人大喊「駕~」就知到後面的馬要跑了,牠絕不讓其他馬超越自己的,因此聽到別人喊「駕~」,牠就開始狂奔,我當然會拼命的拉韁繩並且大喊「ㄩ~ㄩ~」,但牠的字典裡沒有放棄,牠才不要停,牠要一直跑,跑到馬伕在後頭大喊「拉緊韁繩,ㄩ~ㄩ~」牠還是不理,直到馬伕趕上把韁繩拉住才停,馬伕看來有點抓狂,拼命罵,那隻馬也不知道有沒有低頭懺悔,因為當牠回覆一開始乖巧的樣子沒多久,又開始重演舊戲碼,有一回吳大哥的大馬甚至快超越我們,我那匹英勇小馬居然還使出奧步:整個衝上前給牠咬一口!引得現場大混亂,馬伕立馬向前抓住我那匹不聽使喚的小馬,一陣混亂中,發生了一件令我不知如何開口的事,那就是……輪家的膝蓋一把撞進吳大哥那匹大馬的屁屁裡,所以,真的是膝蓋假賽,慘不忍睹,但當時的情況,雖然我包包裡有濕紙巾,我也不能馬上拿出來擦拭乾淨,因此,我只好繼續騎,還好後來一切順利,平路上,三匹馬真的開始「競跑」了,因為馬伕說,馬要跑起來才好玩,要不然馬也會不開心,但我想這回牠們應該很開心了,因為牠們真的一直有在跑喔!


IMG_6369.jpg 
馬鬃左右搖晃


騎馬去程的終點站是無為寺,一個還算清幽的寺廟,我們走上山,讓馬兒休息吃點草,說也奇怪,剛剛拼命不讓大棕馬超越牠的小棕馬,哇咧一靜下來居然拼命跟大馬撒嬌,兩隻馬就這樣不理白馬了,不知道馬界裡是不是也有顏色上的小圈圈,但那匹大白馬大歸大但真的不愛跑,是不是看不慣這種職場戀愛(?),總之白棕兩方很明顯的是兩國的,矮油真幼稚!

IMG_6405.jpg
 

走過無為寺的牌坊,回頭一望,我的媽好震撼的一句話:「回頭是岸」!旅途中看到這四個字有點不知所措,阿人家玩得好好的就是不想回家啊~吳大哥跟哈爾濱姑娘體力真好,走在前頭一下子就不見人影,我呢~用不時停下腳步拍照做為幌子來掩飾自己不平整的呼吸,等到走到中途休息的亭子,我……真的好喘啊!這真的已經不能怪海拔高了,都在大理了,還什麼海拔高?回家多做點運動比較實在啊!不過還得走一大段才能抵達無為寺,因此,又再爬了一段,才到了寺門。

IMG_6383.jpg 
在無為寺可以遠眺洱海

IMG_6375.jpg 

IMG_6391.jpg  

IMG_6390.jpg   

吳大哥說,無為寺有收人學太極,但只收老外,一個中國人也不收,我不知道他們所謂的中國人是否有包括台港澳,不過我這一看真的清一色都是白皮膚,門口還有老外煞有其事的在練太極,難不成無為寺想成為另一個追殺比爾的發源地?因此才會只收白人不收黃人?總之這樣的政策好像讓人懂又讓人不懂,只是華人地區想學太極,好似也不需要千里迢迢來到無為寺,街口公園就有人天天早上打了。

 

好像跟那在門口打太極的老外說:「喂,我阿嬤也是這樣!」想必他一定會馬上吐血或是賜我白眼一枚。

IMG_6396.jpg  

IMG_6397.jpg 
無為寺中驚人的兩串對聯...實在是動作派的,真的要拋棄紅塵了


回程,我跟哈爾濱姑娘說好,我無法與小棕馬溝通,不如不跑得白馬讓給我,小棕馬送給妳吧!哈爾濱姑娘方才經歷了不跑就是不跑的窘境,聽我這麼一說也馬上答應,我心裡有種騙人落網的不安,但人生總要有不同的體驗,我想這應該沒什麼吧!小棕馬並沒有在吃過草後就變得比較乖,哈爾濱姑娘一騎上小棕馬,牠就不停的往前了但是下坡,馬伕為了安全起見叫我們不要讓牠們跑,這對我的白馬是沒問題,因為牠的專長就是不跑,而小棕馬可就不行了,不跑牠不開心啊!因此時不時停下來吃草、喝水、吃草、喝水……馬伕又大喊「別讓牠喝!」「別讓牠吃!」但那匹馬真的不受控的,完全就是一付老大樣,不過果真還是職業觀光馬,拗歸拗,牠還是會記得回家的路,知道背上的那傢伙是付錢的老大,因此只要正確用韁繩控制牠,多少還是會聽的,但牠最後還是失控了!當所有人回到了大馬路上,馬兒們知道快回到家了,大伙開始狂奔了起來,就連我的白馬居然也跑上了第一名,而小棕馬呢……這回牠跑上了馬路中央,可能覺得那是「馬」路吧!可是現在的馬路已經不是給馬了,是給車跑的,但馬跑上路中間也是嚇壞了不少駕駛人!

IMG_6406.jpg  IMG_6410.jpg  
吳大哥跟哈爾濱姑娘的背影 (因為白馬總是最後面)

 

馬伕一開始就說:騎馬是用腳騎,屁股要隨著節拍上下,不可以讓馬背一直撞!嗯這句話我一直到回程才領悟,但已經太遲了,小棕馬的馬背整整頂了我跨下一小時,我回到市區後,還得盡量控制才不至於走路成ㄇ字型,結果是,我的屁股整整痛了一個多禮拜,做板凳是絕對沒辦法的,蹲坑也是痛苦的,但是騎馬真的好好玩啊!真沒想到這一天的行程,居然是我這趟旅行中印象最深刻清晰的一天呢!

 

晚上,吳大哥調了一壺梅酒給客棧裡的女房客喝,開了一瓶白酒給男房客,大家有說有笑聊到午夜,人生快樂莫過於如此,快快樂樂的浪費時間啊~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自由歲月火星人
  • 是膝盖撞进去哦!
    幸好不是头撞进去,那么就要洗头了!
  • 是頭的話現在應該已經死了

    KK 於 2011/08/16 0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