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在你遇到瓶頸的時候,會想起它的起點。」

 

這句話是我幾個月前有感而發在噗浪上留的一句話,可以用來詮釋很多事情,是感情、是事業、是家庭......任何有春夏秋冬、輪流風水的事都可以套上,重點是,一定是遇到困難時才會想到。

 

我這樣一個人,要去講我對電影的熱情,的確是ㄧ件很可笑的事。至少,我很多號稱「其實不愛電影」的朋友,都對某個領域的電影類型有相當深的涉獵,不是因為書讀得多,純粹只是因為喜歡,無形之間造就了他們對該領域的了解。像我這種說不出自己喜歡什麼,也很難講自己真正討厭什麼的人而言,究竟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熱情」,我自己都會懷疑。

 

就不要說熱情吧!不如說是影響。

 

我可以說,電影的確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即使一開始是如此的無心。

我出生在一個很保守的家庭,父母親都是安分守己的公務員,但我知道我不是啥響噹噹的人物,大家對我的背景說實在不可能有太大的興趣,那也就免講太多免得好不容易偶而路過的讀者無聊了。總之,我不記得小時候曾經真的去「選擇」什麼,念什麼學校、吃什麼、穿什麼、甚至讀什麼,都是父母親打理的,這不能抱怨,因為小孩子不必面臨什麼選擇是一種幸福,但過於好命的結果,是自己似乎也不了解什麼是「選擇」,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喜歡什麼,可以追求什麼,不只是我,應該台灣很多人都是這樣走來的。

 

國三的時候,大家都在拼聯考,我功課又不好 (B段班轉A段班,數學模擬考120只考8分,80分少一分打一下老師怕手痠所以就饒過我了),但總之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只記得當時幾個功課很好的同學,都會去看電影,看完電影之後被老師發現還會被小念一下,不過當時有一次模擬考結束後,學校幾個班級的老師決定讓學生放鬆一下,聯合帶了幾個班 (包括我們班),去美麗華戲院 (當年還是首輪戲院) 看《剪刀手愛德華》,看完之後我愛上了強尼戴普,然後......一切就開始了。

 

不過我家有奇怪的規定:不准看電影、MTV、KTV,所以即使當年順利考上公立高中,我還是不能看電影,印象中我在大學前我看過的電影只有國中時去永和戲院排隊跟大家看《七匹狼》,還有高中跟同學去看《長日將盡》(後來這部片我租錄影帶看了七遍,成為我的愛片之一),當然這些經驗都是背著爸媽偷偷來的 (早知道就也應該偷偷談戀愛才對),考完大學那年,終於過到可以不要再一天到晚念書的日子,但無形之間以往被死讀書所佔據的時間被釋放後,一時間也不知道能做什麼,只好到巷口的錄影帶店去把 (幾乎) 所有的片子都租回來看 (後來才發現後面有一間限制級的老闆娘沒跟我說,等我發現錄影帶店已經倒了),那個暑假看了什麼片,說實在也記不得了 (只記得《長日將盡》看了七遍),就這樣西片錄影帶陪著我過了一個渾渾噩噩的暑假,然後就註冊進輔大,念商學院,國貿系,因為怕念電影畢業後沒飯吃。

 

進了輔大,我並非第一學期就是忠心的社團成員,上學期的我印象中依然沒有目標,整天跟朋友在系辦打牌,一個學期過後,發現自己真的與班上同學格格不入,才在下學期努力參加電影社活動,然後才能說是開始我的「電影人生」:從那之後,我的生活就沒有離開過電影,大學四年我在社團中渡過,專心看電影,畢業後我去國外念電影 (我父母終於知道他們擋不住我了),回來從事與電影相關的工作,一直到今天。

 

這依然不能說我對電影有「熱情」,不過那天我看《燃燒鬥魂》的時候,不知怎麼自己突然理解了一件事:電影幾乎是我另一個生命的起點。講這樣也許太自誇了,但的確在我渺茫不知所以的生命裡,「電影」是第一個我自己選擇的東西,從這裡開始,我了解到自己是可以「選擇」跟「追求」的。當然,說不定我只是喜歡強尼戴普而已,不過至少我自己決定了要走進那個社團辦公室、決定留下來、決定要參加活動、決定這是我的依靠,而在我沒有任何音樂、文學涵養的家庭 (這真的不是對我家人的鄙視,只是每個家庭的重心有所不同),當然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帶給我影響、要我去喜歡電影,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而對文學、音樂、繪畫一無所知的我,也是從電影做為起點開始接觸這幾項藝術:我的音樂入門永遠是電影原聲帶 (可能有人會認為不入流,但我就是如此),第一本我看完的書叫做《達文西密碼》,有了這些普通的開始,才會有之後的繼續,如果國三那年我們老師沒帶我們去看《剪刀手愛德華》,如果我沒有因此迷上強尼戴普,我可能今天會做著另一份工作,過另一種人生。

 

不過,這些事情都是發生的,如果再來一次,我也未必會選擇另一種方式。

 

不知道怎麼會看《燃燒鬥魂》時想到這些,可能是到了一定的年紀,每個人都有點不滿足、都開始思索自己的生活,開始懷疑自己這樣做是否正確,如果當時早知道這類的可能,不過這些都太慢了,我今天會在哪裡,那是我選擇的,在電影之前,我也幾乎沒有其他的記憶,我不記得高中生活發生了什麼事,也不記得大學時期非社團的生活,我應該把電影當做我生命的另一個起點,從這個起點出發,我走上了一條路,一直到今天,在這路上,也遇上了不少人、許多事,而這條路會走到哪裡,誰也不知道,也許再幾個月,也許還得繼續走上好幾年,也許我,還有很多跟我做同行的朋友,不是導演,不是創作者,只是電影這個行業裡的一小環,但我們終究還是能說,自己也算是走在電影的這條路上,而不管這條路還有多長,也許就一個「起點」的概念而言,我是必須要尊敬他的,因為這是我所做過的第一個選擇。

 

雖然路不寬,但總算是走過一程。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