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一個大地雷,踩不得!

我討厭很愛把法文拿出來溜的人。

是的,我會講法文,因為我在法國念過書,但不代表我不曾努力過,我大學時並非法文科系,是靠自己在外面補習上課,整整三年半的時間,之後到了法國上課,一開始當然什麼都聽不懂,所以每次上課都要拿錄音機錄音,然後回家再花三倍的時間整理成筆記,人家下課開趴踢,我下課除了買菜煮菜就是看書聽錄音整理筆記,半年之後,我不需要再錄音,同班同學翹課跟我借筆記,我的成績不輸其他法國同學,從一開始老師會在課堂上講解比較男的單字意義結果被同學當場噓,到後來那位同學跑來跟我借筆記的過程,不是不辛苦的。

但,這也不代表我的法文特別好,足以藐視天下眾生,拜託,我又不是法國人,你找個老外來台灣住三年看看,看他有沒有辦法講的一口跟我們一樣溜的中文,再加上回國都已經七年有了,你說法文能力沒有逐漸衰退是不可能的,比我好的比比皆是,我只能靠著一些法國電影來補足我的聽力,三不五時有法文片給我翻讓我語文能力稍稍恢復,但我可不會沒事把法文掛在口邊,這邊Bonjour那裏Bonsoir的,有事沒事還要給人多多Merci,這不是太無聊了嗎?法文在台灣並不是什麼全民通用的語言,在一個不懂法文的人面前講法文,我真的不懂這到底是什麼用意。

有時我對於台灣人對於「語言」的看法感到很納悶,究竟語言對我們之中的某些人而言,是一種溝通用具,還是一種裝飾品?在熱鬧的大街上,有時會看到一家別緻的咖啡廳,看來主人應該是有品味的,否則平平是咖啡廳,他的店為什麼比人家獨特?就在你開始想對咖啡廳舉拇指按個讚的同時,卻赫然發現他們那不起眼的招牌,寫的居然是法文......嗎?為什麼我要用疑問句結尾呢?原因正是那招牌看來應該是法文,但怎麼都不是法文啊!不是ç忘了加下面的小尾巴變成了c,就是é的重音居然莫名其妙的成了縮寫點,所以......會犯這樣的錯誤,老闆應該不會法文吧!但為何又要用個法文當店名呢?說真的,你的顧客80%都不會法文,招牌的溝通作用就已經作廢了,所以招牌對這家電而言,只是擺好看的嗎?

想想,我們常常取笑一些很愛把中國字當作刺青的外國人,把我們的五千年文化成了他身上圖騰的一部分,結果往往很糟糕,可笑的字眼爬滿肉體不說,光那個字寫的簡直就只有小學生程度,我們一邊笑他們,一邊也在心痛怎麼自己國家的語言到了傻B的洋人身上,居然只成了個裝飾品不說,他們還洋洋得意的呢!但回想一下,我們不也是這樣嗎?時不時把人家的語文當成自己生活裝飾品的一部分,英文已經很普遍了,然而現在大加英文程度比以往好,一般來說偏差不會太大,但是日文法文可沒這麼幸運了!我們所見70%的「裝飾作用語文」,都是錯誤百出,讓人很想拿著紅筆圈起來。有時真是搞不懂,真的什麼東西加了外文,就比較高貴嗎?如果要真的高貴,為什麼不能做到最好,至少去請教一個當地人來幫你看看嘛!要不然查查字典問問囉!不對的東西,總不好拿出來,就好像不好吃的東西,你不敢拿出來賣的意思是一樣的嘛!

招牌這種裝飾用文字,已經算是比較小的地雷了,頂多只是水鴛鴦等級,我另一個大地雷,通常是發生在「人」的身上。

幾個月前,我曾經在一個朋友的噗浪上,跟他的朋友幾乎要吵了起來。我那個朋友,英文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300%確認他一句法文也不會講,也不想學。然而,我這位朋友的朋友,卻在他的噗浪上,回覆一大串法文......也就算了,裡面盡是縮寫(也就是我們課堂上抄筆記常用的縮寫字),好不容易有了完整的字,居然拼錯一堆,文法不對,整個亂七八糟,更重要的是,他寫這些,跟本他要溝通的對象是完全看不懂的。那那那......你寫這堆幹嘛呢?想跟大家宣示「我好棒,我會法文喔!」,但不巧遇到一個很愛找碴的我,偏偏就是要在那個地方把他的錯誤一次糾正出來,老兄他還不死心,繼續對話,一付想要與你交談的樣子,當然,句句有錯。我忍不住點開那位仁兄仁姊的噗浪,河道上找不出半個中文字,盡是錯誤的法文與英文,我只能說,我被打敗了,我該頒給他最佳勇氣獎,還是丟給他兩條法文、英文字典的連結呢?

我不是討厭他法文差還敢拿出來秀,因為語文最基礎就是一種溝通的工具,我很佩服那種只學過幾句法文,英文也不好,就獨自踏上異國國土,不畏與外國人溝通的人,因為他充分發揮了語文的功能─溝通。然而,那些令我生氣的案例,都是把語文拿來當成炫耀,甚至是自我等級提昇的工具。怎樣?會法文就比較高級,你揹的LV就不會像菜市場包嗎?我們自己的那一個部分讓你覺得丟臉、必須要用洋人的東西來讓自己感覺更好了?這種人,叫人怎能不生氣啊!

還有一種我受不了的,就是四處宣示,自己對語文很有興趣,他學過日文、韓文、法文、英文、西班牙文,很厲害,是嗎?可惜了,上述幾種語文中,他唯一堪稱能夠溝通的只有英文,其他的語文簡直不聽也罷,但他依然很得意洋洋的跟大家說:「我對語文很有興趣,所以我都想學,也都學過。」然後就是我們自己把話說完吧:「可惜沒一樣學好!」不過,我們也不得不佩服這種人的勇氣,因為只要有人在任何時刻,用以上語文溝通,他一定不會臉紅的立即跳出來,把他全身上下僅剩的幾句外文擠出來送給對方,然後想再繼續聊的話......很抱歉,沒了!因為真的沒了。這種人通常會出現在有外國人的晚會上,或是國際影展與外國導演的映後座談上,我每次遇到這種人,先都會非常緊張,因為他們說出來的通常沒人聽的懂,之後就會一陣尷尬,然後就會開始替他感到難過,因為何苦刻意要把難堪兩個字寫在臉上,咱們又不是在上班上課,非用外文不可,影展座談現場有翻譯在,交給她就好了,平常PARTY聊聊天打打屁用會的語文就好了,您這又是何苦呢?

其實學語文,除非真的是超級語文天才,否則一般而言,是要付出大筆的金錢、充足的時間,才能把人的語文能力訓練到一定的程度,因此你會發現,語文好的人,通常他們的生活也不會太差,至少他的家庭或自己的經濟能力,足以支持他們昂貴的語文課程。但很令人生氣的是,常常有人跟養名牌狗一樣,一時看了什麼電影流行就跑去學什麼文,結果錢砸下去了學幾個月就半途而廢,有人到這裡就會打住,承認自己的挫敗,但有人就會把所學的東西拿來用幾種可笑的方式表達出來,讓全世界知道他是半途而廢的。而就算學的好,說的好,說真的,基礎並不是他特別厲害,而是他特別幸運,可以有足夠的金錢與時間讓他在語文這塊上面耕耘,假使一個人一天24小時除了睡覺就是在擔心生計,你覺得他會有時間跟金錢去學語文嗎?因此說穿了,會語文,要惜福,不要炫耀,不要因此就自以為高人一等,因為人格不是因為你會什麼洋文而變得比較好,人終究只是人,不是哪一種人優於哪一種人。你會外文只是因為你比別人幸運,不是因為你比別人厲害。

前陣子有個朋友辦活動在找法文接待,要我去聽聽這些應徵者的法文程度如何,當然,除非他有真的在當地生活過,否則普遍不好,但不好總是有進步的空間,然而兩個例子卻讓我記憶深刻:由於我在應徵場合沒有開口,因此一名長髮飄逸穿著得宜的美女,對於沒發言的人總是臭臉相對,就在我以法文提問後,該美女才終於肯笑著正眼看我,用她那極端不正確的法文與我對答。該美女當場被打叉,不是被我一個人,而是整個評審團。

另一個例子則是號稱某大學法文系四年級受到同學愛戴的活潑美女,從頭到尾對話沒有一個字法文,先不論她那宛若夜店傻妹般不得體的應對方式,念到大學四年級了,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講不出來。私立大學一學期學費五萬,她家供她前三年好歹也花了30萬,結果是一句簡單的句子都無法完整的說出,我當時只想給她一句話 (但是我沒說):「同學,你得好好珍惜你所擁有的。」陪審團當中沒人給她好臉色看,她離開之後,不知道是會咒罵我們這群人高傲呢?還是回家好好反省奮發圖強?我想答案應該很清楚,不過也都不關我們的事了。

當我在法國剛開始上課時,每次只要老師為我解說單字,或是在跟老師溝通的過程中有遇到困難,我的老師都會跟我說:「你能夠說我們的語文已經很了不起了,你要我去學你們的語文,那我才真是不敢呢!」我們的東西真的沒有比較不好,不需要依附洋人的什麼來替我們作自我提昇,語文的基本功能是溝通,所以電影外文片名真的不需要用法文 (因為沒多少人看的懂,而且懂的人通常覺得可笑至極),店名可以用大家都懂的文字,總統也不必刻意在外國記者面前說英文,我們只需要有必要溝通的,讓對方能夠正確了解我們想表達的訊息就夠了,其他的功能,純粹只是在讓自我感覺相當良好罷了!








誰推薦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i
  • 路過而已,覺得這篇講得真的很好阿。
    不過我地雷的對象是英文,所以我更容易爆炸了....XDDD
    (撇開很多是真的認真要練習英文的人,有更多人明明英文很爛又要跟我炫燿..真是受不了啊,我連挑錯都懶惰了)

    (還有日文也是,不過我好久沒用,已經不能挑剔別人了XD)
  • 
                chi
  • 好想按讚喔~可惜沒得按
  • 
                mimi
  • 路過
    我也覺得一國總統不講母語講英文是怎樣?
    覺得自己很驕傲嗎?很高尚嗎?
    結果還要怪人家誤解
    選出這樣的領導
    難怪也會有這麼多愛炫耀的人民阿

    認識不少來台灣學中文的人之後
    我才瞭解哇靠中文真的好難阿
    還好我已經先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