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會讓靈感枯竭?悲傷會讓人耗損,快樂會讓人迷惑,如果不是快樂又不是悲傷,什麼會像一個黑洞一般,將人的思緒吸盡,讓人腦空神迷?


最近我在思考著這個問題。總是說:趁著接下來沒事,來寫些東西吧!去了日本,放了大假,回來依然是一本空白手札,頂多記下花費的帳目罷了!人不能放空,放空即無思想,無思想即無靈感,白紙依舊白,滑鼠游標仍停留在同一處閃爍著。





思想所及,即為靈感所及。從一月四日起,我的部落格從未新增過一篇新文。應說,從上一回有靈感時,至今少說超過60個日子 (因我不把一月出所發的兩篇文當作是一種靈感的產物,頂多是情緒的殘渣)。這些日子,不是我不快樂,不是我沒有悲傷,亦不是我不曾思考,而是每當靜下心來,想到的卻是這些快樂悲傷,思想情緒,恐怕只是空洞的幻想。不是真的,也不知是不是假的。快樂的當下,我感受到真實的快樂;悲傷的時刻,我也流下了真實的淚水。我想到了昨晚讀林夕的書寫到:「如果我們相信人是經由謹慎設計創造出來的,眼淚基本作用是眼眶清潔劑,那為什麼會有眼淚可證明悲傷不是幻覺的說法?」眼淚可以證明悲傷,那快樂可用甚麼證明?所謂的「時刻」是如此真實卻又是如此虛幻的存在,或是不存在,總之,過去的,就過去了。


又是一首王菲的歌,【彼岸花】,林夕的詞:「看見的,熄滅了;消失的,記住了。」存在的,幻滅了,而我卻不斷回想,那一切是否是真的,或是只要我們跟自己說:「過去的,過去了…。」就不是真的。或是再補一刀:「你多想了!」也許這一切就沒有存在過的問題。


我想,我最近是林夕中毒。林夕的書,原本想等等再買,甚至沒打算買,而與友人的一場聚餐,就從她手上以員工價買下,然後取代了我所有的枕邊書,成為近來最積極閱讀的一本書。就像,沒想到一個人的出現,可以如此輕易的左右另一個人的情緒,即使不清楚這一切的重要性到底是如何,不了解因他而生的喜怒哀樂是否值得…。


打出這幾個字,手指上有如負著千斤重擔,過了上百個日子,才有辦法使勁舉起,在無聲的電腦鍵盤上書寫,自己給自己的限制,告訴自己不能做不要做的那些事,比上銅牆鐵壁還厚實,決心打破時卻又彷如雪花般脆弱,壓抑的原因是甚麼?是社會壓力?是對人言可畏的懼怕?還是最根本就是自己害怕去面對這一切?或是害怕因此而失去所有一切?


「女人再精明,遇上了愛情都是傻的。」開會的時候,出版社總編輯說出了這樣的話,我忍不住大聲附和:「是!」矛盾的是,恐怕再精明的女人,都於法斷定自己遇上的是愛,還是一種無意義的情緒游離。而再精明的女人,你問她對自己傻氣的停損點在何處?或許她能夠滔滔不絕,長篇大論,但心裡的她自己很清楚,恐怕停損點在萬丈深淵,自己也怕跌了個粉身碎骨。


恐怕,這種困擾凡人的感情,不過是生命情緒裡產生的無聊產物,一種情緒殘渣,怪不得老有人想要疏通,疏通了,就打通了,腦變清明了,人變明朗了,只不過音樂電影文學就變的無聊了。


幾天來,我看著螢幕上的游標閃爍無數次,看著鉛筆頭在筆記本上寫下,又劃去,再寫下,再劃去。原本想說:「你吸乾了我的靈感。」卻不想讓人背上無法理解的欲加之罪。因此只能說,自己用傻氣打散了靈感。我不是沒有靈感,只是我的靈感都揮發上了某一處,而這一處是禁地,碰不得。


等著過去。消失的,不一定要記住。不曾存在的,也未必要留下腳印。再深刻的,都能夠在一夕之間成為陌生人,不曾深刻過的,又何苦要執意去想?但你問我那時快樂嗎?我說是 (即使這快樂恐怕只有我感受)。你問我現在依然快樂嗎?我仍然說是。快樂是自私的,是個人的,也是傻的。那我說是如何呢?我只能說,等待有一天能夠讓過去的過去,消失的消失,浮在空中的幸福終將如羽毛般降落地面,然後一切又回歸如同原本一般,不有趣,但不難過。


我不確定這樣的日子會比較快活。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