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每個月都會有一個低潮期,身為女人的大部分都會了解,不是女人的也大概都有聽說,只是這段時期女人會有的情緒反應被過度渲染,甚至透過電影編劇的想像力,成了人們口中的一個笑柄,而不過,這對於女人而言,一點也不好笑,而是真實存在於生活中,每個月都必須要去面對的一段時間。

很幸運的,我從小到大並沒有經歷過任何一天是會肚子痛到必須癱躺在床上的 (老實說還真的有羨慕過,因為這樣就可以不必上體育課,不必去上學),因而我是這幾年才發現原來每個月我都存在著一個情緒的低潮週期,在這段期間內,很多事情都會用負面的心情去詮釋,當然這是說只是一種講法,我想到的是老天給女人每個月一個星期的時間,去用最清楚的意識審視自己的生命,去除所有過於樂觀的思想,認真的正視自己,看清自己,少了一股莫名的絕對正面力量去推動自己時,才發現這個世界、這個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美好,看見自己赤裸裸的躺在面前,所有缺點都看著了,這一周裡,不知不覺得憂鬱了起來。


自從日本行回來之後,整個神識宛如天神洗滌般的神清氣爽,除了看到馬皇及其手下種種愚行蠢語以及大台北市好笨市長的一連串不知所云的交通工程時所帶來的負面心情外,我的心態一直有著小女孩般的浪漫,感覺自己的靈魂有如超脫塵世般的輕盈,直到最近,才赫然發現,自己的生活其實是靠著一條網路線來與大家相連結,一邊我大喊: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網路社群工具嗎?另一方面,我正是極度依賴這些工具。少了噗浪跟臉書,還有快要被大家遺棄不用的MSN,我的生活幾乎與外界切離。每天坐在家裡,靠著e-mail與手機,來收發工作訊息,完成工作指令,而我的周遭,卻只有我一個人。在噗上,我尋得許多「好友」,在虛擬的網路空間裡,我們可以任意聊天、打屁,但是這樣的「好友」存在度有多高?當我悲傷時,他們是否友感受到我的悲傷?當我快樂時,我又怎能與他們分享我的喜悅?難過的地方在這裡,當我們見面時 (恐怕有的還永遠見不到面),我們是否能夠如同網路般暢所欲言?

如今我看看自己,工作在網路,友情在網路,資訊在網路,偶像在網路,我就快要成為不折不扣的宅女。這也就是我遲遲不肯加入網路交友的原因,即使單身許久又想要覓得良緣,但總不能連談戀愛都要在網路吧!

想到這裡,不禁為自己可悲了起來,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像我一樣,用網路維繫著一切,哪天我們沒了網路,卻心跳還在,呼吸還在,脈搏還在,感情還在,知覺還在,神識也還在,然而,我們該怎麼活下去?

上周可說是我口中「最糜爛的一周」,周一到周五,天天有飯局,夜夜有酒攤,回家的時間一天比一天晚,然而卻是我最快樂的一周,至少我見到生人,聽到不透過機器的人聲,看到活生生的笑容,也大笑到流眼淚,我很感謝找我出去的朋友,也很珍惜與他們聊天談笑的時光,或許應該跟強尼戴普演的《哭泣寶貝》一樣,把自己的眼淚用個瓶子收起來,但是收的要是大笑的眼淚,那在現在,可比憂傷的眼淚還值得珍藏。

很私人的情感,像這種感觸,只能放在部落格上了,再私密、再隱私的感覺,也只能放在心中,或是等待有緣人分享了。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