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立山黑部的景緻為之著迷,但是看了《姊姊的守護者》後,卻發現蒙大拿州的山水更加驚人,問題是我對美加地區的恐懼遠超過許多人能想像,美國一直都在我旅遊名單中的最後一個順位。(圖為黑部湖)

回台北之後,我開始整理之前的旅遊書。自從兩年前獨自去了東京之後,這已經是我第三次自己出去旅行,很難相信,在這之前,我根本就無法獨自旅行,甚至在法國唸了三年的書,都很少到唸書的城市以外走走,原因就是無法自己出遊。

在整理旅遊書的同時,也看了之前的行程,發現好多該去的地方、想去的地方,都因為恐懼而沒有前進。去了東京,卻沒有順道去日光,只因為不敢一個人搭日本的巴士;到了兼倉,卻沒有去看大佛,只因為不敢搭乘不熟悉的江之電;到了京都,卻沒有去宇治,因為少了一股做氣的動力。

這趟到日本中部北陸,電車、火車、長途巴士,什麼都搭了。回來之後,好似百毒不侵,之後什麼交通工具都敢自己搭乘了。

從高山市搭乘巴士到上高地,再同樣搭乘巴士到合掌村,然後到金澤,之後一路到富山、立山、黑部、松本城,妻籠宿、馬籠宿、歧阜城,看似複雜的交通方式,讓很多其實也很獨立的旅人朋友們稱讚:「你真的好厲害!」但我自己卻感覺沒什麼了!或許,出發前我會覺得,如果獨自完成了這趟旅程,我真的可以是很厲害的旅人了,然而卻不是,我發現。


在整段旅途中,我不斷想起我一個女性朋友,她年紀比我大,喜好旅行的程度我遙不可及,每當她賺錢賺到一個程度,她就會辭掉工作,放掉一切,一個人背起背包,前往歐洲各國旅行,她的旅程與我不同,通常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邊,也不知道該明天的住宿在哪裡,甚至一個地方不投其所好,她可以立即離開,轉移陣地。在我開始獨自旅行前,我並不了解她這樣做的意義在哪裡,拋棄了穩定的一切,前往未知的土地,旅行是一個越兩個月吧!回來再重新開始。當時的我無法拋棄穩定的生活因子,因此固執地守著這不太喜歡的生活,然後催眠自己是在努力的往前進,用抱怨與抱怨來支撐每日生活。

每個穩定因子的改變,都是讓自己更加清楚要什麼的契機。幾年前,當我還與我前男友分隔兩地時,我們立了一堆旅遊計畫,我們要一起去這邊,一起去那邊。然而,當感情瞬間崩解之後,計畫卻依然留在自己的心頭,所以我一個人去了東京,證明自己就算沒有他陪,依然能夠完成這段旅途。過了一年,另一個穩定的因子改變,我離開了我以為會奉獻很長久的工作崗位,我不得不承認,這項刺激遠比情感的瓦解來得強大,因為我一直是把工作擺在玩樂之前的人,但事實卻告訴我,自以為越穩定、有信心的東西,其實結果往往不如我想像,當時為了躲避眾人的詢問,我選擇再很短的時間內出發,到期盼已久的京阪神旅遊,想用旅遊來沖淡失去穩定工作的神傷。老天很眷顧我,回來之後我立即有了工作機會,做到的還是空前絕後的曠世票房鉅作,雖然同一個合作夥伴最後仍是拆夥,拆夥的過程不宜多說,但我今天還是會感謝她提供我一個機會我重返這個我最熟悉的電影圈。

人的枷鎖是自己給的,愛情可以自由,也可以將人死死套住,我不是因為愛情所以不敢獨自旅行,不過愛情的拆解卻把我往外推了一步;工作唯一可以把人綁住的是時間,因為我們都需要金錢過活,為了討口飯吃,我們都必須忍受工作下的規則,假期不能多,不能遠走,然而我那名女性朋友卻能夠在兩者間取得平衡,放空之後依然回到枯燥的工作崗位,為她下一段旅程奮鬥。最後,我必須知道,自由是自己向自己爭取的,為了小事而抓狂,讓憤怒持續日以繼夜,不分日夜想的都是工作工作工作,人當然可以這樣做選擇,只要是自己所要,你就不會覺得自己不自由。如果你想要的是在大台北地區買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巢,那就得放棄每年出遊的計畫,快樂有很多種層面,貧窮之人依然可以快樂過活。

年過三十,很多朋友都結婚生子、事業有成、有房有車,結婚生子、事業有成的夢想,在兩年之前已經逐漸看開,有房有車的夢想,在仔細考慮之後,如果房子的壓力會變成了牢籠,那也許線再不是最佳的時機,因此我選擇了繼續旅行,我花了七萬去中部14天,未來勢必時間會更長,花費會更大,我發覺我自己的行為模式越來越貼近我那個愛旅行的朋友,只是她能做到的,我還需要很多時間去突破。

我很開心我買了一台我喜歡的相機,可以拍下許多我愛的照片,旅遊、拍照、寫東西,成了我近來最大的夢想。愛情可以頓時離開,工作能夠一下子丟掉,財產可以因為一場風災而毀於一旦,只有自己是當我們還存在的時候不會消滅的,要追求的是什麼?當然是自己。

我買了「轉山」,作者去的地方是西藏,才剛看了第一篇,我就不敢再看下去,何時我才能夠踏出我尚未踏出的那幾步?事事喜好計畫與穩定的我,能否接受沒有計畫的旅程?我很想要突破這些枷鎖,我希望我做得到。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愛小藍
  • 不如就從紐約或舊金山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