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片場與開會吃飯間奔走著,兩地之間得要乘坐將進一小時的公車。

車子裡擠滿了上國中的孩子們,他們喧嘩笑鬧得很大聲,老師並沒有管教,引起乘客們的側目,到站之後司機先生似乎急於擺脫這群吵鬧的小孩,特許他們從原本只能上車的前門也可以下車。

小孩很固執,或是不知變通,或是遵守規定,笑鬧著統一由後門下車。

車內終於又恢復了安靜,冷氣聲、引擎聲、電子報站系統聲,低微地佔滿車廂空間,取代原本孩子們的笑鬧聲。

大家對於機械的聲音似乎比較習慣,只因為他們永遠存在著,我們忘了其實這是不愉悅的。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為什麼成年後的我們容易不開心。面無表情、裝模作樣、笑裡藏刀、眼淚不知是否是真的,還是真情之淚只能在電影院裡掉?



我們不開心,是因為,我們再也找不到讓我們快樂與哀傷的理由。所以我們內心真的想要一場大笑,或是淚濕衣襟的大哭。也許電影裡頭,演的那些片段是很實在的,我們也想要在人前突然歇斯底里的大笑,或是關起門來用力嚎啕大哭,不為什麼,只為緊閉的情緒空間戳出一個出口,讓感情偶爾可以爆發出來。

或是,也許我們真的希望可以拋下今天以前的自己,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把回憶歸零,我不再是我原本的那個人,但又不可能是全新的我自己,只能裝做過去的都只是幻影,我只算是重生。

然而,如果回憶追著我們跑,追到了我的新世界,我該開心,還是難過?

明明身體就已經逃到了外太空,總是有人更不折不撓,希望你回到他的世界,或是,要你帶他去你的世界。

「我的天,好黏人啊!」我拉扯著汗濕的襯衫對他說。

他居然遞上了毛巾,還是乾淨的。

所以就讓他跟著了,至少有乾淨的毛巾。

而就像外太空的飛船,你開了一個口,就被拼命的往外吸,就算你粉身碎骨,也要把你吸回到過去。那個希望獲得乾淨毛巾的慾望成了一個活塞,當時就不開拔起了,現在逐漸的,要被吸回到過去,為了避免經過那小孔得遭遇的粉身碎骨,乾脆大方的走回去吧!保留全身,下回要逃再逃。

原本熟悉的一切,變得溫暖卻有距離。離開太久,陌生讓大家紛紛設攔:「你可以看看,但別跨越。」原本無法接受的一切,變得更無法接受。不在那個逃開的外太空,又不在這個雙腳可以接觸地表的現實,我們陷入一個虛瀰的狀態,漂流著。

終於,在這個無實的空間裡,感受到了一點點心痛。

而那時心理想著:「乾淨的毛巾啊!」

不屈不撓的人走來,一把擁住,把人抓向了地面,雙腳踩地。

眼淚終於流了。

這次,他提供的不是乾毛巾,而是一個溫暖的臂彎。

也許找到了一個未來可以笑得真心的理由。






後記:這篇跟《陽陽》沒關係,但寫完之後,卻讓我想到了《陽陽》。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米
  • 什麼。他出現了!!!
  • 沒有
    我只是在幻想 (內心希望是史巴克帶我上企業號)

    KK 於 2010/12/07 11:41 回覆

  • 
                Buzenval
  • Je croyais que tu étais amoureuse ! Quel dommage !
  • 
                膝關節
  • 我就知是史巴克!
  • 吼~~我還沒有到這麼現實想像傻傻分不清的階段咩!
    這只是一篇文章
    本人很想成為作家的 (狀態顯示幻想中)

    KK 於 2010/12/07 11:41 回覆

  • 
                agnesb
  • 唉!幹嘛那麼快回覆留言啦~~害我替你白高興一場!
  • 你們也要跟我一樣認清事實啊!!!
    本人還沒有對象
    請多多介紹

    KK 於 2010/12/07 11:41 回覆

  • 
                          kmayfantasy
  • 我詛咒所有在我部落格留廣告垃圾留言的傢伙!!!!!

    (生氣,剛剛才刪掉一則落落長的,看我網誌的人是不會對任何教材DVD有興趣的好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