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鎖>

我們家的大門,只要大家差不多都進門,就得上鎖,用鑰匙上鎖。

可能的起因是,我家遭竊過三到四次,雖然損失不算太慘重,但從此之後,爸媽決定以後不管家裡有沒有人,都一定要用鑰匙從內反鎖。

我很討厭這種鎖門的方式。
 




小時後,我常看著爸媽帶著哥哥姊姊們出去玩的照片,可能是因為我當時還沒出生,所以照片裡從來沒有我,我因而常常抱怨,為什麼自己不是第一個被生出來,不然我就可以跟著他們一起出去玩了。

長大之後,我也沒什麼印象有一起出遊的經歷。原則上,我們家不喜歡出門。週末,爸爸寧可自己遵循著永遠一成不變的生活規律:早上打球、回家看兩份報、中午吃飯、下午打盹、晚上吃飯、自己玩一人橋、晚上睡覺。老媽的生活似乎比較活躍,因為她退休了,所以她每天的工作是:起床、吃飯、大家上班上學後睡回籠覺、作家事、中午吃飯、下午看電視、四點半開始煮飯、六點催大家吃飯、看電視、睡覺。

別以為我沒有鼓勵他們多出去走走,而是他們不想。久而久之,他們也不希望我們四處跑,上國一的姪子出門打球是大事,我下午三點半想出去走走是大事。

總有一種感覺,他們不希望我們出去。

每次回家,明明時間還早,七點半吧!爸媽就會吩咐我鎖門,我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鎖門,是把壞人鎖在外頭,還是把自己鎖在裡頭?

枷鎖已經夠多了,還是要有個具體的鎖,把自己著著實實的困起來。

我討厭門鎖、討厭鐵窗......。

<任性>

因為接案過日,所以不需要遵循早上上班時間,所以我可以看DVD看到凌晨四點睡覺,早上11點起床?

是誰准我這麼放肆的?

自由,意味著要更多的紀律,我一開始規定,不管幾點睡,一定要九點起床。九點半拿著咖啡就開始在電腦前工作,直到告一段落才能去梳洗,我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多,一開始我還很慶幸自己能夠如此規律自己。

這幾天是一個脫軌,瘋狂的看著影集DVD,網路上追著浪,臉書上做測驗,我不是沒事做,其實我真的很忙,但是我依然放縱自己這種脫軌的行為,然後一邊厭惡這種決定。

是誰准我這麼任性的?

老天也沒准我,所以他安排了住處附近的工地每天早上9點開始敲第一下,然後一路敲到中午吃飯,所以,就算我四點睡覺,我依然得要九點起床,我沒有選擇。

想任性是沒用的,有人知道自己得要努力,所以老天爺自然會幫我一把。

<責任>

推掉了一個案子。

其實有點尷尬,因為本來有興趣,本來覺得可以做的,本來覺得沒問題的,我可以應付的,所以去跟人家開了會,開完會之後,第二天跟現在的案主溝通,發現她希望做的事情跟我即將要接下的案子時間可能會重疊,我掙扎了很久,決定回頭跟才開過會的大大大老闆說對不起。

我說:「之前談好的案子,可能九月就得要開始密集工作,這樣時間會重疊,我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接下了案子就要做好,兩方都會需要我很大的投入,所以我只能放棄一方,對不起。」

我覺得這是一種責任,我知道這會減少我的收入,但是說要做就要做好,錢少拿沒關係,但是要衡量自己的工作能量,我一天只有24小時,不可能把兩份超大工作同時做好。

我不知道被拒絕的大大大老闆有什麼感想,我最希望的是,他們其實也不在乎。但是希望他們心理想的,不是覺得我不負責任。

這樣就冤大了。

<肩頸痛>

因為我第四跟第五截頸椎中間長了一小咪咪的軟骨,就是我們俗稱的骨刺,所以這種疼痛要跟我一輩子了。

我活的壽命減掉32,就是我肩頸痛的壽命。

如果我只活60歲,那疼痛就只有28歲,說來它算短命的。

不過紫微算過我會長命百歲,還會工作到老 (希望是有用的工作才好,不是什麼街頭乞討之類的),假設我會活動72歲,疼痛就有40歲......還是算短命,大部分人的孩子都還沒上小學呢?

但是它就算只活一天,對我就是一種折磨,我只能隔兩三天就抱個暖暖包,即使是在37度的炎熱夏天,為了我的頸子我也只能開冷氣熱敷,我對那一小咪咪有著很奇怪的情感,它有多小咪咪?在X光片上說真的也沒看到很清楚,但是疼痛很清楚,必要時得躺下來一會兒才行。

今天痛的滿利害,所以寫了一篇紀念我才四個月大的骨刺。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