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到巴里島,晚餐是我們得自立自強的第一餐,我跟媽媽走到了Kuta的市中心大街。

我跟我娘都不喜歡Kuta。

我不喜歡的原因,是因為第一人太擁擠,感覺上從台北移到了巴里島,看到的還是類似的景況,而且一個過於觀光化的城市,充滿了為觀光客所開的商店,每一家店都在賣重複的東西,或是觀光客喜歡的東西,究竟這個城市是為自己而存在,還是為觀光克而存在?但是另一個更令我討厭的原因,明明這是印尼啊!怎麼地上走的都是不停大呼小叫的外國人呢?那些金髮碧眼、渾身長毛的傢伙,走在路上猶如自家後院,旁若無人,我開始生氣,(我們) 這些人憑什麼來到這裡改造他們的一切?我們為什麼無法尊重他們所擁有的一切?

我娘不同,她不喜歡的原因,是因為她好怕印尼人......。



你要跟我問一樣的問題嗎?「有什麼好怕?」那些白種人帶給我的恐懼,遠遠勝過於當地人,因為那些白種人無視一切的態度,他們來這裡飲酒作樂、大呼小叫,難保會不會有什麼衝突發生,那為什麼要怕印尼人呢?

我娘給我的答案是:因為他們皮膚好黑,又一直蹲在路邊.....。

我問他:「那些白種人你不怕嗎?」

我娘說:「不怕,因為他們皮膚比較白......」

我很生氣聽到這個答案,為了避免與我娘之間的衝突,我回家之後用開玩笑的方式跟我爸提起這件事,沒想到我爹居然認同我娘的答案,他以一種理所當然的口氣跟我說,人本來就會怕膚色比他深的人,並且舉例,如他去山上玩得時候,看到原住民也會怕......他稱呼原住民的方式,居然是「山胞」!

我突然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感覺他們的女兒的腦袋已經走到21世紀了,沒想到自己的家人的思想還停留在上一個世紀的歧視裡,我以為,我們都是出國見過世面的人,畢竟兩個女兒都出國念過書,背白種人欺負過,被有色人種幫助過,怎麼他們還會有相同的想法?但是很無奈,他們還是有一樣的想法,而且居然連對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原住民都有一樣的想法,我很愧疚,也很難過,可能我對我父母太不尊重了,但是我跟他們說:「希望你們下次出國被白種人欺負的時候,你們可以想到你們說得這些話,就知道你們沒資格說人家欺負你,因為你們覺得人家欺負你是應該的。」

曾經,有個在台灣的法國人跟我說,台灣社會所存在的種族歧視思想,遠比西方社會來的嚴重。很不幸,他說的一點也沒錯,那時的台灣還算單純,但是在短短幾年之內,台灣已經成為一個多種族社會,外籍新娘比例漸高,外傭的人口也越來越多,我們社會中的某些階級,盡量閉上眼睛不看這些人,好似他們不存在似的,好似他們只是我們請來的一個傭人,一個會活動的做家事工具,忘記了他們也有生活,也有社會,也有族群。我們把他們邊緣化,以凸顯我們的高貴性。然而,他們卻跟我們一樣是生命,他們本身並不具任何的侵略性,我們本身的被迫害恐懼,則是他們恐怖感的來源。

都是自找的,其實。

我想到我們去烏布的時候,華裔的導遊邊開車邊跟我們說,漢人其實有很嚴重的種族歧視傾向。他講到原住民,台灣人是怎麼對待原住民的,我們怎麼看待他們的文化,怎麼看待他們跟漢人不同的生活方式?被一個居住在峇里島的導遊這樣說,老實說有點羞恥,因為我們的確沒有尊重他們的生活方式,別說什麼,對他們與「酒」的關係來說,漢人老說原住民愛喝酒,卻沒想到酒在他們文化裡所占的重要性。

沒想到,我娘這時居然也插上一腳,的確以一種驕傲的態度告訴導遊我們的政府對原住民多好又多好,給予他們多少的補助,培育他們成為體育選手,讓他們可以好好唸書、過好日子等等......。

別說什麼,光這個行為就可以看出我們對他們的歧視,媽,我們政府「培育」他們成為體育選手?還是「利用」他們成為為國爭光的工具?

這個問題太複雜,我其實自己並不了解,但是我們怎能以高人一等的方式,去看待不同的人,然後一轉頭又說懼怕他們,只因為他們膚色比較深?

我很討厭有優越感的人,站在一個高高的位子,評斷大家「你如何如何,你又如何如何」,用學歷、工作、外表、薪資來評斷一個人的一切,我討厭這樣的做法,偏偏好多好多人,都是「正當的」這樣思考,但是,當我的至親也有這樣的想法時,我是羞恥,也是憤怒,更是無力,我突然理解了所有衝突的來源,因為我們不願意去了解別人,老是要用金鋼盔甲把我們保護起來,久而久之,我們只看見了自己,忘了世界上還有很多不同的人事物存在,我們是蛙,甚至是永遠長不大的蝌蚪,被鎖在自己鑿的井裡頭。

我又想起了,當我跟娘提議去金巴蘭看日落時,我娘堅持不願意走下沙灘因為不想弄髒腳,花了一番功夫說服他,當走到沙灘的一半時,一群少年在沙灘上打排球,娘停步不前,原因是她害怕這群打球的少年,我跟她說,這不過是一群打球的少年,他們又不會害人,我母親低著頭疾步走,旁邊的少年看見了,開始捉弄我們,我也只好跟著母親往前走,怎麼辦,誰叫是我們開始的啊!

金巴蘭的餘暉很美,但是每次看到這些照片,我就會想起我娘的這個狀況,以及吃海鮮的時候前面那桌德國人對服務員的無理。

我想起了去日本時的自在,在那邊,我可以整段行程不說一句話,因為這樣我跟別人就不會有任何的不同,不會得到異樣的眼光,也不會受到過於熱情的款待,我其實心裡面也有一種恐懼,一種害怕與人不同的恐懼......。










誰推薦這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wudesu2004
  • Hi~在google巴里肉桂遊記時逛到這兒來...
    不好意思冒昧請問
    您是不是在4/9中午入住金巴蘭?
    那天我們在餐廳喝下午茶時
    有看到一對母女
    因為很少看到母女檔所以印象很深哩
    當時心想不簡單會帶著老媽來渡假住高級飯店
    好貼心孝順的女兒^^

    您這篇文章看完感觸很深
    在國外受到委屈大喊人家有種族歧視
    但面對異國人種(對!就是皮膚比較深的)
    又有莫名的優越感及先入為主的偏見
    就曾有人告訴我「東南亞有什麼好玩的?那麼落後!」
    真是井蛙之見啊!

    這次去小巴我就在想
    高國民所得真的就擁比較多幸福嗎?
    追逐資本主義下不斷被製造的虛幻
    得用"拚命"去換來
    幸福指數和GDP高低好像不成正向關啊!
  • 哈,我是耶
    難道你們就是那對吃好大一個蛋糕的夫妻嗎?
    (我心理一直想為什麼你們的蛋糕好大喔!哈哈)

    不知道你們的巴里島行程如何
    希望一切順利啦!

    PS 金巴蘭蚊子真的好多呢!

    KK 於 2010/12/07 11:41 回覆

  • 
                          an88an00
  • 好棒唷!
    可以遇到台灣人,
    你寫的文章真的好棒唷!
    我上回去北海到也看到一對父子,兒子大約六十幾歲,老爸爸八十多,因為我們是冬天去,又是跟團,看到團裡有這樣的成員,心裡就覺得好"感心"唷!
    感覺得出來你真是孝順。
    好開心可以看到你的文章,還真是如沐春風,
    收益匪淺。
    希望我的峇里島之旅,也可以雍有美好的回憶。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