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個父母都是公務員的家庭,由於那時沒有錢請保母,因此祖母搬來台北跟我們生活了好一陣子,童年的記憶裡,祖母佔有很大的部分。

連續兩年沒有在台灣過年,今年首度在台灣過農曆年(因為找不到藉口出國),農曆年的無趣依然逐年增加中,不過人在家中坐,總還是得要分單點家務,因此在母親掌控的廚房裡,拿出了每年初一早上必定要吃的甜豌豆來整理。

甜豌豆該怎麼整理?扁平的甜豌豆,豆莢上下兩側的纖維都比較粗,因此要捏住有梗的那一端折斷,順著豆莢拉出粗厚的纖維,然後再抓住尾端掐斷,順著豆莢另一側拉出纖維。如果纖維拉得順利,當然整理起來會比較爽快,不過那也代表著那夾甜豌豆口感會比較老。

看著一絲一絲整理出來、準備丟掉的我叫它「甜豌豆絲」(如果你懂台語,應該會比較能體會為什麼我這樣稱呼它),我想起了一個童年的回憶。


小時候,每當祖母整理甜豌豆的時候,在年幼時期就表現出對烹飪極端有興趣的我,當然一定會在一旁湊熱鬧。不過, 想當然因為年幼手藝不佳,祖母嘴上說著「你好乖!」內心當然巴不得我趕快去一旁玩自己的,於是,每次她整理豌豆的時候,都會問我:「要不要帶耳環?」

「戴耳環嗎?要~~」我恐怕連耳環是甚麼都不清楚。

接著,祖母就拿著整理下來的甜豌豆絲,往我的耳朵上放:「來,這個就是耳環,很漂亮吧?」

不過,祖母的美意我當時並沒有了解,當時看著整理下來的豌豆絲,心理總有個疑惑:「老天,這要真戴進耳朵裡,該不會要戳個洞吧?」

我很怕痛,所以就沒有玩太久了,而且我當時並無法理解穿耳洞這事情。

幾十年後的除夕,我一邊整理著娘交付給我的甜豌豆,一邊發現了祖母發明的「甜豌豆耳環」的秘密。

那個梗頭,就像是戳進耳朵裡的那根銀針,垂下來的,就像是現在流行的流線型耳垂吊飾,其實還挺有一種自然的美感。

年記小的時候,不懂得大人的美感。人長大的時候,自然也搞不懂小時候在想些甚麼。

就像我有一天在衣櫃了發現了下面這張圖。


這張圖是畫在我的一張放大照片上,我當時應該不到兩歲吧!當我看到這張圖的時候,老實說還真的被下了一跳,就像是恐怖片裡發現凶宅裡被害者生前留下的畫作一樣驚人,仔細認了半天,才發現這張恐怖的畫作其實正是出自我之手。當時的我還很天才的留下了簽名,整個畫作完全呈現了一種自戀的狀態,不但手拿著小皮包就算了,四周還得要有幾顆亮晶晶的小星星來表示自己的閃閃動人,而為什麼我自己會猜測,畫中的人就是我自己呢?因為我猜,以我當時的年記,是不會了解畫完之後要簽名的意義,我之所以留下大名,純粹單純的動機就是想告訴大家:「喂!那個『散散動人』的人是我啦!」在人物之外,我無法理解的是,一般人畫太陽一定是紅的,畫雲一定是藍的,而我卻畫出了黑色的太陽與黑色的觔斗雲 (這或許是為什麼這幅畫作會如此驚人的原因,因為黑灰色的太陽與雲朵,為畫作增添了一股緊張的氣氛......當然也有可能是單純因為藍色跟橘黃色的彩色筆沒水的緣故),而後方的房子不但比例意外的小,更是草草幾筆就交代過去,是否預言了我今日喜歡保養與化妝,卻對於整理房務意興闌珊的性格?

我想,這幅畫雖然只是我在童稚時期隨興畫下來的 (而且應該是偷偷畫的,因為我是畫在爸爸珍藏的照片後面,畫完還機靈的錶回去,直到多年後年紀一把了才發現......難道這是房子畫的潦草的原因?) 不過,如果交給通靈大師來解讀,恐怕會看出另一番天地?這到底是不是我畫的?畫中人到底是不是我?這幅流傳了近30年的畫作,背後代表的究竟是甚麼意義?

天曉得,小孩子時代的我在想什麼?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bber
  • 我要說...
    若你所言....
    二歲
    就畫出這作品
    我只能說
    你的藝術天分真好
    我三歲都還在鬼畫符,
    我只記得我家那時的The Wall
    是驚悚片案發現場.
  • ㄟ......我是說,照片是兩歲的時候拍的啦
    至於後面的畫,應該是兩歲之後的學齡前吧!
    不過無論如何,我今天的藝術天分絕對不是展現在繪畫上就是

    KK 於 2010/12/07 1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