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班到一半,突然有個不是說很熟的業界朋友在msn跟我說:「其實,模模糊糊的愛其實也挺好的!」

嚇了我一大跳,對話一下子從公事跳到這種熟到爛的朋友才會開啟的話題,我的對話EQ果真沒有很高。

然後我這裡再跳接一下,一下子迷上算命的我,2008年總計看過七名會算命卜卦的人兄,其中有五名,並且是後來連續五名,都說我在牛年會嫁掉,於是,一半是也充滿期待,急於想知道那拯救我枯燥生活的人兄會是哪位,另一半是抱著玩笑的心情看待,不然要是真的最後沒遇著,可就丟臉丟大,失望透頂。

現在來整合一下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干的話題。

我問了那個友人,怎麼說了句這麼突如其來的話,是因為我不小心說了甚麼做了甚麼,還是她內心實在有太複雜的心情想說,卻不知向誰投訴?胡扯瞎扯之下,我們開始聊起了兩個人的愛情觀,看來我跟她是兩種截然不同典型的人,她喜歡模模糊糊,我卻喜歡清清楚楚,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但是我們都同意,愛要愛得快樂,有愛是件很好的事,有個人可以依靠、了解自己,是一件幸福的事。

事後我想想,既然我跟她都是有相同的認知,為什麼她周遭不缺男人,我卻老是單打獨鬥?是否是因為我甚麼事情都要求清清楚楚,就跟會計帳本一樣,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把愛情這種模糊的不理性搞得太清楚,少了那種若有似無的美感,所以嚇壞了很多人呢?

不過話說回來,我聽過多少案例,大家都是在曖昧中痛苦,除了坐在我對面的那名同事外,鮮少有人是在曖昧中找到愉悅的,既然90趴的人都覺得模糊讓他們痛苦,那為何清晰讓人不敢領教?

我想到了我的隱形眼鏡,因為散光矯正片要花兩倍的錢購買,因為財力考量,只好退而求其次買一般片,從此之後視線總是模模糊糊,不過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所以就這樣戴著了。

人想要模糊,必定是因為某些原因,讓自己寧可待在模糊裡,我的隱形眼鏡是因為財力因素,愛情的話,可能在於無法面對自己願意愛一個人,把自己的生命專注的放入一大部分在另一個人身上,不敢因為一個人冒上賠掉大筆歲月的險,不敢承認,自己其實是有能力愛人的,所以,寧可選擇模糊,享受著愛的滋味,卻不敢老實面對.....自己。

以上這段話,我當然沒有跟那為msn上的友人說,畢竟我的愛情分析程度還不到薇薇夫人的等級,得要回家思考一番才能夠寫出那一長段文字,再者,畢竟跟她交情沒深到可以講這種近乎吐槽的老實話,「模模糊糊的愛著」,「愛著」是否是真的?「模模糊糊」卻肯定是個逃避自己的超現實空間。

我的星座太陽在處女,上昇在天秤,所以才造就了我這種性格嗎?這得要請較各位星座大師了,我從小與天文地理不熟。我承認愛可以有濃淡之分,但不希望有模糊的境界,這是我的龜毛,我的潔癖,你要嘛就愛我,要嘛就不愛我,但是,我要嘛就愛你,但是,自私點說,要嘛也可以愛你不愛,愛情是給自己爽的,跟釀酒一樣,一年五年十年三十年,年份不同程度不一,老要用一種標準去衡量,人別太小看愛了。

再跳接一次,其實所謂的「年底嫁人」這回事,有沒有真的「嫁」,我對婚姻從來沒有憧憬,也不覺得這是人生一個階段性的任務,對我而言,遇到一個愛我我也愛的人,遠比有沒有嫁給他來的重要的多,重點是,要愛我,當然,我也會愛他!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