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打算再元旦假期間,寫一篇2008年大反省,或是2009年新希望,但是在阿爸阿母家中,為了逃避那低壓又無聊的氣氛,只好成天向外跑,弄得元旦四天假期感覺上像沒放一樣,依然身心俱疲,而什麼反省與希望,也在渾噩渡過的時間裡給擠跑了,直到這休假最後一天的晚上,才猛然想起這篇早就該寫的文章。

不過,該寫些什麼呢?過去一年,不,應該是過去兩年,可說是我截至目前為止運氣最差的兩年,原本以為穩定的男友分手了,到今天也快兩年了,原本以為穩定的工作不見了,到今天也快滿一年了,兩件事情,雖然說表面看來我沒有什麼變化,但的確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我的身體裡面,依然有一點崇尚穩定的細胞,但是其他的細胞,則對於「穩定」這個名詞充滿了不信任,畢竟靠山山倒,依人人亡,想靠自己卻是一件辛苦又困難的事情,卻也逼得不得不這樣了。


但你要說幸運的事情,當然不能說沒有,我做到了一部空前也可能是絕後的台灣票房奇蹟,能做到這部片行銷的人不超過五個人,你說這不算是幸運是什麼?但是,做到一部大成功的片子,背後所看到的東西絕對不比做一部失敗的片子能看到的東西來得少,能體認到的,絕對比做一部一般的片子來的多,這事情我在過去的那年講了太多,也許也不要再一直重複相同的東西了。

今天去看了《魔幻時刻》,大家都說很好笑,的確很好笑,但是喜歡電影得人,一定有更多的感觸,這部片就像是日本搞笑版的《日以作夜》,電影是魔幻的,電影是迷人的,但電影也是虛幻的、不真實的。這部片另一個迷人的地方,其實也是整部片的根基,就是那「虛實之間的交錯」,某一方面,大家寧可待在那個虛幻的世界,而那種虛幻如果搬到了現實,搞不好還真能騙到很多人,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都希望自己的生命裡有一點點虛幻的成分,「就像電影一樣」。

看完了,笑完了,我只有一個可惜,「唉,《魔幻時刻》只有屬於拍電影的人啊!」做電影行銷的人,屬於我們的魔幻時刻是什麼時刻呢?是活動成功的那一刻?是票房勝利的那一刻?還是只有領到薪水的那一刻?這一年,我開始問,「到底電影行銷人算不算電影人?」或是應該說「到底電影行銷人被不被人看成是電影人?」大家講到「我做電影這行」時,都會以為我們是拍片寫劇本的,說是電影行銷,反到會被問「電影行銷是做什麼的?」好像新聞活動廣告預告DM海報......都是會自動蹦出來的樣子。主管機關最愛說電影行銷有多重要,然後只有在審查行銷費用的時候會說,他們不知道行銷企劃是在幹什麼的,所以,他們所謂的重要是......?

感覺上,我們像是一群重要的隱形人,說重要是大家都說很重要,說隱形是因為我們在電影這行,不止圈外人以為我們是隱形的,很多圈內人都寧可我們是隱形的,只要有事情的時候在蹦出來解決就好了,就連講到「電影有多奇妙」的時候,大家也不會講到行銷的人的。

因為,我們是在這個如此魔幻虛幻的行業裡,最接近現實的一群人吧!所以只好像個幽靈般,一般人世間的人認為我們是鬼,靈界的人還是認為我們是鬼,所以我們只能跟群孤魂野鬼一樣四處飄零。我真希望,什麼時候哪部講電影的電影裡,也可以提一下我們這群鬼,並且不要把我們塑造成大怪物,當鬼已經很可憐了,還要被人家當成怪物,更是不堪啊!

2009了,我還在抱怨同樣的事情,可見我的內心還需要再move on一點,也希望,整個世界能夠再move on一點。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bber
  • 要積極正面啦
    有空去看看名喚作這本事,
    挺有趣.

    還有...有機會其實愛電影,可以TRY以電影為軸心的相關工作,不同位置有不同視角及訐譙,當然也有收獲.

    我十歲拍爛商業片,二十五歲做電影行銷,二十六歲幹記者,三十二歲又變成在片場罵人的統籌兼雜工.

    都有不同體驗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