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天問,不是問天。

那是一個早晨清醒前她所聽到的聲音。


她已經忘了,那天晚上夢的是什麼,卻清楚的記得,那個在她清醒前所聽到的聲音。

那個聲音問她:「你真的要那個人嗎?」

聲音是男聲、是女聲?她沒有印象了。不過,在半夢半醒間,她清楚的記得自己的回答。

「是的,我要 (這個人)!」

(這個人),她是以一個堅決的語氣,在心中念出他的名字。

然後,在自己的回覆裡驚醒。

她驚訝,自己竟然可以如此直接的說出自己所想要的,她很少,幾乎沒有,這樣的狀況發生在她的人生裡過。

是的,她在一個半夢半醒的時間決定,她要 (那個人)。

在完全清醒之後,她並沒有後悔自己方才所下的決心。

後來幾天,她天天都想著那天早晨的片段。

當她下定決心後,老天是否有聽到她的回答。

如果聽到了,那個提問的人,會有什麼樣的作為?

她自己,在現實生活裡,能夠有什麼樣的作為?

她甚至不敢在清醒的時刻,告訴大家她的想法。

直到她發現,她可能永遠都不會再與 (那個人) 相見。

希望與失望,像雜草般擾亂著自己的生活。

「也許只是夢吧!」

她習慣以理性的回答,來打擊自己的幻想。

不過,又有那麼一點點不甘心!

然而,她卻無法提出作為,來彌補她的不甘心。

在天問後,她很想問天:

「再回答了問題之後,我還能怎麼呢?」

還是,就這樣,擦身而過了......

她寄望著另一次天問、另一次夢境......

她希望跳出現實的理性,遁入夢境的幻覺......

表面極度的理性下面,其實她想要的,竟是夢境的幻像,另一度魔幻的空間......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