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前工作後,我的職業生活開始被幾個不同的案子所劃分。我開始給每個不同的片子一本專屬的筆記本,裡面記著各種雜七雜八的事情,這樣分類的原因很簡單,純粹只是希望在這些紛亂的元素裡,替每個亂七八糟的因子找個正確的歸宿,而當一部片完成結束後,這本筆記本也將功成身退,它的價值就僅剩下紀念與懷舊,我選擇無印良品的無格紋筆記本,除了他輕薄短小好攜帶外,薄薄的幾頁不帶給任何壓力,萬一哪個案子中途夭折,至少留下的空白不至讓人覺得浪費,而萬一案子龐大無法容在一本筆記本當中,那至少還能不斷增加,顯示出這個案子在我生命中的份量。


這是筆記本的事,關於我的事,則是在筆記本之外。




《海角七號》結束之後,很多人詢問我們接下來的計畫。原本找我的朋友似乎還有其他案子要接,問我有沒有興趣繼續,因為很多因素,我說實在很不想再接這樣的案子,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自己對於電影行銷宣傳這行已經是有夠厭倦,不過轉投入影片製作卻又遇見重重困難,一部影片資金尋得如此不易,外加台灣並無所謂的行情與機制,為影片找錢如同在大海裡撈針,有錢人比比皆是,似乎大家等著把錢丟進電影這片茫茫大海,但是丟進哪一塊,卻如同猜謎遊戲,投資人為什麼要投這部電影?原因很多。「想賺錢」已經只是其中的一個選項,「想賺名」也是另一種可能,此外不可忽視的「我跟某某人很熟」也會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還有「幫忙」也有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因素,想摸清楚投資人的想法,恐怕跟通靈一樣困難,不能怪人家,沒有市場,沒有趨勢,沒有大環境,沒有未來,投資電影又是一筆大賭注,而這項賭注在世界各地大贏的比例又都不是很高,你說他們不躊躇,怎麼可能?


而一個案子沒有找到錢拍,他的下場是什麼?無疾而終,擺個五年從頭再來,而這段期間內,創作者可以繼續開發其他案子,問題是,這些人的生計從哪裡下手?拍廣告、拍MV、當其他電影的工作人員?會拍片的人可以這樣辛苦的走著。而像我這種只有一個腦袋加一張嘴的人呢?既然只會做行銷宣傳,可能也只能做行銷宣傳了!


不過,沒做過行銷宣傳的人,恐怕無法了解,做電影行銷宣傳是一件多麼耗損的事。在一家所謂的「獨立片商」待了三年,做過40、50支拷貝的片子,也做過一支拷貝獨家上映的電影,經驗的話恐怕是有,耗損的精力也是令人難以想像,到今天我都覺得三年加上一部國片的行銷經驗,所耗損掉的精力,恐怕是三個月都難以恢復的。前陣子在MSN上與一個之前也是做電影行銷的朋友聊起,當我說到行銷這行是如何蝕人腦力這件事,他也十分同意,因為當他離開前電影公司的那一刻,他也覺得整個人被掏空,好像短期內都很難彌補。而我亦然,即使出走了一段時間,在三個月的宣傳工作告一段落後,只想要好好呼呼睡個一個禮拜,只是生活不許我們這樣休息,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今天又跟前隔壁公司的朋友聊了,她說到也許我該接受朋友的提議,與他一起做接下來的案子,「因為要賺錢啊,沒辦法!你現在幫這個導演,他會付你薪水嗎?」我心裡面其實是有那麼一點點不悅,難道就如同另一個朋友所說的「夢想是有錢人的權利,沒錢的就該去死」嗎?我也三十幾了,似乎也該有一番事業,至少不應該再為了生活而煩憂,但是總也想要給自己一個機會試試,讓自己可以有追求夢想的權利,難道我們這些不是含著金湯匙銀湯匙出生的孩子們,就只能一輩子被所謂的「有錢人」所領導嗎?


我從來沒有怪過老天,不過聽了這些話,也不得不想問,老天爺你怎可如此不公平?平平都是努力,有錢人可以跟沒錢人說這樣的話,沒錢人就只能閉嘴不說話,貧富不均上帝佛祖是否也得負點責任呢?


做完這部國片後,我想我還是會給自己一點時間,至少去嘗試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我想我必須讓別人再也沒有理由告訴我「平凡人沒有追求夢想的權利」這句話,最好的方式就是我得自己去試試,這不是什麼「燃燒自己,不顧一切」的做法,而是有沒有辦法體會,這真的是我們可以出頭的唯一方式?


原本是想要說,電影行銷宣傳這行是多麼的消耗,在台灣現在一片注重「行銷宣傳」的呼聲中,這些作行銷的人卻依然被擺在整個體系內的最底層,感覺像是電影的傭人,不停的被主子與貴賓們使喚;沒想到到後來竟變成了「有錢人怎麼這樣說話」的這檔子事上了。


總之,從今天開始,人生又開始茫茫,我得要更主動的掌控我的人生,否則渾渾噩噩會導致的災難,我可不願意承受。


也許,我可以為我所做過的案子找到一本筆記本,但是,我卻很難為我的人生找一本專屬的筆記本,至少我不願意被框在一本本的筆記本中,而是讓我來掌控這些筆記本的數量與內容。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