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看了《九降風》,因為愛小藍居然在十年後寫了一篇十年前去紐約自住旅行的網誌,突然讓我想起,十年前的自己到底在幹什麼?想到要寫這樣一篇文章,回首看自己,滋味是什麼?


十年前,大學剛畢業,管理學院畢業的我,立志不從事商業相關職務,也不參加公務人員高普高,以為自己前途似錦,有我有的夢要追!什麼夢?電影夢吧!只知道有電影,卻不知道夢的型態,我沒畢業就找到了雜誌社編輯的職務,當然,跑的是電影線,還有美食,還有菸酒,只是我當時不抽煙更不喝酒。


對於當採訪編輯這件事,我是一點概念也沒有,大概就是記者吧!參加記者會、想著這個月我該寫些什麼專題,讀者要什麼、書該怎麼賣,這些事情一蓋不會進入我的腦內,天真的以為自己想的就是對的。我三個月就離職了,進行已久的專題被總編取消,一氣之下我當天就收拾桌面離開,星期一遞辭呈,走的好不痛快。


然後就是一年的無業生活。美其名是準備出國唸書,事實上每天四處遊蕩、看電影、喝咖啡,當時西門町還有一家「圓頂咖啡館」,是許多文藝青年喜愛的聚集所,也是當時我最喜歡出沒的地方,老闆娘的手製巧克力蛋糕十分美味,至今我依然念念不忘,可惜的是在我出國之後沒多久就收店了,今天那個地點變成了偶像海報店,現在我們到西門町想找安靜的地方歇腳也找不到了。


那一年,我暗戀過兩個法文老師,有兩個語文交換,一個是法國女生Anne,一個是嫁給法國人的比利時女孩Isabelle,到法國的頭一兩年,我還有跟Anne聯絡,跟Isabelle則是完全斷了連絡,到現在,也都全部斷了連絡,至於暗戀過的法文老師,現在想起來都有點好笑。前陣子我還在台灣的火鍋店裡遇見了其中一個法文老師的室友,他中文講的非常好,我問他老婆有沒有跟他一起過來,他回答:喔,我離婚了。


原本的樣子,都已經不是原本的樣子了。


那一年發生了很多事嗎?其實也沒有,如果我想要的是很平靜的生活,其實也可以有很無趣的回憶。


之後呢?1999年夏天,我終於出國,在馬賽與南錫之間,我選擇了南錫,在那裡,我遇見了我第一個、至今也是唯一一個男朋友;在那裡,我的鄰居曾經是三個妓女、一個殺人犯;在那裡,我還有什麼呢?要仔細想也想不起來了。2001年,我轉到山上小鎮唸動畫組的博士預備班 (現在已經改制認定成碩士了),那是我有生以來遇到過最無趣的小鎮,也是我希望有機會絕對不要再經過的地方,那裡有條小河經過,市中心大街不到一公里,走路到洗衣店卻要20分鐘,麥當勞週末只有星期六早上營業,星期日如果前一天沒有先儲糧就得準備餓肚子,在那邊我每天放學都要喝一杯馬丁尼對柳橙汁,直到有人警告我停止以免開始酗酒為止。


然後2002年秋天,我回到台灣,待過只有成立三個月的動畫公司,待過大家都莫名其妙歧視它的公家單位,待過所有人都嚮往過的影展單位,待過……嗯對,一個讓我以為可以全心奉獻今天卻不想再提起的工作,然後今天,歸零,重新再來,十年過去了,驕傲消失了,人生很多地方要重新開始:愛情要重新開始、事業要重新開始,在我三十多歲的軀殼裡,卻必須將靈魂調整成十年前的狀態,我有點害怕,但也怕不得,畢竟這是沒有退路的時刻,事業上吧!就當成是重新開始,或是把自己重新歸回那個應該要走的路子上,現在只有我可以決定自己往哪裡走了,我得要自己來才行!


至於愛情,我週遭很多沒有愛情的朋友,我想我們都有同樣的想法吧!能怎樣,就怎樣吧!沒有愛情,我們依然活得好好的,沒病沒痛,沒有缺手斷腿,不是嗎?


只是,現在比起十年前,我更相信命運,如果有機會看命相、排紫微、算塔羅,我一定會去試試,至於多年前我曾經說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不要愛情,我要事業,今天的我,如果可以,我希望有個能夠與我相愛的人,事業的話,平順、心安、不起大風大浪,至於是不是大功名、大成就,人豈能強求太多?


十年過去了,不只是我,很多人都變了,變的好或壞,只有自己能夠下定論。十年前那個不碰菸酒的我,現在已經比較好,戒掉了黃camel改成了salem淡涼煙並且一天不超過三根,家裡面擺了啤酒、tequila以及愛爾蘭奶油威士忌,預計還會陸續買進琴酒與伏特加,是的,人是會變的,不過人生只有一回,只要不犯法、不違背道義,開心比較重要。


愛小藍還可以找出十年前留下印記的照片,我則是什麼都找不出,至少現在寫網誌,假使可以紀錄個十年,也算是為自己留下一些印記吧!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