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完了周美青,我想還是提一下前陣子看完的一本書【痴人之愛】,作者是谷崎潤一郎,也就是寫下著名的【春琴抄】的那位日本作家。


【痴人之愛】故事,其實講的是一段變態的愛情:一個有穩定工作的會社員工讓治 (唸起來有點像英文的喬治),有一天在咖啡廳認識了15歲的女子Naomi (其實叫奈緒美,發音唸起來像Naomi),他決定要領養Naomi,把她教育成一名「偉大的女性」,因此他讓她學英文、跳舞、音樂,然後盤算著有一天把她娶進門,作為自己的妻子,沒想到,自己面對Naomi動人的軀體,卻一步步陷入迷戀她身體的深淵,Naomi開始抓到玩弄男人的技巧,讓治也對她一再放縱,最後當然,讓治為了繼續保有跟Naomi有夫妻之間的關係,無條件付出、提供、忍讓一切,把自己變成迷戀的女神身體的禁臠。




好恐怖的故事,書的封面寫的很清楚,這是一個SM虐戀美學的極至展現,這個SM並不是在身體上,而是完全在精神上的,把一個人的心靈完全的收押,是最谷底、最無可救藥的一種。我邊看邊皺眉頭。整個故事是以第一人稱的方式敘述,讓治已很平靜的口吻告訴大家,自己如何成為自己女神的奴隸,並且最後並不覺得這是可恥的。


人對愛的態度,真的有很大的不同,有人會說:「唉唷,日本人啦!他們都很變態的啦!」但我卻不覺得,這個會是單純日本人的想法,如果是的話,今天世界上就沒有這麼多的男人,願意為自己的情婦賠上一切,即使他用腳趾想也知道,他的情婦其實根本不愛他!但是,他們還是願意傻傻的,把鈔票一張張掏出來,奉獻給一個這樣的女人。你說,這跟那故事,基本的道理不是一樣的嗎?


讓我皺眉的,不是那個男人是如何的被女性玩弄,而是,他竟然不停想著:要把這個女人教育成為「偉大的女性」,讓自己帶出去很有面子,然後在娶回家,變成妻子,在家裡,把她打扮成各種不同的明星,好像在幫芭比娃娃換裝一樣,一套接過一套,拍照,看著那些照片,特寫,看著每個特定的部位,因為太愛她的赤足,所以願意為她舔腳,我最受不了的橋段,是他竟然為Naomi洗澡,替他刷背、替她刷洗四肢,而且一洗就是好幾個月,樂此不疲。一個人 (不只是女人) 看到這邊,就知道這個女人根本就已經是有意識的在用身體設計他,他卻渾然不知,還不停的懷念。老實說,看完之後,我對這個男人並沒有半點同情,因為他之所以會墮落,主要來自於他一開始希望完全操控、物化他所喜愛的女性的意願與做法。完全不給對方任何表達自我意見,也不提供任何實質的尊重,對他而言,「他覺得」自己正在把「自己的女人」塑造成一個優秀的人,但卻沒想到,自己的女人也會有思想、也會有反抗,既然礙於經濟無法抵抗他,只好私底下用其他的方式背叛他,而一旦食髓知味,她再把這樣的手段用在其他男人身上,最後才會逐步朝墮落的方向走。


我不是要幫天底下的情婦說話,如果我的感情生活出現了一個叫做「情婦」的第三者,難保我不會在打老公之餘也順便補給她一拳,但是,世界上如果有「給人包養的情婦」這種產物,也是男人創造出來的!因為那些男人表面上給女性空間,私底下卻希望女人只是一個「東西」,外型小巧美觀、容易把玩、卻不要有思想,他們以為自己的情婦都是這樣,或是他們只願意看到這樣的情婦,但誰不知道,能夠當一名優秀的情婦,心機想法可是比誰都利害,智商也絕對不低,要搞鬥爭你可別想自己可以鬥過這群人,但是他們真的欣賞那些給他們錢的男人嗎?我想,以他們的智商,誠實回答的話應該會說:「放屁!」


我很羨幕那種可以分開很久再重聚,卻不會影響感情的情侶,他們會給彼此空間,不會想要用自己的想法去控制、改變對方,我曾經也以為自己可以做到這樣,不過最後還是失敗了!不過我領悟到了一點,今天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特質與優點,你只要尊重他是一個「人」,就必須調整自己去看到每個人不同的地方與優點,最怕的人,是那種「以為自己對你好,為你鋪路,卻完全不顧你到底想要什麼,在你失望透頂時還補上一句說你不識相」的傢伙,面對這種自我意識強大到眼睛都快瞎的人,說真的跟他簡直是言語無味。


人,都是需要被尊重的,今天不管是男人女人,大人小孩,都必須要見到對方是「獨立思考個體」為前提去面對他們,否則,自己會變得邪惡、墮落、難以接受。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