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是上帝 (或是菩薩) 的畫布,這張偶然拍到的照片,看來沒有景深,有點像是CG做上去的感覺,但卻是貨真價實的自然景象。

旅程過了六天之後,今天那「真是受夠了!」的感覺突然變得很厲害。


星期一,比起前兩天週末,人潮明顯少了許多,差點忘了,即使是觀光客大量湧入的京都市,也是有居民在這裡過正常上下班的日子,並非所有的一切都是因觀光而生。


而我,卻還在這城市裡遊蕩。




想得有點心酸,因為要說到在這裡遊蕩的背景,可是一連串實在不願意再提起的事情,為了逃避這些負面的心情,我選擇來到了這裡,沒想到,卻讓我更清楚看到自己心理面的那個洞。


從去年,一連串怎麼說,該說是不幸嗎?或是不幸運吧!發生在我身上,從那時開始,心裡面就像有個快爆炸的壓力閥,不斷、不斷的膨脹,卻無法抒發,走在京都御苑的石子路上,我暗自盤算著這短短一年之間所失去的東西,然後再偷偷想著,之前以為只要為善就會有好報的心態,是否根本就是一個錯誤,付出不一定有收穫,努力不一定有結果……,這樣的事情。


這不是我來這裡的目的,每次想到這個,就得要趕快趕快把思緒轉到其他地方,看看街景天空,讓自己忘掉這一切。


不過,這些事情,還是會像迴力標一樣,一直回來,一直回來……。


在京都每一個寺院,都在門口清楚標示著今年沖到的是哪些人,上面寫的不是生肖,而是歲數,32歲的話,是「前厄」,照漢字字面上解釋,應該是前半段會遭逢厄運吧!這對我來說還挺準的,只是,去年厄運,今年厄運,究竟我的厄運何時會結束?還是我就被厄運天神所攏照了?太多的厄運發生,我實在很難想像好運到來會是什麼樣的狀況,那些紫微大師告訴我會發生的好事,究竟會不會發生我也不會期待了,總之,人就是這樣,戒慎恐懼,深怕自己走錯一步,就會步步皆錯,這背後我又想到另一件事情,不過這又不太適合說,那就不說了。


在京都,到哪裡坐公車都是最方便的,因此我買了500日圓的一日乘車卡,就放棄了四處走動的方式了。坐在公車上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奇怪的想法,我應該把自己拋棄掉才對,突然想到,很多法國導演都在拍這種故事,那種很多人看了很討厭、看了不喜歡的故事,就好像《新橋戀人》裡,有人會寧可當流浪漢,卻不願面對現實一樣,很多人會自我放縱,把自己丟到社會邊緣,親身領會到被自己拋棄的滋味,就不會在乎別人的眼光了!突然想到,我應該也要這樣才對。這個想法大概維持了五秒鐘,我就回到了現實了。還是得要活在社會裡啊!人的夢,終究還是建立在這個社會基礎上的:愛情、事業、家庭、幸福……,這些正面的意義,都是社會去定義出來的,如果想要得到這些,就得先認同社會,即使,我們並不是那麼喜歡它。


今天天氣不錯,比起昨天,雲稍微厚了一點,這陣子拍照都喜歡拍天空,因為,天空實在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可以變換各種顏色、樣式,有種「天空是上帝 (或是天神) 的畫布」的感覺,雲像是不同的筆觸,在藍底的畫布上任意揮灑,變成令人想像不到的感覺,所以我很喜歡拍天空,比起地面上有些東西,天上的東西可愛多了。


明天就要再度回到大阪,到了大阪,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要去郊區:奈良跟姬路城,然後就要回家了。出來太久,真的覺得放鬆到好累,很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家裡,人偶而想要遠離一切,但又不能脫離太久,不然又會受夠另外那個沒有負擔的世界,只能說人性犯賤,或是愛洗三溫暖吧!


突然又想到在柏林看的日本片《眼鏡》(MEGANE,其實我並不是很喜歡那部片),裡面女主角問加瀨亮說:「你打算在這裡待多久?」加瀨先生的回答是:「直到我受夠了為止。」只能說,這個答案還真有道理,直到我受夠了為止,放鬆,也得有個界線,太多,就是多餘了。


我的左腳踝應該是確定扭傷了,走路已經開始「掰咖」,而我想,我也開始受夠了。


不過我的機票要等到16號才能回來,沒辦法,免錢的機票選不得。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