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拍到的塗鴉,不知道是什麼



前情提要:
第四篇:
當男孩遇見女孩

以下為第五篇

走進雜誌社,早上八點半,一如往常的空蕩蕩,天底下哪個雜誌編輯早上六點半起床八點半上班的?沒有,至少在小愛的認知範圍內,沒有半個所謂的「雜誌編輯」有辦法在十點鐘前離開床鋪的,這些編輯寧可寫稿寫到半夜三點,或是跑趴跑到凌晨五點,也不肯晚上十點上床睡覺,以便觀賞隔日日出。只有一人,不過那人不是單純的編輯,而是那個永遠五點半起床六點中出門慢跑七點鐘洗澡八點鐘上班的總編輯,小愛常說因為他是老人,四十五歲的老人,所以才有辦法遵循這種不正常的作息時間,總編輯則跟她說,嘿嘿那你也快到這年紀了,趕緊找回像我這樣的生理時鐘,迎向老人的健康生活吧!


不過這個老人,小愛心裡很清楚,這個作息脫離常軌的老怪胎,老Gay,老變態……總之有人氣起他來會用各種不雅詞句來形容他的傢伙,卻是那個最相信她、支持她的守護神,即使他就是一張賤嘴,上班老是愛穿顏色不符他年紀的襯衫家超緊牛仔褲,他還是那個在小愛最低潮的時候陪她度過的人……也就是那個介紹他寫金仙博士性愛專欄來糊口的人。


辦公室傳來咖啡香,總編輯阿倫一如往常坐在辦公桌前用早餐,而為了滿足他對咖啡挑剔的口味,他在辦公室裡裝了一台Expresso咖啡機,以便每天能以一杯香醇的義大利濃縮咖啡開始一日的工作。挑剔如他,見到遲到的小愛,即使她的珊珊來遲已經不是第一次,阿倫仍不棄用他那高亢而挑臖的語調問候:


「唉唷小愛,你竟然到了!……喔不,你遲到了!但是還是到了。我還以為你會睡過頭然後到中午在傳簡訊跟我說你會晚一點來,說不定還會帶個什麼豆花愛玉冰的來賠罪……這時候看到你還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阿倫一邊念著,小愛則一屁股坐進總編輯辦公室裡的那張超舒適紅色沙發,眼睛直盯著總編輯右後方的落地窗:今天她沒有戰力,不會回嘴,嗯……事情肯定不單純,難道我後方有……蜘蛛人?


阿倫忍不住隨小愛的眼神,往自己右後方掃射過去,還好,沒有蜘蛛人,也沒人在洗大樓外側玻璃,那肯定是有什麼事……是什麼事?什麼事啊?


阿倫最無法忍受的事情之一,是自己所處空間裡的情緒內容不是由她來主導,看來今天與他相約的這名干物女作家,心中另有他事使其分神,否則怎會任憑自己的炮火滴滴滴,搭搭搭向她攻擊?……不行,他得掌回控制全局的那把魔杖!


「所以,」阿倫得找個他最不愛聽的話題下手:「這個月的金仙博士,準備好帶給我們什麼火熱的性愛內容了嗎?」


這下總該中彈了吧!


「啊,是啊!」小愛回神,低頭從包包裡拿出幾張打滿字的A4紙,以及一只隨身牒,起身走向阿倫:「諾,在這裡!」


小愛順手將東西放在阿倫辦公桌側,走向她先前不停注視的落地窗,貼著落地窗,往下面探頭探腦。


「這傢伙今天真的有問題,有問題啊!」


阿倫這下終於忍不住了!一個人可以忽略他一次,但是不能忽略他兩次,就算是小愛也不行!他一定要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了,這個幾乎快要足不出戶的女人,生命中能有什麼事情發生?電視壞了?瓦斯停了?還是……喔不這應該不可能,遇到喜歡的男人了?


「我說啊!」阿倫這下簡直是把椅子轉向,面對那個探頭探腦的小愛:「大姐你大清早要跳樓千萬可別挑我這裡,這面窗戶上回大地震的時候才裂過換了,花了好大一筆錢,你如果要破窗而出,麻煩去別的地方,我這兒11樓要破個大洞可挺麻煩的。」


小愛終於有反應了。


「你在說什麼啊?誰要跳樓了?」


「要不然你站在那探頭探腦的在探什麼?」


「我在看樓下……,看騎樓……」


「樓下?什麼樓下?再說大姐我們這兒可是11樓啊!要從這裡看得見騎樓才有鬼。你要看的騎樓在妳的腳下,不在你的眼前!」


阿倫這下不是諷刺了,是受不了,搞什麼這女人為什麼總是這麼少根筋?怎麼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喔,是喔!」看來小愛終於理解了。


「不過啊!我今天早上是遇見怪人了!」小愛緩步走回舒適紅色沙發,邊跟阿倫提起今早的認錯老婆事件。


「怪人?」不會吧!這傢伙也會遇見人嗎?這可值得讓人洗耳恭聽。阿倫身體坐直,口氣突然變的溫馴起來:「是……什麼樣的怪人啊?」外加兩個老化的大眼睛眨眨眨。


小愛則攤坐在紅色沙發椅裡,娓娓道來剛才發生的事。


「你說這不怪嗎?認錯人就算了,但是是自己的老婆耶!哪個男人會認不得自己的老婆啊?你說!難道……男人就是這麼蠢這麼爛,其實沒人記得起自己老婆的長相,所以才會在外亂吃?」


小愛的問題已經開始偏離主題,朝著男性在外覓食行為學方面探討,不不不,大家要回到正題,所以阿倫說了:


「除非……你真的長的跟他老婆一模一樣?」他試探性、輕聲細語、建議式地提出這個可能性。


「怎麼可能!!」喔是的,早該想到小愛會有這番激烈的反應。「天底下怎麼可能會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除非是雙胞胎,但是我跟你說啊!我媽這一胎只有我一個,絕對絕對沒有第二個,我媽真的沒有這麼無聊來騙我這的,你看她心思單純,就知道如果真有這種事情是騙不了我的……」


「是是是,我知我知,這不過是個想法、是個建議,天底下當然不會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你媽也絕對沒有生同卵雙胞胎!」呼呼阿倫心中響起喘氣聲,除了男人偷吃之外,另一個不得與她提起的主題叫做小愛媽媽,不,千萬別提起!


「不過……,」阿倫的口氣神情,突然開始嚴肅了起來!「這事情還真怪,你說那人堅持他沒認錯,他也不像個神經病?」


「嗯嗯,是啊!」


「他,光天化日,眾人圍觀,他依然面不改色,堅持你就是他那失散多……嗯,好一陣子的愛妻?」


「嗯嗯,對啊!」


「在我看來,」總編輯阿倫,要開始作出總編輯的評論了!「這傢伙,真的認為你是他老婆啊!」


「你這不是廢話嗎?」看來今天跟什麼人都有理說不清了吧!就跟你說:他‧認‧為‧我‧是‧他‧老‧婆!


「嗯嗯嗯……,」總編輯阿倫,要陷入總編輯的沉思了。


辦公室的打掃媽媽抵達,九點了!親切的媽媽見到總編輯與小愛,立即送上名為「打擾了,我從別處開始」的笑容,帶著吸塵器往離他們最遙遠的那個角落走去。


「小愛啊!我問你,這個月……除了我之外,你見過幾個人?」阿倫望著天花板,屁股底下那張大辦公椅則左右搖啊搖著。


「我……這……啊!有,我開了高中同學會!」


「少來,你到門口就沒進去了!」


「有,有進去,還有喝酒!」


「是啊!不過你喝了一杯就走了吧!等於沒待下來嘛!」


喔是啊那你就別講白到底你想說什麼?


「小愛啊!」總編輯阿倫,花男子阿倫,突然變成了45歲人生歷練豐富導師阿倫:「你的小說,應該沒進展吧!」


廢話當然沒進展,誰叫我朋友少生活單純不接電視不訂報紙不聽收音機就連書都是在網路上買了的,這樣的生活哪來靈感進行有趣的小說啊?


「生活無趣,生活單純,沒有刺激,所以找不到靈感,就算想像力再豐富,也有枯竭的一天,你每天待在這個城市裡,其實你不敢承認,你的幻想能力已經接近耗竭,我一直想跟你說,但是這得要你自己感受,否則誰也幫不了你……」阿倫開始了25年編輯經驗談,小愛聽過很多回,這次也不見得比較有趣。


「不過啊!所謂的刺激,不就是你遇見的所有人事物,都算是刺激嗎?」


阿倫突然站起來,走到小愛面前,攤在沙發裡的小愛,一下子被眼前的巨人給震攝住。


「一個人跟你說你是他老婆,言語堅定,看來不像是惡意騷擾,這種一般人都很難遇到的怪事,對你這種根本沒社交生活的作家而言,豈不是從天而降的一個好機會?」


阿倫走到咖啡機旁,開始為自己煮第二杯義式咖啡,並且用眼神問小愛要不要。


小愛搖搖頭,她更想知道的,是阿倫最後真正想說的話。


「我要是你,」阿倫把咖啡粉填滿,用栓子壓緊,「我就不會放過他,好好認識他,問清楚是怎麼一回事,說不定讓他成為我小說裡的主角!」


煮咖啡的聲音簌簌簌地響起,深色帶著濃厚氣味的液體一滴滴地流入白淨的小杯中,香氣又再度四溢在辦公室裡,聽了阿倫的想法,小愛反而迷惑起來。


「可是……這件事情可能是真的,那可能會是真人真事啊!」


「真人真事?沒有人會要你把細節一一記下,不過是要你把它當成是一種靈感來源罷了!」


「但是……這好像是在剽竊別人的生命啊!」


阿倫關起咖啡機進水的閘門,拿起咖啡杯,嗅了一嗅。


「剽竊?拜託你別說的這麼嚴重。作家寫的本來就是人生,連哈利波特都有人說是在寫自己的故事了,你怎麼可能保證自己所寫並不會與任何一個人的生命經驗重疊?小說不是報導,是創作,你可以從真實人生裡擷取來源,但你並不需要巨細靡遺的紀錄下事件的點點滴滴,靈感刺激怎麼算剽竊?不過是讓他助你一臂之力罷了!」


小愛頓時無語,是啊!是沒錯!不過……


「不過萬一那人是變態怎麼辦?」


「那你就眼睛放亮點,有問題就趕緊抽腿,不要傻傻的被人騙!」阿倫回到座位上,開始細細品味他剛煮好的咖啡極品,並且終於拿起方才小愛放在他桌邊的最新金仙博士專欄開始閱讀。


「不過,我……」小愛還試著為自己找藉口。


「不然你還是可以繼續寫你的性愛專欄,雖然天馬行空,但是反應還不錯,並且可以糊口。喔!本週的確很有趣,『請把我當野獸般對待吧!』嗯,不錯,雖然作者沒有身體力行過,但是性愛專欄只是提議,要身體力行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辦到,換句話說不過就是春藥,以你現在的稿量,再寫幾篇也許就可以出書了!喔,不知道這是不是你要的,但是這也可以算是一本書啦!」


不要說小愛,一般人也聽得出來阿倫這番話裡充滿諷刺,的確,自從上一本書失敗以來,小愛的確對於下一部作品充滿畏懼,失敗讓她不敢面對世界,選擇與世隔絕,加上戀情失利,她的生活沒錯只剩下了自己的公寓與路口的咖啡廳,連電影院跟雜誌社都已經算是少涉足了,這樣呆版的生活,要給一個自稱為作家的人帶來刺激,簡直是難上加難。


的確,她也不喜歡寫金仙博士專欄,這專欄,分明就是對自己生活最大的諷刺!


「但是那個男人說不定已經不見了!」


阿倫更不耐的放下稿紙。


「是啊!說不定真的走了,可惜了!」說完,阿倫的眼睛轉向電腦,將隨身牒裡的資料抓到硬碟裡,並開始閱讀處理電子郵件。


這真是一場令人沮喪的對話啊!似乎沒有必要在一大清早就送給人這麼真實的對話。小愛的心情被事實弄得十分低落,阿倫再度揭發小愛的弱點,心中更是憤怒外加同情讓他不知如何是好。小愛離開舒適的沙發椅,拎起包包,到桌邊收回用畢的隨身碟。


「我走了!」


「嗯,電話聯絡!」


「嗯。」


等待電梯的時候,小愛不停的問自己:「真的嗎?真的非得這樣嗎?這樣真的是對的?我也應該要去接觸那個男人嗎?」心中又一陣懊悔:「唉!可惜他走了,否則這真是一個很奇特的案例啊!」


電梯門打開,小愛已抵達一樓,原本已經打算放棄了,原本,直到她見到大樓門口……。


那個叫做志誠的男人,竟然坐在大門旁的花台上,男人抬起頭,兩人四目交接。


小愛愣了一會兒,心與思想在「感謝老天眷顧」與「天啊真是個神經病」兩種想法裡掙扎。


上班的人潮漸漸湧入,為了躲避人群,小愛也只能往前進,走向門口,在那名男子的面前,停住腳步。

(未完,待續)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