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為柏林拍攝到的愛情熊,收在柏林熊照片特集

前情提要:


第一篇:墳墓
第二篇:早上八點半決定的浪漫與驚悚 (上)
第三篇:早上八點半決定的浪漫與驚悚 (下)

以上不嫌棄請先閱讀。

以下是第四篇:



當男孩遇見女孩,如果女孩期待,男孩勇敢,女孩渴望男孩的到來,男孩希冀女孩的回應,兩者等待著同一件事情發生,相遇,是浪漫的。


當男孩遇見女孩,女孩依然期待,男孩總算勇敢,然而女孩期待浪漫,男孩不過是在尋找往日的一個回憶,這樣的相遇……如果不算災難,也不會是愛情小說中的開端。


這一天早上,在咖啡廳外的人行道上,一對男女展開了一段不甚令人回味的搭訕。




男孩與女孩……都是男人跟女人了!男人衝出咖啡廳,腳步跟隨著先前離開的那名女子,他們再咖啡廳裡已經打過照面,女人看的出來男人似乎對她有所期待,至於期待的是什麼?女人不得而知,她用轉身離開來測試自己的直覺,男人也不負所望,依照她所料想的方式,尾隨在後。


之後所發生的事,我們應該稱為「出乎意料」,與期待是兩回事。


女人轉過身來,看到男人追出來,兩人在人行道上四目相視。


男人:「妳……」他欲言又止。


女人:「嗯?」她充滿疑惑。


即使在開放空間,兩人之間的空氣仍然被疑惑所凝結,彷彿兩者之間存在著一股38度的悶熱,空氣沉重地似乎成為液體,無法進入氣管,難以吸入胸腔。


男人走向前,停在女人面前?


男人:「你......,」仍然欲言又止:「……變了!」


女人睜大了眼睛,她不用說話,驚訝的雙眼已經告訴他:「我應該不認識你吧!」順便在記憶逐漸流失的腦子裡,不停地在data搜尋此男的訊息,腦中不停的發出嗶嗶聲,提醒著自己:「沒有!沒有!找不到!不認識!」


男人突然刻意的鎮靜住自己,穩穩的跟女人說:「是我啊!我是志誠,你別說你忘了,是你突然離開,你到底去了哪裡?」


一下子來了太多訊息,令小愛難以招架。(「OK,他說他叫志誠,又說我突然離開,這傢伙鐵定是認錯人……」接下來就脫口而出):「我根本不認識什麼人叫志誠的,也沒有什麼突然離開,我在這個城市住了超過三十年,除了人家離開我我沒離開過別人,先生你認錯人了,七早八早請不要纏著人家,我今天早上九點跟人家約好了,現在得走了,再見。」接著轉頭就走,小愛開始納悶自己幹麻火其這麼大,不過是認錯人罷了!說不定人家也發現了,自己一連說了一串連珠砲,我才是惡女,我才是惡女……。


「你為什麼要否認?」志誠並不打算放棄,畢竟這是他將近一年來第一次遇見他那突然消失的妻子:「你離開我,離開這個家,離開的一乾二淨,如今我好不容易再度見到你,你就決定用否認一切的方式來處理?好歹也說清楚,讓我們之間有個了斷吧!」


(小愛心想:「這下可精采了!看來那男人決心纏到底。」) 轉頭對著他說:「什麼離開你?什麼離開這個家?這位先生,我媽這輩子只生了兩個女兒,我家中沒兄弟,你若不是我丈夫,難不成還會是我爸?更何況我還未婚,拜託你別把我的身價給說低了,你自己的家務事麻煩自己去解決,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等等還得開會,要是開會遲了工作沒了你可別說你不負責任,我可是跟你沒完沒了!」語氣之凶惡,已經讓往來的上班族願意回頭傾聽這對路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小愛甚至可以感覺到,其實有人更是停下來竊笑,然而她只是一貫的把事實誇大,即使她知道那個要跟她開會的總編輯早就習慣於她的遲到個性,事實上,他已經遲到了半個小時了!


而這個叫志誠的男子,站在街頭,小愛的面前……


無言。


悶熱的38度,頓時降到冰點,零度。


停下腳步準備看好戲……或是準備拔刀相助的路人,開始紛紛走避:看來這是人家的家務事,別管!上班要遲到了,快滾!


小愛被這溫度給嚇到了:我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恰北北兇八八,人家認錯人也不必這麼凶惡吧!不過是一杯拿鐵沒喝完罷了,不過是又看到自己上個月寫的那篇沒有根據的性愛教導守則罷了,不過是大家為了討生活混口飯吃罷了,不過是……人家把我任成他失蹤多時的老婆罷了!


認錯老婆……喔不,認錯人把其他女人當成自己的老婆,這也算不尋常了吧!


小愛收起晚娘般的架式,臉部突然變得柔和起來,聲音降八度,問:


「那個先生,如果……大家都確認是認錯人的話,那……我該走了!」


小愛轉身,胸口仍然一股莫名其妙湧上額頭,算了算了,認錯人的話就快滾蛋,還是趕緊走向離不到一百公尺遠的雜誌編輯部,交上下個月的金仙博士性愛指南吧!本月是……我的天,本月是「請把我當野獸般對待吧!」那個叫志誠的,應該慶幸自己的老婆不是寫這種專欄的傢伙吧!


就當小愛準備踏出第一步時,身後傳來了微弱但堅定的聲音:


「我沒有認錯人!」


不會吧!


小愛再轉頭,再度正眼看了這名叫志誠的男子,他外表端正,的確,不能算是帥哥,但也不能算是醜男,至少五官端正,怎麼也不能算是心神失常者該有的面容,但他說自己是他的老婆啊!怎麼連自己結了婚還不聲不響走了都沒跟自己說一聲,難不成時光破洞,自己損失了結婚的那一段,這可真是可惜的了。


「這位先生……這位……志誠兄是吧?」(怎麼好直呼人家名誨啊?)「我是認真的,我沒見過你,更沒結過婚,你說我是你老婆,這可真是難堪啊!」


小愛真的在此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認錯老婆還堅持的事情不是天天發生,除非天底下真的有跟她長的一模一樣的人,還碰巧嫁給了眼前這個男子,今天還碰巧遇見了?


「你可以否認,我可以理解,畢竟你突然離開,你有你的原因,不過既然你回來了,總可以花點時間解釋解釋,不要急著推翻一切。」


突然間,男子往前跨了一步。


「你是曉玲,我不會認錯的!」


志誠的臉一向很誠懇,當他確定自己是對的時候,那誠懇的眼神更是令人難以招架,做會計的一向有自己的堅持,會計的堅持,誰能打破?


反觀小愛,是啊!人沒耐性起來是伶牙俐齒,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但是遇見堅持誠懇的對手,這……畢竟她是寫文字的,總是容易被煽動啊!


「不過……,」小愛看來今天早上是受夠了。「大哥……大哥大哥,你要我怎麼說你才信,我真的還沒嫁,雖然看起來該嫁了但是很不幸的,我還是單身,拜託你求求你,別再說什麼我是你老婆了,我今早真的有會要開,而且還真的遲到了,這樣吧!咱們到此為止,我也不要跟你耗了,我要走了,我辦公室不遠,路這麼大,你要走去哪裡就隨你便吧!但是拜託別再跟著我,那……就這樣,祝你早日找回自己的妻子吧!」


說的尊重,連妻子兩字都用上了!小愛這是堅定步伐,朝雜誌社辦公室大樓邁進,這傢伙要做什麼,如果拉住她就大喊救命,早上八點來來往往人這麼多,不可能沒人來阻止的吧!


而至誠站在原處,一語不發,看著那名堅稱不是妻子的人漸漸遠離。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K 的頭像
KK

KK有話要說

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