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聽到朋友與他們的兄弟姊妹感情很好時,我總是既嫉妒又羨慕,因為我家的三個小孩,似乎從來沒有感情好過的。


我家中,姊姊最大,哥哥小姊姊三歲,我小哥哥三歲,我是老么。




小時後,我上小學前,哥哥都還會跟著我一起玩玩偶,兩個人以爸媽房裡的大床為舞台,演出一齣齣玩偶劇碼:有時裝、有古裝、有武俠、文藝比較少,除了當時肯尼跟芭比還很紅時玩過幾次,後來因為我不喜歡人偶,所以那齣戲沒有繼續下去的機會。


上小學之後,玩偶劇結束,不知不覺,兄妹兩人的距離也變遠了,到了國中、高中之後,哥哥因為惹上了不少惡習,生活上也一團混亂,我們兩人等於是沒了交集也罷,一個月能夠說到兩句話算不錯的了!


跟姊姊,則是一路平和,卻是更少溝通。


姊姊是老大,從小到大又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學生,她是我們家的驕傲,因為他高中大學聯考,總是可以考到台北市前100名,之後還能到國外名校就讀,進入大企業任職,與大學初戀情人結婚,之後生活順遂,生了兩個又乖巧又聰明的孩子,她不但是家中的典範,更是所有人羨慕的目標,她自己也很有自覺,也極力把自己塑造成一名聰明完美的女人,也許不像貴婦般名牌上身,她很自足於自己平凡的打扮,作為她腳踏實地的象徵。


優秀的另一面,有時不會太體面,長久被人捧的高高的、被人歌誦讚揚,週遭似乎因為沒有人比她更優秀,因此事事都必須要聽從她,久而久之,她也養成了下達命令的習慣,別人的生活與她所面臨的不同,就是別人的不對,別人的職業她無法理解,那就是對方的沒有前途,自己的不了解,都是來自別人的錯誤選擇,她沒有錯,她只是在一條「正途」上,大家都應該跟她一樣,她有天秤座的伶牙俐齒,別人要指出她的不對,總是有辦法應拗成對方的錯,或是自己總歸一句才是最正確的,讓對方有理也懶得跟她爭辯。


對我那個問題重重的哥哥也是,她在經濟上幫助過他,講話罵人說教上也不含糊,高中曾經以一句「這個垃圾」讓爸爸動怒,「搞什麼鬼罵自己弟弟垃圾,你已為你是誰?」


當然,她也有她的問題:她不閱讀、不看電影、不聽音樂、不看財經期刊之外的雜誌、不旅遊 (除了帶家人去郊外踏青)、不休閒 (除了跟朋友家人到連鎖餐廳吃飯)、不煮飯、不做家事 (因為這些事情給傭人做就好,她生來不是做這個的)。


我姊姊是變形的貴婦,她是女強人型的貴婦。


長期的高高在上,讓她忘卻了別人也是在不停的忍受她。


因為老公調職香港,姊姊也跟著辭掉台灣的工作,在香港金融界任職,當然這項調動大家都十分看好,唯一擔心兩個孩子在擁擠的香港成長,也許不是最好的選擇。因此她留著台北的房子,等著有天也許會搬回台北,或是等到房價高時賣出,而我,則在這段期間居住在她的公寓裡,一方面為她顧家,一方面也讓自己可以在30歲後終於可以獨立生活。


獨立生活的日子果真十分適合我,一個人住40幾坪的房子的確很自在,只不過每個月快3000元的管理費加上各式各樣的水電瓦斯電話費,的確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不過既然要自己獨立生活,這筆開銷也是必要的,自己開始記帳,管理自己的生活,也還過的去。只是,每隔兩週要整理一間這麼大的房子,外加老公寓本來就潮濕,水管下雨就會發臭,要清要除要罐要通,要整理起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我還是盡力把事情做好了,至少不會給人家說住人房子還把房子搞的亂七八糟,維持基本清潔我倒是做得到。


只是,姊姊似乎不是這樣想,每次回來,總是會唸上幾句:房子這麼濕,怎麼沒有天天開除濕機?地板怎麼這麼髒,你都不整理的嗎?棉被你是不是都不洗的啊,洗完怎麼都不塞到棉被套?你那淋浴間也清一清好嗎?那個都是要洗的耶!……


天天開除濕機,電費會貴的驚人,我的能力無法負荷;地板這麼髒,是因為我只能兩週擦一次地板,以前她有傭人幫她,現在只有我自己來,一個人擦40幾坪的地板很累人,我也是常常必須工作加班的上班族;棉被我都有洗,說不定洗的更勤,只是我不想花錢買棉被套,所以直接塞在櫃子裡;淋浴間我知道要洗,但是一年洗個兩次總行,對我而言,馬桶水管等發黃發臭會很噁心的東西,我得要先處理比較恰當。


環境整潔唸完了,前陣子聊到的是工作。


姊姊走到我面前:「你這份工作怎麼工時這麼長、薪水根本不符合你的工時,你這是什麼工作?我跟爸爸討論了一下,你應該要換工作,來,我幫你介紹,馬上讓你進外商銀行,錢絕對比這份工作多,福利也絕對更好,總比作你現在這個不知道在幹麻的工作好!」


我想她之所以會稱我的工作為「不知道在幹麻的工作」,原因是她的生活中完全沒有休閒文化這一項,不過我也不必想這麼多,這一番話簡直對我就是一種羞辱,對人完全的輕蔑與歧視,我不了解幹麻一個在銀行上班的女人有辦法高高在上的看其他行業,難道在銀行上班就真的十分了不起嗎?


當天晚上,我弄得跟她不歡而散,當然我還是睡她家,最後沒有撕破臉的原因,是她依然給我睡主臥房,她自己睡沒冷氣的兒童房。


另外,她明明住在香港,卻依然保有台灣的信用卡與台灣的手機號碼,手機每個月就是要支付那月租費,然而不解的是,她竟然還是會用台灣的手機在香港撥打,信用卡可以用銀行轉帳,手機嘛……每個月都是我幫她繳帳單,一年下來也是幾千元。


我跟媽媽屢次要她停掉這個號碼都不成,最後媽媽乾脆跟我說,手機費她來繳,我不要再幫她繳這個錢了。


開玩笑,我媽一個月拿的退休金比我的薪水還少,還要養我哥的兒子,還要繳優秀姊姊的電話費?哪有這回事,我就是硬吃了下來。


這個月從柏林回來,一個月不在台灣,正好姊姊全家遇到過年回來,我回國正好姊姊回香港,兩人沒有碰著面。


結果回來之後,沒有接到姊姊的電話,反而是一筆筆驚人的帳單。


聽說過年時很冷,不過每兩個月不到800的電費竟然這回爆增到2000元;每個月只交基本費的電話費,竟然這個月是1200;還有管理費,她當然沒有像去年一樣幫我繳清。一筆筆的支出,讓我心頭很不舒服,說到錢真的很傷感情,不過她沒有體會到別人的心情與處境,令我十分生氣。


我繳了2000元的電費,電話費的部分,寫了封mail跟她說請她負責,因為我已經繳了一筆天價電費,天價電話費的部分請他自理,並且請求她停掉手機號碼。


姊姊沒有回覆我,當天回到家,媽媽已經到我這把帳單拿走,並且還幫我把碗盤洗好,媽媽總是在任何時候都想照顧自己的孩子,我說實在看到媽媽到我住處幫我洗碗,心理也很不舒服,因為她是我們的媽,又不是我們的傭人跟提款機。


上回媽媽說,姊姊在香港工作的不太順利,跟香港人的工作態度有明顯的不同,,家中的印傭也開始懶散,有辭職在家帶孩子的想法,但是又怕經濟壓力過大。香港人工作上現實,是很多人都有感覺的,姊姊在順利多年後,終於遇上了第一個瓶頸,不知為什麼,心中竟然沒有半點同情,反而有種「總算輪到你了」的想法。這很可怕嗎?也許吧!不過,如果這次的瓶頸可以讓她開始注意到別人不同方式的存在也是有價值的話,那我倒是會十分感謝她這次瓶頸。





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ex
  • 潛水一陣子了,看來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我也來分享一下我家的好了。

    有時候我覺得我媽的叨念是對我的一種懲罰,因為我從小就不是會照著她意思去做的人,不管是唸書、活動、交女朋友、填大學志願、出國唸書、回來台灣、選工作...,但是有時候我發現我會陷入一種圈套中,比如,我媽就會趁我很忙的時候說:"哪天有空把我女朋友的八字拿來一下",我也不以為意,就跟我女朋友要了生辰八字,然後給我媽,過不久,我媽就會說,日子已經選好了,要不要結婚,然後就會發動親戚攻勢,她想著要辦的很盛大,所有的儀式都要照著傳統的,然後要我都參予,我哪來的時間,況且我也沒這麼想結婚,我記得那時候還大吵了一架,我說我還不想結婚,人家也不一定想嫁,最後還是因為太忙,懶得吵了,我女朋友也在寫論文,應付式的就去拍了婚紗,然後時間到了就出現在婚禮會場,我還記得鬧哄哄的,所有人都是恭喜,但是我和我老婆卻一點也沒有結婚的感覺,隔天是她的論文口試,我也還得搞我公司的標案,這就是我跳下去的開始,結了婚,過了一年多,我媽看我還是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她大概以為我結婚以後心性會比較定吧,似乎好像不是那樣,我還是去衝浪、登山、路跑、去旅行...,也沒想要買房子、或是生小孩之類的,後來我媽就出手了,她自己去看房子,然後叫我去簽約,請我吃一頓好吃的,我也沒想這麼多,就簽約了。我覺得我好像一步步走向我媽設定好的路,一路結婚、買房子,之後是什麼,就是催促著要生小孩,要跟她的會,要存錢,不要老是想著自己要幹麻幹麻的,我有時後覺得我好像在對我的人生慢性自殺,最後被我媽設定好一個個的圈套綁住,哪裡都去不了,什麼事都不能做,只能乖乖當個上班族,要努力賺錢,要努力存錢,捨棄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忘卻自己的夢想,然後慢慢的失去熱情,然後等待死亡,我不想這樣啊,但是我知道我媽就會很開心。
    我弟就不一樣了,他跟我媽是同星座的,我媽的路有些他認同,有些不認同,他會挑,挑著似乎順著我媽的路走,但是其實背地裡 還是會小小反抗一下,只是不讓我媽知道,比如說,我媽一直想要我弟考什麼會計證照之類的,一直要我弟去補習,我弟倒是拿了錢 ,每個星期上台北,但是根本沒去去補習,是去找他的馬子,即使他馬子不在,他也是照樣去台北鬼混一天,最後連考試都不去 考了,每科都零分,還跟我媽說題目太難,他媽的真屌。有時候還跟我媽一鼻孔出氣,一起數落我,比如說我趁著換工作的空檔去歐洲自助旅行一個月的事情,他竟然說我是敗家子,只會想到賺多少花多少,阿勒,我的老天啊,我弟真的以為他是哪根有為的青年蔥,算了吧,每個人的人生觀不一樣 ,我也懶得跟他說。
    可是我媽就很吃他那套,因為我弟從事銀行業,會存錢,平常也宅在家裡打電動,也不喜歡運動,身體都是奇怪的病,不過,他會跟我媽討論理財之類的,然後他的女朋友是很傳統的客家媽媽會喜歡的媳婦,會煮飯、會照顧我弟、處處為我弟想,似乎他的人生是照著我媽的 意思在走,這樣會有怎樣的方便呢?比如,可以撞壞我爸的BMW然後不用賠,可以喝酒喝到半夜,可以去打群架打到警局去 ,可以私底下做一些任性的事情,只要不要讓我媽知道就好,我媽也不會像跟我滋珠計較一樣的跟他計較,因為他的路線是照著我媽的路線走,我媽真的給他很多方便,比如剛開始工作時我住家裡,我媽就會碎碎念說我應該要獨立一點,我當然也不喜歡住家裡,我最討厭別人唸唸唸的 ,五天之內我就離開,我弟就不一樣了,他會跟我媽說,住家裡省錢啊,他才剛出社會啊,賺的又沒有哥哥多 ,而且他可以每個月交3000元給我媽之類的,我媽倒是心干情願的每天幫她做便當、燙襯衫和西裝褲,我不知道將來會怎樣,我選擇離開我媽的羽翼走一條我自己覺得自由的路,自己在外面住,自己生活,自己顧自己,但是我媽還是有辦法把她金錢的魔爪伸進我的生活中,一旦跟我媽牽扯到錢,那真是沾到了不該沾的的東西一樣,揮之不去,又讓我媽有藉口可以干涉我的生活,剛出社會,可以有一筆錢買房、買車,誰不想要,但是我真的考慮清楚,我不要這些,我寧可要自由,人如果在台灣,我媽就可以輕易的介入我的人生,我想,我如果捨棄這些我不要的羈絆,去遠一點的地方生 活,會不會好一些。
  • 哇!請問你老婆都沒有抱怨嗎?
    你應該是長子吧!所以你媽才會對你期望特別多。
    我這樣看下來,只覺得你老婆應該很也煎熬才對
    逼婚的那一段,換成是我,才不理你咧!

    祝你幸福啦!
    我媽一開始也是什麼都要管
    現在我爸媽都看開了
    其實要管也管不了......

    KK 於 2010/12/07 11:40 回覆

  • 
                Alex
  • Dear KK:

    您好厲害,這樣看下來就猜出我是家裡的老大,老婆的報怨當然會有啊,我想我們的結婚當初只有想到 "why not ",並沒有想到 " why we want to ",所以結婚三年了才開始想這件事,想說為什麼我們一定要結婚呢?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很奇怪,並不是我們之間的感情有什麼問題,只是好奇到底為什麼每個人都似乎非得要結婚不可,因為年齡到了嗎?因為交往久了?還是因為爸媽說該結婚了?我想這些都是why not的理由吧。
    我跟我老婆討論出目前的結論是結婚除了可以讓兩個人的綜合所得稅可以共同申報之外,還有拿了一張有法律保障的證書,證明彼此是對方的,其他結婚之後的不自由、買房子、生小孩、存錢、雙方的家庭、要降低自己的興趣、束縛、不能做這個不能做那個因為要考慮到對方...,似乎結婚之後的麻煩事情一堆,如果結婚是一件自然而然、美好又讓大家祝福的事情,為什麼這個世界的主流價值觀還是要教導大家什麼結婚之後要互相忍讓、要用心經營、要怎樣維護美滿的婚姻,雖然好像只要扯到人與人都會有類似的文章或是書籍不厭其煩的跟大家說要怎麼跟同事相處、要怎麼跟上司相處、要怎麼跟家人相處....不過我還是想問為什麼一定非得要結婚呢?結婚到底有什麼好處勒?
    其實我有去google了一下,得到的答案不外就是,愛和生命的延續、讓彼此更幸福、讓女生有保障...,不過我倒是覺得這些很容易就搓破了,不結婚就沒有愛嗎?不結婚也可以生小孩啊,結了婚我跟我老婆也沒有感覺比較幸福,因為隨之而來的麻煩事讓我們覺得還不如不結比較好,讓女生有保障這件事我就不方便評論了,因為我是男生,不過我覺得證書只是一張紙,其實也不能保證什麼,只是讓分開的機率降低了,會分的、會變心的還是會發生,不然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外遇、社會新聞和離婚了。
    唉,拉哩拉雜說這麼多,拍謝,希望我媽也有看開的一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